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陵现在很是庆幸,自己那日还没蠢到把轩辕夜的一切身世抖出来的地步。

  看女帝这极度痛恨的态度,若是他将以往那颇为耻辱的事情说出来,可能就要被当场击杀了。

  更新☆4最快|/上3酷/●匠)网{

  但现在,就算还没被杀死,却是比直接杀了他还难受。

  清楚地明白自己置身于敌腹,却简直毫无办法,然而心底却分明满是不甘。

  这世间的事实在太过出人意料,他当初与轩辕夜为敌的时候,可没想过对方会如此大有来头。

  一提及轩辕立,女帝似被牵动了火气,狭长凤眸里眼神越发幽沉诡艳,满满都是清冽杀意,继续凉凉道:“若不是朕这些年有大事要做分不出心来,加之大夏实在太远,怎容他活到今日!”

  她向来喜怒不形于色,表情时常如万年积雪般冰宁一片,然而凡事都有例外。

  那便是提到二十年前那场蚀骨的耻辱时。

  女帝于此时分出一缕念头想到,再过大半年,轩辕夜便要及冠了,也不是一件小事……

  轩辕陵面色苍白暗沉,满心悲愤,胸口堵到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。若想到此行居然会遭遇如此惊天秘密,他决计是不会前往的。

  虽然女帝的意思是不参与小辈之间的事,但现在轩辕夜有了权势,想怎么收拾他都是易如反掌。再想到以往他是如何对他们的,只怕自己将要生不如死!

  他目光闪动了一下,唇线坚硬地往下撇着,绷得极紧,看起来很有几分想哭的样子,然而眼神到底是有几分锐利的决然。

  轩辕陵就这么站在女帝面前,颇为艰难地开口道:“落到你们手里,我无话可说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吧!”

  女帝闻言,极轻微地挑唇,时时闪着精光的眼中讥讽之色流转而过,懒懒顿了半晌,她才慵凉开口道:“自作多情,朕不屑理会你的。不过……”

  “听说朕唯一的儿子脾气很是暴烈,可朕到现在还没瞧见,你不妨去验证一下,”女帝漫不经心说着,好似在告诉他来尝尝这个果子甜不甜一样,复又续道,“对了,他最近心情不怎么好,你知道的。”

  轩辕陵被她的话一噎,顿时怒气上涌,然而心里到底是悲凉居多,一时间胸腔里似装不下这许多浓烈的情绪,直欲长啸一声方得纾解。

  此生的命运,真的就这样了吗!

  他如何能甘心!

  女帝轻倚着宽大的椅背,目光如幽深山涧一般清冽,静静看了轩辕陵片刻之后,将他的神情自始至终收于眼底,也无需忍下心里的轻鄙,凉凉开口道:“你不服气,是么?”

  “当初欺他势弱的时候,未曾想到他居然这般不好惹,现在开始恼恨自己出身不够好?而且,他那么弱,你居然还没赢?”

  女帝悠悠一扬眉,再度开口,话里的讥诮意味直钻耳膜:“有意思,若你们先前知道他的身份,是不是要跪下舔他的脚?世人,总是这么捧高踩低的。”

  轩辕陵脸上被她说得蓦然一红,血红色直涨到耳根去,既是因为被说中了心思,又是因为被如此羞辱。

  若他早知道轩辕夜的身份,虽不至于跪舔,却不会那般不自量力,屡屡试图杀之。

  女帝却还有话没说完,想想又忍住了。毕竟她的孩子,怎么能跟一个随便的什么人比较呢?就算完胜了,也没有丝毫意义。

  根本不在一个世界,何须比较?

  她精致狭长的凤目敛了敛,脸上微有几分倦意。

  闲闲挥了挥手,她睁眼语气淡漠道:“等死到临头再摆出这副表情,你下去吧,朕不必再多说什么,大夏的事自有他回去处理。”

  末了,她又语调舒缓至极,称得上有几分温柔地叮嘱道:“吃好喝好,别亏待了自己。”

  轩辕陵胸口因为气愤闷痛不已,明明该胸膛剧烈起伏,可呼吸却压抑至极。

  就算以破罐子破摔的心态面对女帝,他仍然会不寒而栗。甚至于,他明显能感觉到,女帝因为轩辕夜,而一反常态地与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多说了好些话。

  还有最后这句温柔的叮嘱,和刽子手临行前劝囚犯吃下最后一餐有何区别?

  他全身僵硬地愣站了一会,才勉强屈身行礼退了下去。

  此后直至回到自己的住处,他都有几分行尸走肉魂不守舍的感觉,仿佛整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。

  就算知道自己最终难逃一死、力量远远难与他们抗衡,可他心里仍然不甘心!

  死都不甘心!

  凭什么轩辕夜运气那么好,普天之下独一无二的好运都被他占了去?

  即便是要死,最好能玉石俱焚同归于尽,不然真是会死不瞑目。

  尽管事情早已远远超乎他的预料,尽管死亡的冰冷阴暗气息想想就难以忍受,他还是决定,生命不息,复仇不止!

  其实他是有一条路可以走的,那就是如女帝所言,屈膝下来,跪服啊!只要表明自己的忠心和用处,说不准能活下来呢。

  可轩辕陵只这么一想,便觉得被恼得喉中一甜。

  设身处地来想,若他是轩辕夜,忽然之间有了巨大的生杀予夺权力,既往的死仇哀求饶命,他是否会答应?

  答应是肯定的,只不过是假意答应而已。当然要借着这个机会,狠狠羞折凌辱仇敌一番,生不如死才让人心里舒爽。等折腾够了再杀,也不迟。

  所以,他何必屈服呢?到头来结果不还是一样?而且,还要被人看轻了去。

  强行平息自己心里淬读般的怨怼情绪之后,轩辕陵开始认真思考现在还有哪些法子可以勉强扳回一棋半子。

  他一直以来所借助的势力,便只有轩辕立、蓝宇之了。

  眼下轩辕立是指望不上了,他甚至比自己还危险,好歹女帝说了不插手小辈的事情。

  现在唯一能寄希望的,便是蓝宇之,必须赶快报信。

  平心而论,即便蓝宇之这人很是阴邪可怕,轩辕陵却不得不承认,此人确实是有几分本事的。上次受了那么重的伤,居然还能活下来,虽然已变得越发邪恶不堪了,简直不像个人……

  可是,越邪恶越好,只要他能帮自己报仇,以往他对自己的逼迫利用都可以一笔勾销。

  轩辕陵心里渐定,脸上的神情犹如准备最后一扑的困兽。

  就算是死,也要让你麻烦不断!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