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已知道大概会得到他这样的回答,轩辕夜倒也不惊诧,更不多劝什么,只捡最关键最要害的事,淡淡问道:“你留在这里能做什么?还不如赶紧回去娶妻生子才是正经。”

  他乌黑深邃的眼眸静静望着段清朗,希望对方能权衡一下利弊,然后做出个正确的决定。

  眼下,段清朗真是有几分为难,轩辕夜说得不错,灵钧有他的牵挂,他确实该回去了。可一边是朋友,一边是红颜,怎么选?

  就算帮不上忙,可就这么离开,心里到底有几分放不下的。

  尤其是这局势,任谁都看得出来女帝是个有手腕又很有耐心的人,可依照轩辕夜的执拗性子,若之后真的受到逼迫,指不定会怎么样呢。

  段清朗沉吟了一下,低了声音道:“我不知道事情会怎么样……”

  轩辕夜倚着椅背,一脸慵懒,移开了目光不去看他,转而看着头上雕花横梁,轻笑一声:“指不定我改了主意,要留在这里呢。毕竟权倾天下的感觉,真是很不错的。”

  段清朗微微一扯嘴角,轻摇了摇头,不置可否,也不想再同他争辩这件尚看不见结局的事。

  段清黎倒是悠悠瞥了轩辕夜一眼,同样不信他这句话。反正,在他看来,都是好玩而已,玩过之后就扔。

  就好比他之前曾说过,若是他准备夺大夏江山的话,一番准备之后定然能够成功。可目的却不是为了做皇帝,只是要向那些渣滓证明他这样的能力,然后将皇位弃如敝屣。

  这种行为说得难听是任性妄为,说得好听便是率性洒脱。

  可有时候想想,呵,天下与我何干,为何要事事想着天下?再者,天下是一己之力能救得了的吗?

  段清朗顿了一会之后,状似随意地问道:“昨晚你召了轩辕陵?”

  “你倒是消息灵通,”轩辕夜直了直身子,慢慢坐正了几分,又稍稍解释道,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闲得无聊很想打人,唉。”

  段清黎知晓他现在虽然看着还算平和,然而却只是将郁闷之气悉数收敛了,心底依然很是不爽的。只可惜事情既没彻底解决,便没什么好的法子发泄。

  轩辕夜脸上没什么神情,眸子是幽深的黑,目光却是晦暗了一下,随即便垂了眼睑。再抬眼时,唇畔已带了精致到虚伪的笑,悠然道:“实际上,就算你不回去,我一声令下,你也必须回去。”

  段清朗知晓他说的是事实,面无表情道:“嗯,你权大你赢了。”

  闻言,轩辕夜轻嗤一声,微微翻了个白眼以示不满,这样的权,他并不想要。他轻轻晃着脑袋,拿起桌上小茶壶,慢条斯理分了几杯茶,中间也没再说话。

  只是这时候,谈了这么一会儿,三人不约而同的,都想到了同一件事。

  轩辕夜这么急着让段清朗离开这里,定然是有原因的。除了出于对朋友的关心之外,更是因为……

  段清黎知道,既已开始处置轩辕陵,那也差不多要轮到颜羽了。只不过,轩辕夜一连十多天没再提他一次,看似并不在意了,可实际上……

  他真正想做的事,从来都是深沉内敛,并不张扬的。先前那么痛恨,怎么可能说不在意就不在意了?情绪一定还在发酵,只是在等最后的爆发罢了。

  所以让段清朗回去,另一重目的应该是直接支开他,免得知道某些让人难受的事情。

  段清朗想到这里,不着痕迹看了轩辕夜一眼,自顾自拈起了桌上一个茶杯,不言不语抿了一口。

  说实话,现在还能在轩辕夜面前如此没规矩,感觉还是很不错的。

  之后,他轻轻感慨道:“我前段时间才知道,行宫里各处饮食、衣着皆有微妙差别,尽是按着各国的口味来的。你这里,几乎和大夏的风格完全一致。”

  轩辕夜之前并没有怎么出去,隐隐有这种感觉,闻言还是心里一动,却口是心非道:“是么?可我还是水土不服,身体柔弱不堪……”

  段清黎悄悄翻了个白眼,十分珍惜他现在硕果仅存的薄薄脸皮,说不准什么时候,他的脸面就不翼而飞了。

  段清朗已经懒得理他这等言语,不过一提身体,便想到已有一两日没见到颜羽了,忍不住问道:“颜兄现在如何了?”

  他目光却是看向段清黎,没等回答,顿了片刻,终是直白问道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审问他?”

  轩辕夜慵懒又无奈地半垂着眼,看起来像是来了瞌睡的猫,尖牙利齿亦是收敛起来,却仍然看不到一星半点的温和。

  他有些怨恨他们的敏锐,就不能不提某些事情吗?或者,装作不知道也行啊。

  b酷匠wi网lO永¤K久~$免◎费看小cL说9

  于是他神情漫上几分傲慢,回道:“我想什么时候审,就什么时候审。想怎么审,就怎么审,你千万别操心。”

  他复又一脸认真地告诉段清朗:“对了,轩辕陵的脸蛋,踩起来肉乎乎的,特别舒服。”

  段清朗知道他既有心敷衍,便难以得到半句有用的东西了,只好另寻话题,不再提此事,为的却还是引他放松警惕,稍微透露点什么。

  可段清朗说的是实话,他道:“其实能早点回灵钧,就该早点回,必须抓紧练兵了。”

  段清黎皱眉,惊异道:“练兵?”

  是准备打仗吗?

  轩辕夜也是一脸同样的表情,所想却要多一些。

  实际上前段时间,女帝虽然除了几次重要场合之外并未再众人前出现,可她的一些言行,还是透露了些很重要的信息,譬如重武。

  段清朗点头又肯定了一遍:“就是练兵,陛下之前和二哥相谈时,提到了某些事情,让我们心惊。”

  这些事说起来复杂,简之便是,练兵是未雨绸缪,以防万一。

  轩辕夜果然顺着话题道:“灵钧四面有好几个国家,却没那么多关隘天险可用,边防任务真的很重啊。快回去好好练兵吧,灵钧很需要你。”

  段清朗摇头道:“练兵也不是一时能成的,急不来的。听说昆珝有诸多珍奇典籍,难得来一次,应该多见识一下再走。”

  轩辕夜薄唇抿了抿,却是呵呵一笑,眼里闪着幽幽的精光,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“好”主意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