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夜觉得,自己已经是用了最温和、对大家都好的法子了,不然也不至于思前想后那么久才做出决定。

  他的目光轻渺到神秘莫测,神情却是淡然,好似根本不在意段清朗到底什么时候回去。

  不能智取,难道不能力敌吗?

  可实际上,他还是希望所有人能走就走,留在昆珝,危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临了。万一,女帝厚颜无耻到拿他在意的人威胁他呢?

  只要他们都安全,孤家寡人也罢。

  所以在一切安稳之前,他反抗的意图最好不要表现得太过明显。

  段清黎偷眼瞧了瞧他,知道他是有什么想法了,却猜不透到底是什么。

  轩辕夜见他俩都神色有几分诡异地盯着自己,也不掩饰什么神色,语气仍然如寻常谈天那般,问道:“你二哥准备什么时候启程?”

  刚一见面的时候,段清朗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,却是不让人满意。

  段清朗隐隐觉得有些不对,支吾着回道:“不知道,你想做什么?”

  轩辕夜微一耸肩,以送客的语气道:“什么都不想做,没事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段清朗定定看了他一瞬,虽面无表情,那眼神实则在问: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?

  轩辕夜轻轻点着头,一脸满意的轻笑,伸手朝着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

  段清朗看了他俩一眼,轩辕夜对他这样的态度,虽然看似太过随意,但和以前一样的行为语气别无二致,倒叫人心里舒服不少。

  他也并不隐瞒自己的意图,直接道:“我现在想去看看颜兄。”

  轩辕夜挑眉:“请便。”

  段清朗点点头,不再说什么,就这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,连告辞都无需多说。

  他还是不能确定,轩辕夜对待颜羽,到底是什么态度。

  一般来讲,虽然能直白表露出的愤怒很可怕,但是沉淀了之后再爆发的怒意更加骇人。轩辕夜现在就是这样,本来性情暴烈的人,一旦内敛了起来,反而会让人越发心惊胆战。

  问题在于,颜羽虽然早就承认自己有罪,却是闷嘴葫芦一样,什么都不肯说。或者可以理解为,不肯对别人说。

  这守口如瓶,倒也让段清朗既无奈又有几分动容,不明白他这样的坚守到底为了什么,亦不知他为何一句不为自己辩驳。

  段清朗走后,轩辕夜静静沉思片刻,悠悠开口问漆白道:“女帝近日有什么吩咐吗?”

  其实昨日才封王而已,是他有些心急了。但按理来说,女帝不可能什么打算都没有,难道要让他一直这样闲下去吗?

  有些事情,总得她亲口告诉他,因为那些史书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?女帝相关的事情他没看见,倒是把昆珝四周的情况了解了大概,然而也并没怎么往心里去。

  漆白听他这么问,轻轻一笑,暗想陛下所言果然不错,殿下真的开口这么问了。

  他微微欠身,声音轻而稳,回道:“陛下让您,尽快适应这里的生活,另外,或许过段时间,陛下就要回宫了。”

  轩辕夜看了段清黎一眼,各自在心里揣度了一番。

  一提到回宫,他们才略有些迟缓地意识到,这里只是行宫而已,真正的皇宫还在几百里之外。

  都明白,只怕回了皇宫之后,真正的大戏便要开始了,却是不知到底什么时候回去。

  轩辕夜黑眸轻轻转动一下,觉得大概更多的典籍,都在皇宫之中,而不会放在这里。

  所以,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,除了问女帝本人之外,便只有回皇宫自己去翻找。

  但女帝若是有事想要告诉他的话,应该早就说了。她一直不主动告诉他,应该自有其原因与目的。

  难道是在考验他获取情报的能力和耐心?

  轩辕夜不禁撇了撇嘴。

  他自然想过询问行宫里的人,关于女帝帝位的由来之类一切事情。可要么他们不敢说,要么就是身份太低不配知道某些事情。

  最可恨的就是漆白这样的人,一副平易近人有令必行的温和神情,可问起某些事情来,态度坚决得如同生铁一般,真是好生忠心。

  那么,现在最安全可靠的路子便只有颜羽这一条了。

  轩辕夜蓦然想到,难道这也是女帝早就谋划好的吗?

  极度了解他意欲知晓一切的心理,却故意掐断种种通路,偏要把他逼到不得不询问颜羽、不得不面对背叛一事的地步。

  段清黎不知他为何倏忽之间神情又冷了下去,虽然看着一如既往的清俊动人,可知他如她,那眼角眉梢攒着的极轻微的冷意,瞒不过她的眼去。

  认真来说,这种感觉很不好。自知晓他的身世以来,虽然两人可以做到笑语如常,可某些时候,面前的危机到底不能忽略。它像一团黑雾,弥散在他们之间,侵染了笑颜。

  轩辕夜思索了一会儿,极慢地开口,一字一句甚是清晰:“两日之后,灵钧的太子必须离开。至于另一个,随便他。”

  段清黎隐隐有不好的预感,可他命令既下,眉目又冷,她即便想说什么,也知道有些事拖延不得,必须快刀斩乱麻。

  安安稳稳过了两天,便是灵钧的人该出发的日子。

  》o最$新章SB节P上酷c匠网~E

  段清朗算是明白了,即便轩辕夜并不热情,他现在的权力依然大得可怕,几乎到了为所欲为的地步,因为很明显女帝不会多管他,怕他不乐意还来不及。

  所以,这淫威之下,段苍涯不得不赶紧收拾收拾,在女帝人马的护送之下,启程回国了。

  段清朗无奈至极,就算他不打算现在回国,却也不得不送别兄长啊!

  可是,要送行的话,一时便不能来漱玉宫了,万一发生什么事……

  只恨自己分身乏术。

  实则,他也知道,若轩辕夜真想对颜羽如何,那无数的手下,也不是光会吃饭的。

  若真杀意已决,谁都阻拦不了。

  接到段清朗离了行宫的消息,轩辕夜笑颜如花,终于是开了口:“把颜羽请过来,是时候叙叙旧了,一定要温柔。”

  段清黎看着漆白的背影,微有些紧张地小声问他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轩辕夜笑意诡魅,却道:“叙旧而已啊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