习惯了他偶尔胡言乱语之后,对于这种分明很是不可信的事情,段清黎是丝毫不会相信的。

  怎么会有男人愉快地承认自己不举呢?

  女帝对此虽有几分不以为意,却到底是暗暗记下了,准备下次请云叟给他检查身子的时候,顺便查一查算了。

  她又悠悠开口,语气明明是淡漠疏离又嫌弃,却混合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许意味,听来也是颇为诡异。

  她道:“你虽粗鄙顽劣,到底还是聪明,也算识时务,现在看着顺眼许多。若多加调教,必然是……”

  轩辕夜将眼一眯,必然是一条听话的好狗?以及这勉为其难的夸赞,到底还是没能压过其中的嫌弃意味。

  真是岂有此理。

  不过,段清黎算是看出端倪了,虽然女帝其实态度坚决,但对待轩辕夜,手段到底还算温和,颇为循序渐进,并没有逼迫得太狠。

  她心里也稍稍安定了几分,好歹算是解决了一件事,其他的事一步步来吧。

  还有,她怎么感觉,今日气氛比上次好了许多呢?虽然大家眼角眉梢含着彼此心知肚明的不悦意味,但女帝分明说着说着,眉目间柔和了几分。

  段清黎清楚得很,女帝和其他敌人到底是不同的,因了血缘关系,她不会对轩辕夜怎么样的,却也不会给他自由。但吊诡的是,她还乐得壮大轩辕夜的势力,尽管那可能是用以反抗她的。

  当着女帝的面,轩辕夜懒懒爬起身,朝段清黎轻笑着伸出手,甚至没等她反应便长臂一展,将她拉了过来,圈在自己臂弯里。

  两个人亲密地挨在一起坐着,段清黎悄然看了看女帝,见她神色漠然得很,渐渐便也心安理得了。

  反正,此前他装傻的时候,两人比现在还要亲密呢,那时她也没觉得被女帝看着会尴尬不适啊。

  只不过,这厮如此举动,又是要做什么?

  女帝也是同样的想法。

  轩辕夜尖尖的下巴轻抵着她的小脑袋,戳得微微有些疼。他紧紧抱着她,脸上带着含义丰富的笑,欲擒故纵地开口:“我有些仇人还没处理完,这么一声不响地消失不见,他们会以为我怕了呢。”

  女帝想起以往关于他的那些精细入微的情报,轻轻一哼,神情未见变化:“自己惹的麻烦,自己解决,朕不插手小孩子过家家。”

  酷H*匠网永`久s免费◇看a`小NN说

  轩辕夜眸光轻轻一敛,复又抬头,目光幽深如寒潭,简单直白问道:“那我能不能培植自己的势力呢?”

  然而他其实,依然没暴露自己到底要问什么。

  女帝凉凉瞥着他,清冷的笑深了几分,语气淡漠却又认真:“你觉得呢?只要你有能耐让他们归附,随你的便。”

  她忽而嫣然一笑,极尽风华,声音冷冽幽艳似刀锋上的花,徐缓地开口:“朕眼里实力为尊,若你能做到,就算是现在过来杀了朕,朕,也很是欣慰!”

  轩辕夜目光一转,长睫将眼中情绪尽数掩住,却并不意外她说出这番话。

  在他的理解中,这话除了表态之外,也是对他能力变相的轻鄙嘲讽啊!

  他抬头谦逊一笑,语气表情都很是欠扁:“我可能要让陛下失望了,毕竟路上伤得太重,可能再也无法习武了。”

  那幽沉精致的双眸,丝毫没因为语气轻巧而柔和几分,眼底依然是锋凉一片,显然内心仍然充满难平的怨愤。

  现在,可能示弱依然是比较好的办法,况且,他是真的并未完全恢复。不过也无所谓,反正除了出身之外,不管什么都是要被女帝嫌弃的。

  目光深沉,是因为他觉得,想要杀掉这个女人,难度实在太大了,且不提可能无处不在的暗卫,单单是她自己那深不可测的武功,就简直让人绝望。

  虽然嘴里说着自己很弱,心里却有些不舒服,又滋生出了些不服输的情绪来。

  自己于武道天赋也是常人难及,却并未臻至化境。怎么说呢,一定是昆珝有什么高人一等的功法,所以这里才会高手云集。

  女帝听了他的话之后静默片刻,随即道:“操心什么?你身边不是有无数暗卫么?”

  轩辕夜装作不知地茫然反问:“有吗?”

  女帝顿时悠悠一叹。

  轩辕夜以为她是叹他的弱小,谁知她凉凉道:“朕发觉自己高估了你的聪明。”

  轩辕夜乖巧地眨眨眼:“愿闻其详。”

  女帝轻哼道:“朕以为你明白,原来你不明白。你再强再弱,于朕都无所谓,就算你是个真傻,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凭着出身,就能成为朕的继承人。”

  她随即语气微疑:“你自己都说过,朕只需要傀儡。身为傀儡,何须想这么许多呢?”

  轩辕夜闻言好似被噎了一下,心中的不悦又升腾起来。他发觉自己也低估了女帝的阴险凶残,原来此前掌旗使说他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”,真的不是说着玩的。

  他轻轻冷笑了一下,不再多说什么,反正该试探的都问得差不多了。

  其中一点就是,他虽然被迫接受了某些权势,却不希望由女帝出手给他解决某些敌人,那样会让他觉得被抢了什么有乐趣的事情。他得自己培植势力,然后亲自解决!

  气氛冻结了一瞬之后,女帝觉得自己留在这里够久的了。而且每次,似乎说的话都要比平时十天加起来的还要多。

  看着他年轻俊逸的身姿,总会有几分恍然不能置信。

  她孑然一身多年,居然还有个孩子。

  已经长这么大了呢。

  然而有些事心软不得,他出身如此,命运便如此。

  女帝心底默然喟叹一声,语气已平淡不少:“你既想通了,便准备一番,十天之后,接受封王吧。”

  轩辕夜垂着眼漠然地点了下头,封王,到时便有很多人观礼,他继承人的身份便算是彻底坐实了。

  然而这又如何,只要自己不愿,终有挣脱牢笼之日。

  女帝却并未说完,而是在谈话将近尾声之时,提点道:“你既同意继任,便需按着朕的要求来做。朕需要一个杀伐果决的继承者,而不是为某些事犹豫不决。明日起,没事就到天下书楼读书吧。”

  轩辕夜霎时了然她那句话的意思,今日颜羽来此她该是知道的吧?

  所以其实,就连颜羽也是她设的考验之一?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