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管心里有了别的想法,可轩辕夜脸上并不表露分毫,表情里仍带了几分冰冷慵懒,语气微有几分倨傲地问:“她今年什么岁数了?现在又是做到什么地步了?”

  颜羽闻言也顿了一下,而后诚实地回道:“陛下的年龄,机密无比,罪臣不知。表面看起来,应该未及不惑。”

  轩辕夜静默了片刻,暗暗盘算了一番,他今年近二十岁,而女帝却还不满四十岁,也就是说……

  女帝生下他的时候,可能早得很呐。

  然而女人的外貌,总是富于欺骗性。

  段清黎则是在想着,这段历史中跳跃、断缺的部分实在太多,有些事情对不上实在不足为奇。可女帝,应该是真的没过四十岁。

  轩辕夜觉得纠结这个问题并不很重要,便又捡重要的问了:“告诉我她现在野心实现到什么程度,用了多久时间?”

  即便是跪在厚重柔软的地毯上,颜羽双腿已有几分酸麻之感,面上却并无一丝异色,仍然不徐不疾,将往事娓娓道来。

  “陛下是个野心勃勃但又极其耐心的人,在大家都没注意到的时候,她做了哪些准备不为人知。所以,似乎只是突然之间,陛下便在昆珝周围展露了头角。”

  “在帝国旧部的暗中支持下,陛下将昆珝周围的部落一个个拿下。近三十年的动荡之后,没人想到,以往的皇室,居然有人遗漏,还敢回来复仇。”

  轩辕夜神情凝滞了一瞬,却并没有问什么。听这句话的暗示,之前对大昌皇室的追杀,应该便是多个部落或者势力联合做的?怪不得女帝会逃亡至如此之远的地方。

  真是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啊。

  “陛下先稳定了昆珝,以此作为根基之地,稳扎稳打,步步为营。昆珝虽然天气多变,冬季寒冷异常。但胜在有底子在,又易守难攻。蛰伏十余年,以各种手法奠定了自己的基业。”

  颜羽想了又想,还是不知道该如何说清楚旧日的那些事。因为很明显,这段事情要是说起来的话,比先前的那些还要复杂许多,他只好大略概括之。

  轩辕夜听得并不很明白,这时沉吟了片刻之后,询问道:“现在最听话的两国,是玉昭和释国?因为距离昆珝近的缘故?我不明白,她最终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北境。”

  “归服最早的,正是这两个国家。陛下有各种各样的手段,即便不使用武力,最终也能让他们从心底臣服。但其实,除了纳贡之外,陛下并不需要他们做别的什么事,甚至甘愿在天下人面前埋名。”

  轩辕夜知道各国人民应该是确实都不识女帝,可民间的情况,谁说得准呢。但这种情况,未免太过诡异了。

  于是他皱眉问道:“和这两国,是有什么交易?或者别的缘故?”

  颜羽轻轻点头,解释道:“陛下解决他们本国能力所不及的事,又有许多利国利民的构想和举措,更不是暴戾之辈,与之交往,自然有好处。更重要的是,陛下有纯正的皇室血脉,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一族。”

  轩辕夜闻言忍不住嗤笑了一声,倒是对所谓的传说毫无兴趣,传说而已,多半是骗人的。但是这样看起来,女帝能得到某些国家的归顺,归根结底在于有这样的能力和魄力?

  段清黎静静听着,他们俩现在谈话的节奏极其舒缓,若是忽略姿势和某些细微的称呼的话,真会让人以为是朋友间的清谈呢。

  可她清楚得很,今日颜羽若是将一切都讲清楚了,便不会再有下一次了!

  她牙间磨出轻微的声响,心情复杂至极,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

  轩辕夜悠悠思考了一会儿,抬眼时语气自在而随意,问道:“她想要的,是真的和周朝差不多吗?”

  看起来好像天子与诸侯的关系,可是周朝已经灭亡一千多年了,与大昌相比,尘埃早就被踩成紧实的泥巴了。

  颜羽思考了一下,缓缓点头:“可以这么认为。陛下并不希望独掌北境,否则早就出兵四海了。实际上,她同各国联络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早在好几年前,便暗中同好几国的皇帝沟通交流过。”

  只是,除了威慑之外,并没有太多的人愿意合作,双方只好缓慢地一步步深谈。这次昆珝之行,才是真正的大动作。

  轩辕夜已打定主意,今日不明白的事情,等有空见了女帝的话,亲自问她。毕竟,她如果想要他接受自己的位置的话,有些事是必须要交代的,到时候会了解得更为清楚。

  可他顿了片刻之后,却是冷笑着加重语气道:“几年前?”

  颜羽闻言抿了抿唇,没应什么。虽然他说的几年前和轩辕夜说的,不是同一个意思,但他清楚轩辕夜是指他们的认识,发生在两三年之前。

  轩辕夜冷笑之后,悠悠问道:“看来,女帝在各国派了不少你这样的人吧?像是蒲公英的种子一样,被风吹得到处都是。可最奇怪的却是,他们还记得回家的路。”

  颜羽不置可否,低声应道:“罪臣身份特殊,并不知晓其他人的事。”

  轩辕夜这才想起来,还有昆珝官制一事没问。另外,女帝所统治的、现在还并不怎么稳固的帝国,是叫新昌,但其实是以昆珝为中心的,以之指代就好。

  不过估算了一下时间,现在应该差不多了,再拖下去来了人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  他眸光微垂,轻睨着颜羽道问:“好了,我想问的问完了,就这样。你……”

  “有什么遗言么?”

  既已在意料之中,颜羽神情并无出现分毫松动,却在想,看样子他似乎并不知道颜氏的事?

  也无妨,反正陛下会信守诺言的。

  颜羽极轻地开口:“请留全尸。”

  早在轩辕夜开口之际,段清黎的心便蓦地狂跳不已,不想眼睁睁看着某些事发生,却又毫无办法,顿时恨得杏眼圆睁。

  她只见轩辕夜带着若有若无的轻笑,徐徐伸了二指,不轻不重地点在了颜羽胸前。随后颜羽眉间一紧,倒在了地上,似乎发出了极轻的一声痛哼。

  她只觉一股悲凉的怒气冲上头顶,眼眶很热,却清晰地看见轩辕夜波澜不兴的侧脸。

  @i看|R正●版@章|☆节y。上酷匠网P

  线条冷硬,侧影单薄,看着却无端透出让人心凉的凉薄来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