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住了一个极轻的寒战之后,她不知道还要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,万一惹恼了他,悄然下了决定要变本加厉怎么办?

  现在她也没什么心情做别的,再加上也算是忙了一整天,有些累了,便道:“睡觉吧。”

  轩辕夜淡漠地点头,慢条斯理一盏盏吹熄了灯。等她躺进被窝之后,他伸手一弹,最后一盏灯骤然熄灭,整个屋子一片黑暗。

  两人同吃同住已经很久了,中间什么奇怪的事都没发生过,渐渐她便也放心下来,觉得他还是很老实的。

  毕竟他最喜欢做的事,只是把她抱在怀里而已。

  轩辕夜悠悠躺进来之后,先是舒服地喟叹了一声,然后果然轻柔地揽住了她的腰肢。

  她如以往那般毫无反应,但今日却因为心里有事又有疑,身子好似格外僵硬了几分。

  顿了片刻之后,他极敏感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*酷#j匠。4网/正vB版首V)发4

  黑暗中他唇角的一丝笑意也褪去了,她为什么心情不好,他当然心知肚明。然而,现在却做不了什么让大家都满意的决定。

  段清黎心里很不舒服,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感觉,不提颜羽,单单轩辕夜身上极轻微的变化,无端让她有几分不安。

  可不安之余,又有对自己的不满,她觉得自己这般多疑实在不好。

  想好了如何开口之后,她轻声道:“你似乎变了……我以为……”

  轩辕夜轻轻“嗯?”了一声,他现在虽然比无头苍蝇好些,可在很多事情上,到底是没多少把握的。若不是近年来心性沉稳了许多,现在这样的情况已让他心如汤煮了。

  她继续解释道:“我以为你会苦大仇深,却没想到,你的笑有些太多了。”

  笑容多不多,一点不要紧,关键是他眼中的幽凉阴沉意味,并不是时时收敛着的。于是那本绝美的笑,看起来无端多了几分森寒的诡谲。

  仿如高山上的冷风,深涧中的流水,那是一种凉薄无情的感觉。

  尤其是在对待颜羽这件事上,越发让她这么觉得。

  轩辕夜闻言怔了一瞬,觉得有几分莫名,想了想之后才无奈道:“难道要我哭吗?”

  她自然不是这个意思,此时也不知说什么好,有些感觉自己知道就好了。再者,他即便笑得再如何阴恻恻,面对她的时候,依然柔情似水。

  她知道他的笑里意义丰富,把什么不满、愤懑都含括了进去,加以掩饰之后,就成了现在这种情况。

  这其实颇类似于刺猬被人抓住之后,总是会竖起一身刺。然而,作为与他接触最多的人,她看了会觉得不舒服,总是会生出某些错觉来。

  或许是怪眼下的处境,太让人放心不下了。

  轩辕夜觉得自己这些日子并不曾真正笑过,嘴角上扬就算是笑吗?

  有些笑是表情而已,某些才是心情。

  他抿了抿唇,也没再动,只是心里有几分悲哀。其实他也不知该有什么表情,只是发觉这样表达自己的不满要轻松一点,毕竟整天恨得目眦欲裂是很累的。

  静了许久,他终于满头在她颈间呢喃:“我不会辜负你的,天无绝人之路,定然会有什么法子。”

  她一定因为最近的事不开心了,然而他一时间却没有可靠有效的办法,一想到这一点他心底的焦虑便更甚。

  死都不想辜负她。

  若真逼得急了,他不介意极端一点。

  段清黎觉得,自己可能是太过焦虑所以才会疑神疑鬼。眼下,她必须完全信他,其余似是而非的东西都该抛诸脑后。

  至于他怎么笑,唉,随便他吧,只要别失了本心就好。

  可一想到本心,她便觉得,不论如何也要尽力相劝,颜羽的事应该还有转机的。

  昆珝的夜晚不算冷,却也并不和暖。贴在一起的身体,让被窝里渐渐暖热了起来。

  或许是细腻柔软的触感,也或许是这样的热度,两个人都慢慢放松了许多,不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,困意悠悠袭了上来。

  轩辕夜睡着之前,依然在想着,以后永远能这样安静地抱着她就好了。

  第二日之后,他们的生活变得既枯燥无味又规律,除了各自研究昆珝语之外,各有各的事要做。

  轩辕夜除了学语言之外,因为闲着无聊又懒得出门,便让漆白拿了几本书过来看。

  但其实他最想要的却是内功心法,眼下他的实力不足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危机。

  虽说他绝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敌过女帝的势力,但强一分,总有一分的好处。

  除此之外,他沉思的时间明显比以往多了些。因了全神贯注的思考,也就不去考虑脸上到底有什么表情了。

  段清黎每日则是要时常去看看颜羽如何了,他的悲哀之处大家都心知肚明,却偏偏没什么可以真正帮到他的法子。

  轩辕夜的恨意显而易见又理所当然,根本不能算是错。

  可是颜羽呢,除了骗了他们之外,最大的错误恐怕便在于他是女帝的手下。

  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,轩辕夜对待他的态度,映出的却是对女帝的态度。

  段清朗也在想着自己的去留,却没想好丝毫。因为直到现在真相还没完全揭开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但这么久以来能看得出,女帝喜欢那种极其沉得住气的人。

  听说,这段时间又有人因为满心不耐发了牢骚而遭到处罚。毕竟,等得实在太久了。

  可是知道了封王典礼一事之后,便是让他们面上不说,心里却沸腾不已。自然是有很多人满心不忿,这时依然记着几分“傻子”的印象,所以觉得轩辕夜只是运气太好而已。

  都在等待着,封王之日,轩辕夜要如何一鸣惊人呢?

  段清朗算是半个局外人,私心来说,其实他觉得,轩辕夜彻底接受了女帝的位置,也没什么不好的。

  且不说现在没什么极好的脱身之法,那个位置能提供的权势其实还是有点用的。只要不贪恋沉迷,也是可以避开某些漩涡的。

  可他却知道,轩辕夜又不是那种甘于屈服的人,更不甘被束缚。皇冠虽然璀璨华丽,可到底沉重得很。

  但他最怕的却是,自此以后,某些情分都因为身份而变了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