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夜不想去参加宴会,虽然没和女帝说一声,但也无所谓,反正是在她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  按照他的性子,会参加与这些事情就怪了。

  一大群不怎么认识又对他没有好感的人,首先无话可说,其次气氛不好,何必去呢?

  一个多时辰之后,两人终于回到了漱玉宫,皆是闭口不提今天的事。轩辕夜也毫不在意自己的印玺之类的被丢到哪里去了,反正不管他做什么,都会有人在后面收拾干净一切的。

  他现在无端觉得,这种每天只负责吃和睡的感觉好像还不错?

  但他心里明白,这样的日子不会持续很久。女帝很聪明,从来不会把他逼得太紧,做事都是循序渐进的,过段时间,便会渐渐告诉他一些重要的消息了。

  午膳简单而又不失温馨,两人都绝口不再提今日典礼的事,也不说今后如何之类有的没的,自然安稳得如同住在自己家里一样。

  饭后不久,净手漱口回到房里,轩辕夜一手揉着自己毫不突出的肚子,一手朝段清黎勾了勾,眼底含笑道:“过来宽衣,吃饱了勒得慌。”

  段清黎静静看了他片刻,忍不住扑哧一笑。他现在的样子其实并不好笑,可不知为什么,她就是觉得他的的举动表情和外貌很是不搭。

  话里带点市井的痞气,有点破坏全身上下那浑然天成的神玉般的美感。

  另外,他真是懒得让人叹服。

  于是她回道:“吃饱了撑的?”

  等到段清黎自己亲自上手,便发觉,这冕服真是好生繁琐,折腾了好一会儿才脱下一件。

  轩辕夜将之随意丢弃在地,恨不得踩上几脚庆祝它被脱下来。

  有了经验之后,随后几件就好脱多了。

  不多时脱得只剩中衣,轩辕夜随手拿过衣架上的宽松外袍慢条斯理穿上,一双黑沉沉的眸子却定定看着段清黎,把她看得心里微微一毛。

  看不明白,这是……什么眼神?

  轩辕夜伸手在自己胸口处比划了一下,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语重心长叮嘱道:“要多吃饭。”

  段清黎仰头看着他,旋即明白这是在嫌弃她矮,眼神便是一沉。

  他眉梢轻挑解释道:“娘子太娇小可爱,然而吃不到口……”

  随后,他长臂一伸捞起她,轻巧地抱到了软塌之上,悠闲自在地坐下,神情慵懒如猫。

  两人闲聊了几句,便静了下来,一起望着从窗中透进来的金色阳光,怔怔出神。

  轩辕夜忽然开口问道:“陌晚每天在干什么?”

  段清黎微微一奇,却还是回道:“好像一直在好好习武。”

  因为也没别的事可以做了啊。

  轩辕夜一手捏着下巴,像是在思索着什么,沉吟片刻之后,他开口道:“我想叫她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轩辕夜轻轻叹了一声,脑海中闪过一张张面容,都是风语的旧部。他终于把话说得清楚明白:“其实我没想到,眼前的手下到现在还在陪着我的,居然是她。她本不必处于如此境地的……”

  他身边的人虽然少,但只要在昆珝,都不可放松警惕,万一哪天女帝改了主意呢?

  轩辕夜声音极低,继续道:“今日之后,各国该陆续回程了吧?三儿不知什么时候回去,我想叫陌晚随他们回灵钧去,不必在这里蹉跎年华。”

  段清黎沉默了一瞬,然后轻声应道:“这是自然,尽力让大家都好。”

  毕竟,虽然从没人拆穿或者提起,但陌晚与远晴早已情愫暗生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  一提起“大家”,轩辕夜闭了一下眼敛尽情绪,再睁眼时,露出一个有几分古怪的笑,同样意有所指道:“应该好的人,自然都会好。”

  段清黎悄然瞥他一眼,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点到为止了。

  再说下去一定会扯到颜羽,而现在,昆珝语学了七七八八,轩辕夜已清闲许多,颜羽的伤也好了很多。如果近几日要审问的话,也不是不可以。

  轩辕夜看她眉间微有几分纠结,浅笑着宽慰道:“别急,我这几日还有事要忙呢。比方说,我今天在上面,看到有人不怀好意地看着我……”

  他精致的笑容里渐渐浸出几分冷意,声音放得又低又柔,却叫人有几分毛骨悚然:“不久前还想着如何杀我,我准备亲自教教那个蠢货,怎么杀人才最是稳妥快捷。”

  段清黎已知他说的是谁,这时心底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。他们现在摄于女帝的威严,翻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,却也有了好好收拾旧敌的时间和机会。

  她轻嗤一声道:“他其实从来都不足为惧,真正可怕的还是背后那个疯子,不知道……不过眼下,能得以苦中作乐,如此甚好。”

  轩辕陵,世上最倒霉最愚蠢的人,是你才对啊。

  轩辕夜扬了扬唇角,笑得无声,阳光轻轻照在脸上,也没能将他眼中冷意融化几分。

  确实是该苦中作乐了呢。

  过了近两个时辰,轩辕夜吩咐人去找漆白过来。

  酷6匠◎S网D永久免\费、看@小nn说

  小半炷香光景之后,已近晚膳时分,漆白款款而来,见礼之后询问他有何事吩咐。

  段清黎注意到,漆白连称呼都改了,从“殿下”变成了“王爷”,真是谨慎稳重得很。

  然而这些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,反正是入耳不入心。

  轩辕夜端然坐着,一手撑了扶手托着下巴,脸上有一丝极淡的笑,望去有几分诡糜的美感。

  他悠然抬眸,将漆白细细打量了一番之后,缓缓开口,声线是刻意压下的慵懒邪魅:“漆大人生得不错……”

  漆白刚低了头回一句“微臣官职低微,称不得大人”,又闻轩辕夜的下一句话,顿时震了一下,惊疑地抬头,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或者理解错了。

  轩辕夜声音表情皆是惑人,半真半假道:“不如晚上侍寝吧?”

  段清黎悄悄白了某人一眼,饭不能乱吃,话也不能乱说啊。

  满意地看见对方脸色微变之后,他眼底含了一丝笑意,又问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事:“各国的人,现在回去了吗?”

  漆白方才惊出了些冷汗,现在口齿却仍然利索,回道:“回王爷,他们还在准备之中。”

  轩辕夜哦了一声,轻轻点头,面上又现出让人心惊的温柔笑意,吩咐道:“既然如此,叫轩辕陵今晚来侍寝,我要与他,好好叙叙旧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