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夜这边,既已解决了最重要的一件事,气氛便稍稍轻松了几分。

  这次还算完美地表达出屈从之意,只要看起来像是不得不屈服即可。

  反正,女帝也早有此料了,不是吗?

  这一点让他心底满是无奈,能在一片乱世之中登临此位的女人,眼光必然阴险毒辣,自己的某些伪装,必须得小心再小心才勉强可以。

  可她到底和其他敌人又不同,甚至毫不介意他某些大逆不道的打算,毕竟在她眼里,实力为尊。

  与那些一根筋想着如何要他命的人相比,算是好的了。

  既已名正言顺了,某些事便可以抓紧着手做了。

  第一件事,自然是学习昆珝的语言,免得以后语言不通吃了暗亏。

  女帝到来的这天下午,近晚的时候,漱玉宫过来了个人,长身玉面,像是个清秀逸致的读书人。他说话却是中气十足,显然并不是表面看来的这般儒雅,而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。

  看正IK版D章HG节…上酷7匠网bL

  他自称“漆白”,是女帝派到他身边,帮他暂时熟悉昆珝大小事情的人。

  轩辕夜默默看了他一会,觉得并不能精准地看出对方的年纪,便只“哦”了一声。

  对于这种年纪轻轻但武功精湛的人,这里似乎一抓一大把,他渐渐也就不觉得奇怪了。反正,以女帝的权势,又对江湖很是热心的样子,随便搜罗些才俊,很难吗?

  不过这个人来得正是时候,他确实有很多要问的地方。

  想来以女帝的高冷,也是不屑于跟他解释那些琐碎之事的。如果颜羽在身边的话,便不至于这么麻烦……

  想到这里,轩辕夜便状似漫不经心悠悠问道:“漆白是么?你在女帝手下多久了?”

  漆白一张脸上带着流云般的秀雅淡笑,目光不闪不避,声音不卑不亢,很像曾经的颜羽。

  他轻声回道:“回禀少主殿下,小人跟在陛下身边,已有十多年了。”

  这个回答倒是让轩辕夜微有几分惊讶,这人看着最多二十五岁,那可以算是打小就在这里咯?

  轩辕夜随即便不再拐弯抹角,直接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女帝手下有个叫颜羽的人?知道多少,说多少。”

  漆白深褐的眸凝然不动,轻轻摇了摇头,回道:“小的未曾听过此人。”

  这次连段清黎心里也是一奇,不知漆白说谎了没。

  但是几人对视良久,漆白目光始终毫不闪躲,根本没有半分说谎的样子,一时又叫人心里疑窛丛生。

  漆白似思忖了一会,而后想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,微低了头解释道:“禀告殿下,陛下手底下的人,除了录于各司名册上的那些,尚有暗处的。这些人秘密得很,多半有特殊任务,基本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。”

  轩辕夜微抿着唇,眉梢轻轻一挑,神情不知是变冷了,还是变淡了。

  这听起来倒是一个很不错的解释,但同样的,那也就是说……

  如果想知道颜羽奉的什么命令,要么问他本人,要么就去问女帝咯?

  很显然,女帝要是想告诉他,早就说了,她的目的就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,颜羽将他成功拐到昆珝之后,还要被拿来当做试心石,试一试他是否能做到杀伐果断……

  真是越想越生气。

  段清黎见他不说话之后,目光又渐渐染了几分幽凉,看起来微有几分让人心惊,便急急止住了这个话头,轻声问道:“我们还是尽快了解昆珝的大小事宜吧,这些事,以后再说。”

  轩辕夜慢悠悠转过眸来,看着漆白,声线是毫无波澜的冰冷:“我需要些地图,行宫的,昆珝的,北境各国的。”

  漆白微微弓着身子,恭谨回道:“陛下请殿下多往天下书楼走一走,里面藏书丰富,更有各地的详细地图,定然能解答少主的大多数疑惑。”

  轩辕夜正欲问天下书楼是在哪,未曾想漆白又补了一句:“不过,为了保密,其中藏书多用昆珝语所著。殿下若要看的话,或许得带几个翻译……”

  轩辕夜浅浅地翻了个不耐的白眼,凉凉道:“别说了,赶紧找三个最好的通事过来,我要学这什么劳什子的昆珝语。”

  他揣摩着女帝一直以来的语气,似乎并不很急着让他接班,毕竟她还好好的呢。现在,重中之重应该是对他的调教,把他教成她满意的样子。

  这样,她就不会一提起他,就满脸嫌弃了。

  轩辕夜暗暗想着,我就是文不成武不就,怎么了?你再厉害又如何,不还是只有一个儿子嘛。

  所以暂时,没人会逼得太紧。可他忍了这么许久,要全面了解昆珝的心情很是迫切,一点都不想多耽误了。

  更何况,越早全面了解形势,便能对自己有多大可能、以什么方法脱身有所准备。

  他默默算了一下,按照自己的进度,想要把昆珝语全学会,至少也是得十天半月的。

  所以,封王典礼之前,他每天都要忙于这件事,是没空理会颜羽和其他人了。

  直到这时,一个人影才悠悠浮现在他的脑海里,轩辕夜顿时微微一笑,那笑容望去,妖娆幽冽,美艳到有几分邪异。

  段清黎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,可以往他这样的笑也不是没出现过。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看来,就总觉得有几分怪怪的。

  难道是因为他神情里若有若无的志得意满?

  看样子他对于权势,虽然之前并不情愿,但是一把利刃到手之后,总想不自觉地试试那刃口够不够锋利。

  她对此有微微的担心,有所依仗是好事,可他会否忘了初心?

  在轩辕夜眼里并不存在这个问题,他也并没有意识到她的小心思,只自顾自走神了一会之后,又回过神来。

  他最近很忙,也没空理会轩辕陵。况且,本来就不值得他出手。最起码,值得他重视的人,也该是蓝宇之才对吧?

  几个通事还在路上,现在也无事可做,轩辕夜回神之后,语气听不出深浅,对段清黎道:“你去看看他情况如何了,千万别让他死了,伤最好能快些痊愈。”

  她悄然蹙了蹙眉,本以为是关心呢,但仔细品味,还是在期待着下一次拷问嘛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