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要光明正大地羞辱你,不服忍着。

  说实话,轩辕夜现在心情舒畅之中,仍然有几分说不清楚的阴沉。

  毕竟多少往事历历在目,未遂的谋杀也是谋杀,他可不会轻易忘记。

  今天,仅仅只是个开始罢了。

  心知这只是个开始,可轩辕陵依然被气得血脉贲张几欲发狂,心里已破口大骂轩辕夜的厚颜无耻。

  他根本没哭,那是血口喷人!

  轩辕陵早就知道他和轩辕夜之间差距太大,且不说性格方面,最大的差距就在于武功和经历。轩辕夜早年便是个杀人不眨眼的,一身武功高得惊人。

  方才只是拿脚碰了他的肩膀,把他翻了个身,他居然就上半个身子有几分麻痹,此时动弹不得!

  不然的话,他一定会立刻翻坐起来,怎甘受这等折辱?

  轩辕夜微微歪了脑袋,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,语气轻柔低婉问道:“揉得舒服吗?多揉揉脸,有助于舒筋活血,提神益气,保持头脑清醒。”

  他以足尖点在轩辕陵的下巴上,再度令之动不得嘴。

  轩辕陵简直要被当场气死,只觉得脑袋嗡然作响,晕晕乎乎。身体既然动弹不得,为保持清醒,便只有狠狠一咬舌尖,却是不想,这样细小的举动,都被轩辕夜察觉了。

  段清黎的表情和漆白毫无二致,皆是淡漠地在一旁看着,她暂时还没什么好说的。

  毕竟,现在只是开胃小菜,不是么?

  轩辕夜随后又悠悠收回脚,这次干脆以脚覆在轩辕陵整张脸上,声音轻快到只欠被痛打一顿:“来,帮你量量,你的脸有多长……”

  他现在只是坐着,并未站起身,右脚认真地与轩辕陵的下巴对齐了再落下。

  动作看似轻巧,却已让轩辕陵感觉脸上一痛,鼻血长流。

  怒极加上被踩着口鼻,他几乎要窒息了,才听得轩辕夜悠然总结道:“唉,脸没有我脚长,打肿一点应该就够了。还有……”

  “鼻子,硌到了我……还是割了吧。”

  听这语气,似乎以后要时常这样玩?

  K酷s匠%V网}唯`{一V&正"'版aU,@其+b他/都'是盗!U版

  漆白一霎不霎地看了轩辕夜一瞬,因为并不很熟悉这位没多久之前还是个“傻子”的新主人,所以此时这种混杂了认真叹息和轻微玩笑的语气,他一时分辨不出真假。

  然而出于服从并执行命令的习惯,他还是走上前来,轻轻拔出了腰间小巧精致的银刀。

  轩辕夜已收了脚,居高临下地和轩辕陵大眼对小眼,这时见漆白走过来,忍不住轻笑道:“漆白大人,真是让人越来越满意了。”

  漆白走来的同时,微一欠身,平稳应道:“多谢殿下夸奖,这是属下应做的。”

  轩辕陵看着近在咫尺的莹莹寒光,一想到可怕的劓刑,惊怒交加之际大叫道:“欺人太甚!轩辕夜,你不就仗着你娘撑腰么!”

  轩辕夜轻轻挥手止了漆白的动作,似笑非笑之中,眼神冷冽似寒风吹开碎冰之湖,悠悠回道:“对呀,谁叫你既没有个好爹,也没有个好娘呢?”

  “噢,那个狗皇帝,是该算你叔呢,还是算你爹呢?”轩辕夜神色嘲弄之中,露出几分故意为之的疑惑。

  轩辕陵闻言又是一阵怒气上涌,几欲吐血。如果生平最恨是面前这两个人的话,其次便是他的身世,什么叫哪壶不开提哪壶!

  段清黎只轻轻冷笑一声,并不想理会什么。

  人总是这样欺软怕硬,自己有权有势的时候不可一世,等到知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,又觉得很不公平,可笑吗?

  难道以前轩辕陵作威作福靠的是自己的能耐吗?身为大夏的太子,不还是皇帝老爹在背后撑腰?

  轩辕夜冷眼看着他,然后轻声宽慰道:“放心,在这里我不会动你的,弄脏我的屋子就不好了。地毯上你的血,舔也得舔干净。”

  “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!这般耀武扬威羞辱于我算什么本事!一副小人得志的丑陋嘴脸,恶不恶心!”轩辕陵肺都要气炸了,此时目眦欲裂,脸红脖子粗的纵声长骂。

  轩辕夜微一挑眉,倒是有几分惊讶,既惊讶这小子竟然是有几分骨气的,又诧异他现在说话居然还能口齿清晰?

  真是不容易。

  他悠然支起下巴,并无半点不悦神色,看起来甚是沉稳冷静,脸不红心不跳道:“我怎么舍得杀你呢?毕竟我们交情那么深厚……”

  轩辕陵打定主意绝不屈服,要么是抗争到底然后死,要么是退让之后再被狠狠羞辱然后不得善终,何必再自取其辱呢?

  绝不屈服,不共戴天!

  他又怒骂道:“你娘是女帝又怎样?不还是被男人上才能生下你这个贱货!你要感谢轩辕立,没他就没有你,也不会在这里狗仗人势!”

  听闻主子被如此诋毁,漆白向来平淡的神情已悄然一冷。

  轩辕夜一双黑幽幽的眸不眨一下,静静凝望口不择言的轩辕陵,并无丝毫动气,声音亦如常,却似更加森冷可怖了。

  他语气比之前还要轻柔道:“看来,你求死之心很是迫切。不过,你真该感谢女帝,让你多活几个月。”

  “若不是昆珝之行扰乱了我的计划,你现在能活着趴在我面前?半年之前,你就该去寻户好人家安心投胎,别再活得这般窝囊了……”

  语罢他悠悠一叹,似有无尽冰冷的怜惜意味,然而仔细一听,便知那是讥诮。

  之后他一脚踩着轩辕陵的头,故意相激道:“你可以求我啊,只要你开口,我便不杀你。啧啧,你还这么小,连男人都算不上吧?”

  轩辕陵怒道:“滚!要杀便杀,何须废话!”

  “即便我死,你们也不得安生!我永生永世诅咒你们,不得好死!”

  轩辕夜似觉得无趣,轻轻颠了颠腿,然后无声一笑:“我敬你是条真汉子,既然如此……阉了吧。”

  这样的想法段清黎先前和他说过,反正是男人都难以忍受这一点。

  感受到脚下传来的轻轻震颤,知道轩辕陵多半被气得浑身发抖,他却觉得不够尽兴,准备继续加一把火。

  “你这么细皮嫩肉的,又是尊贵无比的太子,去做个小倌儿,定然要红极一时,如何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