颜羽悠悠醒转时,便觉得脑袋被光线刺得一痛,不觉皱了皱眉,发觉身下地毯的花纹并未变化,显然还在原处。

  心口方才被打到的那里,仍然有几分隐隐作痛,加之肋骨未完全愈合,让他呼吸都不敢太用力。

  不远处,轩辕夜正抱着气鼓鼓的段清黎一起坐在地毯上,低柔了声音不断劝着她。

  他见颜羽睁开眼,眼中微亮,浅笑里也多了几分微不可察的释然意味,语气有几分像做错了事的孩子:“他不是醒了嘛,我没骗你啊……”

  段清黎还在狠狠瞪着他,很想使劲咬他一口。

  现在她的愤怒,比刚刚还要旺盛!

  简直不想说他了,拿人命当儿戏,这叫什么人!

  轩辕夜方才神情还淡漠得很,但现在被段清黎这样盯着,颜羽也看了他几眼,一时之间悄然噤了声,并没想好要说什么。

  可只是转眼之间,他神色中轻微的异样便褪去了,又恢复成了一片漠然,但笑意到底深了几分。

  他看向仍然躺在地上的颜羽,挑眉笑问:“醒了?”

  颜羽一言不发,表情虽然仍旧如泥塑木雕一般,却明显能看出许多复杂的情绪来。其中最深重的,自然是疑惑和难以置信。

  轩辕夜不敢看段清黎,只好看着别处,这时见他这么一副严肃又好笑的表情,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段清黎拧眉望他,哪里好笑了?简直可恶!

  不过,他很久没笑得这么畅快了。

  他笑了两声之后,语气低柔问颜羽道:“好玩吗?”

  颜羽移开了目光,仍然没有回答,两手小心而缓慢地撑在地毯上,试图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,直起身来。

  他清楚,如果回答好玩,轩辕夜下一句必然是“好玩就再玩一次吧”。

  唉,还是意想不到的顽劣。

  不过他心里,似乎被什么悄悄照亮了几分,看见了些光明。

  KZ看正NW版D;章x节,‘上◇e酷o匠&●网f◇

  轩辕夜觉察到他的意图,伸手轻轻搭在他肩膀上,阻道:“别动,伤还没好呢。”

  说这话时,轩辕夜微垂着眸,没有看他,觉得很不自在。

  刚刚也是如此,颜羽一副惊呆的表情好笑是一方面,却不至于让他笑出声。主要是因为笑一笑,似乎可以缓解尴尬?

  毕竟他这次,确实是骗了所有人,然后大胆玩了一玩。

  自己想想都觉得很是欠扁,更别说一直同样焦心的他们了,如果可以的话,一定会打他一顿……

  颜羽轻轻叹了口气,眸光仍然黯淡,低声问:“为什么放过我?”

  轩辕夜立时接道:“想得美,谁说放过你了?现在不杀你,不代表以后不杀你。毕竟,你实在可恨。”

  “对了,我刚刚还有些事情没问完,来,问完了继续杀。”

  段清黎悄然白了他一眼,仔细看了看颜羽的气色,觉得只是虚弱而已,并无什么大碍。

  刚才的昏厥,是心脏附近的穴位被击中所致。轩辕夜手法精巧,并不致死,那些只是假象。

  可是颜羽醒来的时间要比预想之中的长了些,让他嘴上不说,面上不显,心里却是有几分忐忑的,怕自己下手重了。

  颜羽没再说话,眸色却幽沉了下去,正在沉思。他知晓这厮从来都是如此,很少会直接承认某些幽微心思的。

  但陛下让他处置自己,应该是有原因的。这可能是一种考验,又或者是为了增加对他的了解。

  这件事的结果,从长远来看,可能对他并不好。

  毕竟,心越软的人,弱点越多。

  轩辕夜看他不理自己,悄然翻了个白眼之后,一脸正色道:“依照江湖规矩,你这样的人,问都不用问,直接一刀剁了就好,哼。”

  颜羽无奈又平静地道:“我以为你不会留情的。”

  轩辕夜冷冷一笑,轻嗤一声:“杀你有用吗?告诉我,如果杀了你就能摆脱眼下的处境,我一定立刻把你戳成筛子。”

  “你想死,可以啊,先帮我离开昆珝再说。我现在能用的人少之又少,再没人比你更合适的了……”他声音渐低,又咕哝了一句模糊不清的什么,“……反正,一个都不能少。”

  他一开口便不停,又循循劝道:“人固有一死,不能死得不明不白,必须要有价值。价值,决定待遇。”

  颜羽顿了片刻,点点头,承认他说得万分有理。但那又如何呢,仅仅只是不杀他的原因之一罢了。

  真正的原因,是随心所欲,想杀就杀,想不杀就不杀,也是颇为任性。

  既知是一场用心良苦的戏,段清黎心神剧烈震动之后,终于渐渐平静了,却仍然充满对轩辕夜的怨念。

  真是,不行动不足以泄愤,太可恶了。他们担心得要死,还要故意骗他们。

  没人说话,空气中只有几道含义丰富的目光,气氛便显得凝滞压抑了许多。

  被她怨愤地看久了,轩辕夜收敛了笑色,索性把话说开了,认真对颜羽道:“其实我不明白,你到底持的是什么心态,一句辩驳都没有,也没有一句怨愤。和一只木偶有什么区别?女帝是怎么对你的,果真值得如此忠心?”

  他心里明白得很,颜羽只是奉命行事,并不想骗他。真正下命令的人,是女帝而已。

  可他之前那段时间,确实生气得很。至于女帝,反正她让人生气的地方多了去了,再多这一件,也不能让怒火燃得更明显。

  但颜羽不同啊,洁白无瑕的纸上滴了一团墨迹,便格外惹眼,不是吗?

  颜羽并不解释,只淡淡道:“你就算恨我,也是应当的,我确实骗了你们。”

  轩辕夜声线忽而一扬,把段清黎吓了一跳。

  他轻眯着眼道:“对,我就是恨你,恨你这种态度!”

  “你是《南华经》看多了,所以和庄周学的,‘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’?不去争一下试试,怎么知道某些事不能改变?”

  颜羽以看着小辈的目光望着他,声音虽轻却不容忽视:“你怎么知道,我没抗争过?”

  轩辕夜如被噎了一下,目光里却仍满是坚持。

  他知道女帝能耐大,那又如何?难道不试一试就屈服了?

  就算试过,失败了,他也不会屈服的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