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乎在行宫中所有人各怀鬼胎的心心念念之中,女帝定下的封王典礼之日,越发地近到跟前了。

  轩辕夜现在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和先前装傻时候的欢腾大为不同。他现在每日除了学昆珝语之外,最常做的大概还是去“云梦泽”泡温泉。

  那倒是一个好去处,在里面泡会儿就觉得通体舒泰,能让人暂时放下忧劳,只想舒舒服服泡在暖热的水里。

  他最喜欢的,是静静窝在水下,沉心静气调匀气息,颇有利于修身养性。

  毕竟,他现在必须稳下心性来,万万急躁不得。

  想想看,女帝为了诱他过来花了多久?而他呢,想要逃脱出去,怎么可能是一时之事?

  实际上,他最担心的不是自己,而是她,其次就是二人的前路到底该怎么走。

  她那日转述颜羽的那句“陛下极重血统出身”,他当然完全明白其中含义。况且,就算颜羽不说,他也会暗中长点心思。

  因为古往今来,有几家皇室会不重视婚姻大事呢?

  尤其是女帝这种来头神秘至极、偏偏又以正派自居的,对婚姻之事该是更为严格。此前根本没同他提及这些,是因为知道这事在他这里很麻烦,暂时不提的好。

  段清黎出身不明,也不大可能有什么“高贵血统”,女帝必然不想要这样的儿媳。

  所以,他必须多顾及她的感受,绝对不能容许一丝伤害!

  最重要的目标是她现在及以后的安全,其次的目标是两人的自由与前途。

  如果有些东西终究不能圆满,如果必须舍弃某些事的话,那一切都围绕第一目标进行!

  这是他不知第多少次想到这些,此时他正懒懒躺在窗边软塌上,翘着二郎腿晒着太阳。一想到此处,他悠然一叹,将手里的书盖在脸上,闭眼小憩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他半睡半醒之中听闻有人叫他,然而并不是直呼名讳,而是小心恭谨的“少主”之称。

  他即便听到了,也并无多大反应,仍旧静默地躺着。

  来人是女帝派到他身边的漆白,行事也算无可挑剔,无事时不会出现在他面前,可有需要时便会立刻出现。

  漆白为什么会过来,轩辕夜对此心知肚明,毕竟明日便是封王典礼了。

  女帝倒还真沉得住气,现在已是下午了,这么晚才派人来告诉他有要注意的事。

  静静过了小半刻,轩辕夜才悠悠睁眼,拿开盖在脸上的书卷,徐徐支起身子,漠然看着榻前微微垂头而站的人。

  段清黎是醒着的,也看到了漆白过来,却坐在屋子另一角,自顾自看自己的书,并没有喊轩辕夜起来。她知道他向来警觉,现在身体正常,应该早就听到动静了的。

  眼下,轩辕夜对大多数事都显得心不在焉,只专心精学昆珝语,暗中温养经脉而已。既然一举一动早就在女帝视线之中,他又何必表现得迫不及待呢?

  封王又如何?就是要表示一下不屑。

  漆白等得颇为耐心,这几日少主大人的性子他也算摸到了一二,知道这是个性情有几分诡异的主儿。少主能耐如何他不知道,他却知道女帝陛下应该是一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孩子。

  见对方终于注意到自己,漆白声音轻缓,解释道:“殿下,明日便是您受封的大典,陛下特派微臣送来冕服,望您过目。”

  轩辕夜顿了顿才应了一声,又极短地思索了片刻。明日的典礼必然很是盛大,毕竟是女帝表态的重大场合,排场不会小。

  女帝做事虽然简洁,却向来周密精细,这些衣物,量体裁衣、精工细做自不必说。他过不过目,其实都一样。

  不过看起来,女帝和他一样清楚,明日他不会弄出什么幺蛾子。已到如此地步,他现在只有好好配合,绝不会主动与她为敌。

  可他面上不起波澜,抬眸问道:“我尚不知,明日需要做些什么。”

  一想到那些繁文缛节,就忍不住有几分烦躁。

  漆白淡然回道:“陛下说,殿下想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”

  轩辕夜闻言眉梢微挑,心情无端畅快许多。想来也是,他勉为其难接受了封王,女帝还能要求更多吗?

  再说了,女帝好像也并不是一个很注重虚无礼节的人,从来都是威慑更多一点。只不过某些时候,场面万万不能少。

  他随即直起身子,望向段清黎道:“走,去瞧瞧。”

  他面上虽然看着还算平和,但心底也别有打算。这次,正好是看看女帝对小黎儿到底什么态度。

  华衣丽服,会有她的么?

  酷Ds匠a网RB唯一‘正=版,c其@他}都{$是盗版。

  他这么一想,思绪又飘远了。印象里,认识以来,她一直都是素净淡雅的,平日里要么不上妆,要么就是淡妆。

  真有几分期待她盛装时候的娇俏模样……

  几人迈进正殿之中,果然便见一色儿身着青色宫装的宫人,低了头整整齐齐站成一长队,各自手中捧着个檀木托盘,盛着衣物饰品之类的。

  就这么闲闲一望,便觉那些东西材质都非同一般,处处流光溢彩,架势也勉强能让人满意了。

  漆白极合时宜地解释道:“殿下,此处是行宫,待遇比不得真正的皇宫,陛下说回到皇宫一切都会补上,请您别太在意。”

  轩辕夜好笑地扯了扯嘴角,对这些全然无所谓,也懒得去猜女帝这般举动是做给谁看的。好东西来了就收下,暂且乖巧一段时间。

  他信步走过这一溜儿宫人,极淡地瞥着他们端的东西,并不多做停留。

  不知道他有没有眼花,似乎是有一套精致的女式礼服,还算让人满意。

  面无表情看过之后,轩辕夜问道:“我只想知道,明日我娘子是何身份?”

  段清黎也觉得自己现在身份很是尴尬,毕竟女帝的意思,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,只是矛盾尚未摆到明面来说而已。

  但,那又如何?已经同甘共苦这么久了,会因此放弃什么吗?

  若是猛然被这么一问,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,不过还好,女帝早有此料,已经告诉漆白要如何回应了。

  于是漆白只是微微一顿,便回道:“陛下说,大礼未行之前,便只是朋友关系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