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陵早就猜测轩辕夜不会轻易杀掉自己,多半是要狠狠羞辱加上酷刑,总之便是生不如死。

  此时听得轩辕夜居然要把他扔进青楼里,登时脸色发白,一股怒气便直冲入顶,气得牙齿格格作响,嗓子似被堵住了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他知晓轩辕夜向来是个行事果决的人,基本上说了这种话便是言出必行。但是,他死也不愿受那等屈辱!

  实际上,轩辕夜的心思从来都是复杂诡谲,有些时候言行颇为莫名其妙,让人不知所以。可事后,那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才会显出妙处来。

  轩辕夜饶有兴致地轻眯了眼,看着轩辕陵一副羞愤欲死的表情,淡笑和煦如初阳。他时而抬眼看看段清黎,笑意便会深几分。

  纵然依旧不太清楚她对轩辕陵的恨意从何而来,但现在也懒得关心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,抓紧清扫了碍眼之人才是正事。

  段清黎见他看向自己,似在询问满意与否,可仔细一想,现在轩辕夜行事有些顽劣,一定还会有更好玩的后续。

  不过这一条处罚,她觉得甚是满意,真该让某些禽兽尝尝被一群禽兽行禽兽之事的滋味!

  于是琤瑽清冷的和婉女声响起,徐徐道:“就这样吧,挺好的。”

  连同这话一起浮现的,是幽幽静静的一朵浅笑。

  轩辕夜这时却是沉吟了起来,似在自言自语一般,一脸认真神色:“这个,可是……我们要在旁边观看么?似乎不怎么方便吧?”

  轩辕陵双目圆瞪,满是骇人的血丝,满腔不甘和无奈,可偏偏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有什么办法?

  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输在了哪里,一切似乎都是在阴差阳错之中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,轩辕夜似乎都能死里逃生?

  到底是怪自己运气太差,造化弄人吗?

  轩辕夜见他神情变化,颇为温和地一笑,开口道:“知道么,你看我不顺眼,却又干不掉我,这种表情……真是好笑得很。”

  看起来颇让人心情愉悦。

  轩辕陵愤怒之中咬破了自己的唇舌,满口血腥气息,这时咬牙切齿恨道:“狗男女,你们得瑟什么?”

  轩辕夜悠悠回道:“注意你的言辞,然后,因为我有得瑟的权力。”

  他心知其他人并不知道他与女帝之间的矛盾,所以绝大多数人看来,他此时就是一夜得势然后尾巴翘上天了。

  他的家事,没必要告诉外人,他也懒得争辩什么。

  反正,他就算最后拼的鱼死网破,在此之前也要先把仇敌都解决掉!

  他脚下不轻不重地继续蹂躏着轩辕陵的小脸蛋,嘴里语气极其平和,声音带了几分温醇,将本来满是杀气的话,说得舒缓悦耳,像是邀请又像是商量。

  他道:“出来久了,你有没有想家?可回乡路途迢迢,你不如留下来陪我,等我腾出手来,咱们一起回去如何?”

  轩辕陵闻言本是一怒,随即揣摩他话中意思,竟然是有再回大夏的打算?

  那么毫无疑问,定然是为收拾轩辕立而去。到那时候,恐怕是要改朝换代了……

  果然和当初预想的毫无二致,问题只在于尚不清楚具体的时间。

  好在,他已经在知道轩辕夜身份的当日悄悄派了人回去报信,这样重大到惊天的消息,早知道便可早做准备。

  即便争斗起来胜算不大,也要先想好对策再说。

  轩辕陵瞪视他们良久,忽而阴恻恻一笑,声音如同夜枭哀嚎。

  他想起自己视为最后期待的人,又想到轩辕夜一定不可能知晓那许多事情,心里又隐隐升起了几分希望。

  酷匠5、网"首F发

  蓝宇之诡异狠辣,真正势力深不可测,但展现出的冰山一角,已足以让他心惊肉跳。若是这两人对决起来,真是让人期待得很呐!

  可是说真心话,就算落到了如此境地,他也不想死,不到最后一刻,谁真的能心甘情愿地去死呢?

  然而求饶的话,他也说不出口,只是看到他们现在这生杀予夺高高在上的模样,心底的愤恨翻江倒海般奔腾不休。

  轩辕夜见他的神情虽然仍然是恨,但渐渐已转成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,顿时觉得无趣了许多。

  但今晚见面的地点确实不对,他实在不想让屋子里充满血腥气味,晚上还要睡觉呢。

  轩辕陵度日如年,却听得轩辕夜询问时辰过后,那方才准备割了自己鼻子、现在隐在稍暗之处的人回道:“戌时过半。”

  居然才堪堪过了半个时辰,夜还很长呢。

  轩辕夜把两只脚收回榻上,之后抱了仍一脸宁静淡漠的段清黎,睨着地上动弹不得的轩辕陵道:“我心情不好晚上就睡不着,不过今晚见到你之后,心里顿时舒畅不少。”

  “不然你以后多来侍寝?”

  轩辕陵往上翻着白眼瞅着他,一言不发,反正说什么也没用,骂什么也没用。因为轩辕夜现在比以往深沉了许多,根本不理会这些无谓之言。

  轩辕夜一扬唇角,也懒得再理他,吩咐漆白道:“带下去吧,随便怎么折腾,别弄死了就好。”

  漆白面无表情回道:“殿下,这里没有那种地方……”

  轩辕夜了然地点点头,应声道:“建一个啊,又不麻烦。”

  轩辕陵眼中射出两道恨意蚀骨的凶光,实在难以想象将来自己会是什么境况,但这种不可忍受的耻辱感,让他恨得想扑上去咬死轩辕夜,如果他能动的话。

  对于到底怎么收拾他,轩辕夜并不心急,反正已经落到自己手里了,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。

  而且,或许时间长了,会收到别的效果呢。

  段清黎只是目光幽冷地看了轩辕陵一眼,并没表露任何意图。

  实际上是因为,她知道轩辕夜命令一出,他手下的人定然会严格执行的。

  只需要安静地等明日的消息就好,再者,来日方长,以前的仇怨慢慢报。

  他们暂时不能离开昆珝,轩辕陵也别想踏出一步!

  漆白默然点头,欠了欠身之后,便将轩辕陵拖了出去,心里却在想着,该如何向陛下汇报呢?殿下有时候真的很任性啊。

  他将将出门,却听得轩辕夜又叮嘱道:“他是我特封的镇楼头牌,记住了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