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帝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,目光却于思考之中渐转晦暗,一张保养得当的美艳面孔上,多了几分意义不明的讥讽神色。

  轩辕夜仍然保持着那个侧躺着以手托颊的妖娆姿势,眸光极凉地注意着女帝神色的每一丝变化。只可惜,并没看出什么来。

  从段清黎的角度看过去,他这般侧躺着,身体曲线便自然而然地如山峦般起伏,髋骨这时突显出来,更衬得腰身那里凹了一片,更显修长纤细。

  hG更W&新最快F上g酷◇匠S网

  她望着他的下肢,默默感叹了句“好长的腿”,而后意识到自己在走神,应该正经思考他问的问题才是啊。

  她也曾怀疑过,女帝是不是有什么病?

  有许多地方都似乎能作证这个怀疑,譬如,为何医术已臻至化境的云叟,会出现在昆珝?不是应召而来的吗?

  轩辕夜其实也有问出点端倪的意思,刚刚他的语气,听着很像是因为恼了,所以骂了一句。但若仔细想想,到底还是双关的语意。

  只是可惜了,如他所料,阅人无数的女帝,自然是不会上当的,她神情里甚至一丝波澜也没有。

  她眸底一片漠然,回道:“朕虽康泰,可立储继位,不管在哪国都是大事。你即便再如何聪明绝顶,也总该学习适应一段时日。”

  这种他已经答应了的语气,让轩辕夜很是不悦,眸光幽幽一转,语气倒是缓了,含笑提议道:“我有一事很是不解,难道陛下只生过一个孩子?陛下看起来这么年轻,现在还可以再生一个,过个二十年,不正恰好是接班的时候?”

  段清黎心里暗暗叹服,这么不靠谱的事情他都能想得出来,说的跟生孩子是想生就生一样。再说了,面前既有一个现成的,为何还要费事再生一个?

  可念头这么一转,随即便又想到了他的身世,心里立刻便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疼惜。将心比心的话,她若是有女帝少女时那样的遭遇,定然也很想打掉孩子。

  越想越是觉得,他的存在,是无数个偶然积累起来的结果,也就是说,以往若少了某个偶然,她便不可能遇到他。

  难道不该好好珍惜吗?他近来那些细小微妙的变化,就这样算了吧。

  女帝听了轩辕夜的话,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,轻轻笑出了声,再开口时,语气竟然是同样的半庄半谑:“朕倒是觉得,现在添个皇孙,正是时候。”

  段清黎心里立时梗了一梗,不知道女帝打的什么主意,但那天就已经跟她说得清楚了。在女帝眼里,就算他会有孩子,只怕也不会是她生的……

  轩辕夜神情微不可察地冷了冷,答应留下来,已是他的底线了,绝不可能再继续让步。再说,若与小黎儿之间有一星半点的隔阂,他长久以来的努力意义何在?

  要的不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,安安稳稳度余生么?

  女帝见他俩神情都微微变了几分,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今日她本来并不打算提婚嫁之事的。

  大家都清楚,继承人和婚嫁,虽然有联系,但一码归一码,还是循序渐进来解决的好。

  女帝随即语气幽冷道:“罢了,险些被你带偏了话茬。今日你必须告诉朕,留不留下。”

  没等回应,她又似威胁一般道:“你应该明白,眼下你并无半点能耐与朕抗衡,还是早些乖顺的好。你不在意自己也就罢了,你重要的人,可都在这里呢。”

  轩辕夜轻巧地翻身平躺,眸光极静,似乎在思考。

  今日就如她所愿,会不会有点太早了呢?

  他虽望着上方空处,却清冷一笑:“我以为陛下有什么让人耳目一新的手段,原来只会威胁于我吗?”

  女帝神情不动分毫,语气却森寒了几分道:“你尝过做孤家寡人的滋味么?以后朕有的是机会让你耳目一新!”

  轩辕夜眼角余光乜了她一眼,随即转了回来,面上虽然算得平静,心底却是颇为不宁。他觉得自己到底是低估了女帝的手段,不能因为她对自己稍稍温和了些,便觉得其实她没那么凶残。

  估计这种违逆之事若是发生在其他人身上,后果大多是死路一条吧?

  他满含忧虑地看向段清黎,她同样在望着他,虽然她没说话,剪水双瞳却脉脉含语,显然很是不满自己被隐隐地拿出来用于威胁。

  如此隐晦的威胁,大骂其卑鄙是丝毫用处都没有的,毕竟是个简单而行之有效的法子呢。

  轩辕夜却知道,情况甚至更为严重,女帝说的可是“孤家寡人”,意味着身边是一个人都没有的。

  所以,不仅仅是他心仪的人,还包括朋友在内吧?

  或许,女帝对颜羽一事没做任何表态,任由他处置,也是存了这种心思?要他身边亲近的人,一个一个消失?

  轩辕夜只觉心脏骤然一缩,却什么话都没说,看起来仍然像是在沉思。

  女帝漫不经心开口问:“怎样?考虑清楚没有?”

  见轩辕夜仍然不加理会,她循循劝诱道:“实际上朕一直觉得你在欲擒故纵,毕竟此等好事很多人求之不得。高处虽然不胜寒,但到底是高处,自然有常人触手难及的东西。”

  轩辕夜终于有所反应,语气却平静至极:“虽则如云,匪我思存。”

  他又道:“你若不拆散我们,我便答应。”

  女帝想都不想便应下:“朕答应。”

  轩辕夜却顽劣一笑:“你答应也没用,我信不过你。”

  女帝面上并无波澜,心神极稳不为所动,悠悠提醒道:“你若再继续折腾,朕一个忍不下去,便无需再对她客气了。”

  轩辕夜不满道:“既然你卑鄙到处心积虑,我勉强答应你了。”

  他随后声音轻缓地补了一句:“可如果你让我忍不下去了,我不介意玉石俱焚。”

  女帝一脸和善道:“年轻人心火这么旺,多喝点茶吧,免得玩火自/焚。”

  段清黎默然无语地听他们母子对话,十二分确定是亲生无疑。

  轩辕夜闻言呵呵笑了两声,忽而转过脸,笑容恶劣,是诡异的愉悦:“有件事要提前告知陛下,你唯一的儿子,不举噢。”

  段清黎悄悄白了他一眼。

  女帝淡定回道:“云叟已决定长留昆珝,这些都是小事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