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下了这奇怪的命令之后,轩辕夜又悠悠补充道:“本王酉时末就要入寝。”

  看正版{章oE节上/酷.匠网w

  漆白自然明白这话的意思,不轻不重应了声“是”,便退下办事去了,却对这奇怪的命令不予置评。

  他知道这位爷现在性情诡异,方才又笑得顽劣,多半是有了什么折腾旧仇的法子。

  眼下薄暮渐染,已近申末时候,各位殿下的住处又有些距离……

  漆白想了想,还是派人按时传信,轩辕陵来或不来、迟到与否,都与他无关。

  这边轩辕夜他们慢条斯理吃着晚饭,直到饭毕,轩辕夜才轻笑开口询道:“娘子想怎么蹂躏他呢?”

  段清黎自然时时想过这个问题,方才吃饭也在想着,想来想去却都觉得不解恨,不管怎样都似乎太便宜轩辕陵了,一时倒也没什么好的法子。

  末了,她似笑非笑道:“我倒想瞧瞧,今晚你有什么样的花样。”

  轩辕夜但笑不语,吃饱喝足之后拉她一起,在庭院里吹风漫步,悠闲自在,顺带等着不得不来赴鸿门宴的轩辕陵。

  女帝能把漆白派到轩辕夜身边来做事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尽管对轩辕夜知之不多,但办事还是尽心尽力,是以这命令不过一刻钟便传到了轩辕陵那里。

  得知消息,轩辕陵霎时间气得怒目圆睁,明白轩辕夜是有心消遣于他,可他偏偏无力抗拒。

  哼,那轩辕夜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,天下掉下个便宜娘亲居然如此大有来头,真是叫人如何不恨!太出乎意料了!

  他兀自恨恨沉思,阴鸷面容在暮色遮掩之下看不真切,却是一言不发沉默良久。

  等得来报信的人都不耐了,轻声问道:“这位殿下,您倒去是不去?方便小的回禀王爷。”

  轩辕陵霍的一声站起,放下吃了一半的晚膳,怒道:“去!”

  他心知轩辕夜定下的期限是酉时末,现在已不早了,且不说路程远近,尚不知路上会不会有什么阻碍。

  如果他到的晚了,便恰好是给了轩辕夜惩罚他的理由,却不知今日是否凶多吉少。

  可话又说回来了,早已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了,他又能如何?

  心里憋着一肚子气,然而轩辕陵还是不得不紧赶慢赶去见轩辕夜。他一路上也在揣测“侍寝”这二字到底什么意思,却是想不明白。

  总之,自己一定会很不舒服就对了。

  一路奔忙,轩辕陵前脚刚到,打更报时之声后脚便响了起来。

  红烛高烧亮如白昼,装饰奢华的卧房之中,轩辕夜正半敛了眸斜卧在软榻上,伸了修长的腿,轻轻摇着只穿了绢袜的双足,一脸慵懒的神色。

  他照例枕在段清黎的腿上,此时神情尚是安宁乖巧,细密长睫却掩住了眼中光芒。

  地毯厚而柔软,人走在上面不会有丝毫声响。轩辕陵到来之后,拧眉皱脸,一时间还没收拾出个合适的表情来,嘴也似被缝住了一般,说不出一言半语,更别提见礼了。

  还是紧随其后的漆白,音色漠然禀告道:“永安王殿下,人已到了。”

  轩辕夜既不瞎也不聋,早就看见了,而且转眸之间,早已将轩辕陵那恼恨却又无可奈何的神色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可他就是不想多说什么,仍然半闭着眼状似小憩。

  段清黎悄然抬眸,悠悠看了轩辕陵一眼,眼神如剑上的清光。

  人真是不能相比较,一比之下,爱憎便是越发分明了。

  轩辕陵低眸抬头之间,眼中恨色连连,知道轩辕夜有心晾着他,暗哼一声低头看着地毯,也不言语。

  谁料这时轩辕夜开口道:“往这边来点,我瞧不清楚。”

  段清黎暗里一笑,不是瞧不清楚,而是太远了够不着。

  轩辕陵犹自不动,漆白已带了若有若无的笑低声道:“请吧?”

  横竖已经到了这里,除了受辱之外不会有其他的事情了。轩辕陵想通这一点,便恨得脚下生风,往榻前走了几步。

  轩辕夜这时懒懒坐直了,神色一转,脸上漫开心满意足的轻笑,眼角眉梢却带了几分冷冽的妖惑意味。

  他表情既柔和到如初阳般,却又让人觉得很不舒服,仿佛一汪春水之下,潜藏着什么择人而噬的凶手。

  “没人告诉你,见了我要行礼么?”他语气悠然,似很漫不经心,然而却有意拿身份说事了。

  哼,反正是白来的王爷身份,不用白不用。

  他不贪恋权势,必然要找机会抽身而退的。但在此之前,以能利用的一切把敌人先收拾了,也让人愉悦。

  轩辕陵恨恨一敛眉,脚下似生了根一般,怎么也跪不下去。他既不忿轩辕夜这般态度,又不高兴有人在旁看着。

  却是忽而之间,他只觉腿弯两道大力袭来,双腿一痛脚下一软,便是身不由己地踉跄之中跪了下去。

  而且因为冲击的力道实在太大,他难以稳住身形,跪趴在地。

  眼下这情形,和众人第一次面见女帝那日一般无二,同样五体投地的美妙姿势。

  轩辕夜轻笑一声,眸光轻扫了一眼漆白,很是满意,继而点评道:“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果真好玩。”

  轻灵舒缓的声音,算得上悦耳,然而在轩辕陵耳里,却是恶心至极,只恨自己并无太好的办法。

  而让他屈服的话,未免有些太不要脸面了!

  轩辕夜垂下眸子,看着脚边竭力扬起脸的轩辕陵,或许是因为眼瞳太黑的缘故,看起来冷锐非常。

  他闲闲伸脚,触在轩辕陵肩膀上,轻巧地一用力,便将之翻了个身,仰躺在地。

  随后,轩辕陵只听恶魔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:“哎,这个位置,我只好……”

  真不巧,只好落脚了咯。

  一只修长玉足,轻轻落在轩辕陵那微有几分涨红的脸颊上。

  却很不老实,似有几分怜惜般的,微微蜷了脚趾,慢条斯理揉着那越发血红的脸蛋。

  段清黎忽然也很想玩一玩,然而自己是个女孩子,就此作罢。

  “养尊处优的脸,就是不一样,这手感……脚感,美妙如斯,”轩辕夜感叹着,以脚掌轻轻拍了拍那已欲滴血的脸颊,又似想起什么,“哦对了,我还有一只脚……”

  “别哭呀,会弄脏我的地毯。”[==好能装逼,简直装逼过度,然而我喜欢……

  天凉了,让王氏集团该破产了……]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