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夜虽然心里有了想法,但并没有问,只是眼底星芒似又寒了几分。

  他从来都是杀伐果断的人好么?

  不过是遇到某些例外罢了。

  杀人当然简单,却只能杀一次,他就是要留着,慢慢杀!

  这之后,女帝没再多说什么,慵懒略带嫌弃地瞥他一眼之后,便摆驾离开了。

  对于这一点,轩辕夜觉得她倒是精明得很。山不来就我,我便去就山。

  如果她宣诏要他过去,而他不愿意,双方僵持不下,多难堪啊。可亲自过来呢,意义又全不同了,虽然彼此微妙地剑拔弩张言语不和,可是外人看来,却是女帝很在意他的样子。

  也算是在帮他,在其他人心里留下一个“此人很重要”的印象。虽然对其他人来说,单单“少主”两个字,分量已经足够重了。

  女帝走后,轩辕夜又懒懒躺了下去,目光幽魅轻邪之中又有几分忧虑。封王,让人开心不起来啊。

  他忽而问道:“颜羽怎么样了?”

  段清黎言简意赅回道:“要养很久才能恢复。”

  轩辕夜静默一会,复又叹道:“我还是恨他。”

  段清黎觉得就这个话题,二人简直没什么可说的了。毕竟在恨这一点上,很多时候的决定都凭一念,多说也无益。

  轩辕夜又似自言自语道:“十天之后就要封王?看来之前早就有所准备了?”

  早就预料到他会应承下来了?

  他们却不知道,女帝这些日子,依然在准备这件事。

  女帝每日召见某国未来可能的国君,告知北境以往的一些秘辛,与之详叙厉害之后,再问他们要不要彻底归顺。

  毕竟北境的权力结构,也实在是奇特,奇特到某些人始终无法理解,更别说接受了。

  女帝觉得,想必轩辕夜也未必全然了解,无妨,等过些日子有空了,她会亲自讲解一番。

  单独面对女帝时,任谁都能感觉到那虽然内敛但无可忽视的强大威压。有些人豁然明白,原来气势和实力是相辅相成的。

  这种情况之下,加之细细听了利弊,大多数人都无法避免地选择了屈从,毕竟他们人还在这里呢。虽然女帝向来客客气气的,但有了此前的事,大家总觉得她行事诡异。

  北境七个大国之中,释国、玉昭,已经无需多说,相当乖巧。比较麻烦的是延荆,其实蛮人没多大用处的,但土地倒是辽阔广袤,所以最后再说。

  顺延下来,这日便轮到了大夏。

  身为太子殿下的轩辕陵,毫无疑问地收到召见。

  可怜他这些日子一直恼恨地忐忑不安,简直到了坐卧不宁茶饭不思的地步。结果呢?快要十天了,却没有谁过来理会他一下。

  他转念一想,觉得女帝大概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,比如好好教导轩辕夜某些事,或者是在谋划着什么。

  但最可能的却是,即便有深仇大恨,人家却忙得没空理他,或者干脆忘了他整个人。

  没人来寻仇,可他又奇异地感觉到一种不舒服,一则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,二则这种被彻底无视的感觉实在不妙得很。

  但见到女帝身边的人过来时,他还是慌了一瞬,询问道:“陛下是要我去做什么?”

  来人温和淡漠回道:“各国都有一位殿下受到召见,商谈治国之事。”

  轩辕陵想了一想,觉得就算是鸿门宴,自己还是得去,他眼底却满是阴鸷和不服。

  有权有势就了不起吗?一朝得势便开始收拾旧敌,未免让人看轻了吧?

  他心里一边不服气地骂骂咧咧,一边忐忑不安地跟随宫人来到女帝议事的所在。脑海里断续闪过和女帝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,对那冷冽的目光很是印象深刻,背上已有冷汗涔涔而下。

  这种可能去赴死的感觉很不好。

  他一路上前所未有的警惕,及至见到了女帝,有些脚软。

  然而被心底怒气一激,又立刻站直了,却因此怔愣了片刻,随即才想起应该行礼的。

  可若跪下,到底是不甘心的!

  轩辕夜那厮果然是个祸害,早就该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的!

  谁会想到他背后居然站着普天之下最有权势的人……

  女帝见他神色纠结,连行礼都要犹豫一番,声线幽凉慵懒地开口:“你在怕什么?”

  她言语之间的神情,已是将礼节一事忽略了过去。

  轩辕陵深吸了口气,定了定心神,反正他是觉得他们不道义,便回道:“回禀陛下,没怕什么。”

  上座传来极浅的一声轻笑,那声音空灵幽微,仿佛远远的檐角下风铃被清风拂过的声响。虽然清浅,却立刻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女帝觉得,这人真是很有意思。不过么,到底年纪小,又有亏心事,害怕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她随即语调上扬,染了一股傲慢之感,开门见山直截了当道:“你做的哪些好事,朕都知道的,不必费心隐瞒或解释了。”

  轩辕陵微垂下眸,只觉身后一凉,仿佛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随即心底生出几分不相信来。

  一定是在诈他,她怎么可能全知道呢?万莫上当。

  他尽力硬了语气回道:“不太明白陛下在说什么。”

  女帝狭长凤眸潋滟一转,这次连笑也省了,今日叫他来明明不是说这些的,却偏偏要吓他一吓。她再启唇,音色凉薄:“要朕直说么?最近的一次,便是朕有意为之的生存考验。”

  轩辕陵心底一叹,即便不甘,奈何此时孤军深入,已无路可退。就算不知道全部,但这一件,也够他死的了。

  他把心一横,便承认道:“对,陛下打算如何处置我?”

  女帝静静看着他,目光无端有几分哀悯,轻轻叹道:“朕在你眼里,便是这样的人么?”

  )酷ry匠网M,唯M一e:正#s版,p其他F都是1盗|版

  她眼神微凉中又有几分轻鄙意味,明确告诉他:“你以为朕和你们一样?告诉你,朕不会插手你们的小事,这些事他自己会解决的。至于你……”

  轩辕陵闻言正有几分惊讶,并没想到她居然这般决定。但随即转念一想,这分明就是故作姿态!轩辕夜有了权势再收拾他,和女帝亲自收拾他,到底有什么区别?

  可女帝突然声调一扬却戛然而止,顿时又让他的心提了起来。

  女帝斜睨着他,眼里有罕见的杀意,懒懒道:“你最好赶快给轩辕立通风报信,免得过段时间他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