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晚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,然而屋中静下来之后,轩辕夜的心情并没有舒畅多少,因为他又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。

  轩辕陵确实不可怕,年纪小加之性子轻浮,尚未成气候。可他身后的蓝宇之,就不好说了。毕竟那人现在还没死,已过了大半年,身体应该养好了吧?又有力气折腾什么了吧?

  段清黎见他望着空处,漆黑双瞳静如深潭,似在沉思,便也没开口破坏这一片清寂。毕竟,她其实心里也在想别的事情。

  今日她又想起前世那些耻辱和痛恨,在她眼里,轩辕陵已是个死人了,以往他那么多次的设计与谋害,都不会被雨打风吹去,她都记着呢。

  除此外,她还在想,这之后要如何呢?他们两人,到底怎么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?

  大权在握的感觉固然不错,可却也不得不面临许多新的风险和危机,更是丧失了自由。相较于让人心累的勾心斗角、提心吊胆,她也不喜欢没事找事,谁不爱清闲呢?所以,必须要离开这里。

  轩辕夜很快自思考之中回神,轻声对她道:“我猜轩辕陵一定去给他们报信了,不过无所谓,用处不大。”

  段清黎问道:“你真打算把他一直关在这里?”

  目前看来,局势尚未完全明晰,中间可能还会有诸多变化,现在真的不能确定什么时候能达成目标。毕竟,女帝现在看起来还是很温和的,和打盹的老虎差不多,可若是发起威呢?

  轩辕夜轻嗤一声,笑得顽劣又邪恶:“关着,也不会好受。不过,我真的很想把他拎回大夏去,当着轩辕立的面狠狠揍一顿,那才叫愉悦。”

  段清黎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轩辕陵,便也没怎么过问此事了。轩辕陵文不成武不就,真的不可能翻出什么浪花来。

  轩辕夜一一吹熄了灯烛,轻不可闻的叹了一声,随后道:“睡吧,明天还有明天的事。”

  第二日,段清黎已猜得他近日要做什么,却是微有几分忐忑了。

  她想起最近去看颜羽的次数已少到每天一次,昨天更是因为封王典礼而没去偏殿瞧瞧,心底无奈之余,也没和轩辕夜说,早膳过后便去颜羽那里看看。

  反正,他也是知道的,只是不点明罢了。

  已过了差不多十天,颜羽伤势正在痊愈,却还没有大好。然而这里到底是行宫,药效惊人,加之饮食得当,断骨正在重新生长之中。

  可即便如此,段清黎估计他也要近一个月才能完全恢复,现在到底还是太早了点。

  然而大多数时候,轩辕夜想做什么,都不会直接说出来,而是会等到一定时机之后再行动,基本都是一举成功。

  这段时间他一直不准提颜羽,她连多劝几句都不敢,生怕惹恼了他,让他怒气更甚,万一头脑发热做事就不计后果了……

  按照她的想法,收拾收拾轩辕陵之后,便是差不多要轮到颜羽了。

  不得不说,颜羽的心性很稳,沉得住气。

  段清黎甚至觉得,他心知自己的结局之后,反而释然平静了许多,只是有时神情仍然很是忧郁。

  见到她之后,颜羽依然无甚表情。他本不愿呆在这漱玉宫,很想回自己的住处,可惜没得到准许。

  和往常一样极简单地叮嘱了几句之后,段清黎便立刻离开了。在这里,她总是觉得被一种尴尬拘束而又无力摆脱的情绪笼罩着。

  她回到正殿的时候,轩辕夜正端然坐在正厅之中,神色悠闲自在,表面看起来对这样的生活满意得很,很有几分乐不思蜀的味道。

  然而见他面前十步远左右站着漆白,段清黎便知道,他是又有什么事要吩咐了?

  只可惜她来得晚了点,没听到前面说的什么,只听轩辕夜似漫不经心道:“既然都还没走的话,去把灵钧三皇子请过来。”

  段清黎莲步轻移走到他旁边,乖巧静默一言不发。她知道他是不会闲着没事叫兄长过来喝茶谈天的,多半是要讨论回灵钧的事。

  只是,昨日他在高台之上,所有人都要跪拜,就算不是跪他,可看起来也差不多了。

  这几日见得多了,她心里却仍然觉得震撼。在某些人那里,尊卑的观念实在是太过强烈,形如天堑鸿沟。

  轩辕夜手边的书又换了本新的,此时明明是清爽的晨间,他却似有几分心浮气躁,闲闲翻了几页之后,又暗叹一声,将书放在了一边。

  他只是想尽可能多的了解女帝而已,只是这些所谓史书里从来不写这些,全是些没什么大用的东西。而若是直接找人询问呢,这里也不会有人敢乱嚼舌根的。

  耐心等了一刻多钟,段清朗便过来了,是和漆白一起施展轻功而来,微有几分行色匆忙,身边也并未跟着任何人。

  纵然现在两人身份有别,但他不相信友情会如过眼云烟一般转瞬即逝。

  轩辕夜同他说话,也并未避讳漆白。实际上他并不觉得在女帝地盘上,有什么地方是能绝对保密的,倒不如坦荡些。更何况,本来也不是什么机密的大事。

  }x最新1章3节w上酷Z匠网"、

  甫一遥遥看见人影,段清朗便在想着,要不要行那让人心里不舒服的礼节呢?

  然而十多步之外,轩辕夜神情看似一片漠然,却已开口道:“坐吧,别墨迹。”

  这熟悉而随意的语气,让段清朗心里一暖,他对轩辕夜的秉性很是信任,也并没有看错。

  他尚未完全落座,轩辕夜又不满道:“我以为你昨天下午会过来的。”

  段清朗自然不方便回答,毕竟有了封王典礼一事,现在说什么感觉都有点怪,只好问:“今天有什么事?”

  和他说话,轩辕夜已省了许多诡魅的表情,直截了当问道: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灵钧?”

  段清朗心知该思量自己的去向了,却不知道若选择留在这里一段时间之后,还能不能再离开了。

  所以面对这个问题,他顿了一下才缓缓回道:“还没定下来……起码要准备一下吧。”

  轩辕夜简单直白道,一口气道:“临行前知会我一声,你也一起回去吧,带上陌晚。”

  段清朗如何不知他心里真实想法是不愿其他人一道涉险?是以放缓了语气道:“我不想回去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