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那么一瞬间,段清黎甚至希望,只要能和他在一起,就算是一辈子待在昆珝又如何?

  可她也知道他志不在此,况且身居高位,背后总会有不为人知的危险和辛苦,远非表面的光鲜华丽。他既然不愿,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
  现在被段苍涯这么一提,她又重新担忧起了一件事,照眼下这样的情况,他们哪有可能离开昆珝呢?

  她是能走的,他却被限制了。然而若真要分离的话,此前他们一直以来的努力,意义何在?

  本就不怎么热络的气氛,悄然冰冷了下来,可谁都没法化解。

  实际上段苍涯今日过来,也是有原因的。

  他已弱冠了,却未婚娶,在皇家也算得上稀奇。前段时间他终于愿意考虑成家之事,却是不想,女帝使者突然出现,一门亲事便就此耽搁了。

  虽然并不是极希望成亲,但无所事事地在这里滞留,总是让人觉得既焦躁又危险,仿佛随时会降下一道巨大的阴谋,撕破天幕。

  段苍涯心底觉得,依之前所见,其实女帝行事虽然诡异,但相较于近来才知道的一些旧事,她的气势算得上含蓄内敛,比以往的凌厉霸道不知好了多少。

  所以,他并不觉得,轩辕夜身为女帝唯一的继承之人,还有重获自由身的可能吗?

  并无什么好说的了,段苍涯也不打算久待,告辞道:“你们心情不好,我也不多打扰了,心态尽力平和些吧。”

  言尽于此,他眼底却忍不住露出了几分惋惜遗憾之色,真是人各有命呐。

  然而段清朗临行之余,却犹豫了一番,有几分忐忑地问道:“你,准备如何处置他?”

  彼此间说话从来都是言简意赅点到为止,轩辕夜闻言,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哼,转了眸并不理会。

  静了好一会之后他才意识到,段清朗还在认真地望着自己,他漆黑狭长的双眸无奈一闭,回答也是模棱两可:“等他坦白了,再说吧。”

  段清黎心里也是暗叹,她总觉得他近来渐渐多了一丝丝阴冷之感,虽然并不很深重,但他一个人想事情的时候,幽渺漆黑的眸中那混杂了恨与果决的目光,实在让人心惊。

  段清朗自然是想劝一劝的,虽然心知或许会惹恼他,但人命关天的大事,怎可坐视?他语气是与轩辕夜说话时从未有过的局促,却是坚定:“你能不能……”

  却是未及说完便被打断,轩辕夜轻轻瞟了他一眼,尽管半眯着眼,那寒光却依旧慑人。他微沉了语气悠悠道:“我最烦有人管我,其次是有人骗我。”

  大而沉静的黑瞳好似毫无温度的黑色水晶,诡秘地瞥了他们一眼之后,懒懒一转目光移了回去,一句逐客令随之而来:“我困了,你们走吧。”

  段清黎无奈地目送他们离去,清楚看见兄长眼底是同样的担忧。

  他现在也不能说是变了,只是渐渐恢复成很久之前的性格而已,估计是不会轻易放过颜羽了。

  眼下虽然劝不得,但事到临头的那一日,她一定要尽力斡旋。

  她觉得颜羽定然是有什么苦衷的,也不信轩辕夜那么聪明,会想不到。可他一定觉得,再可怜又如何,所作所为终究可恨。

  却是不想,第二日上午,便有人通报说,颜公子求见。

  轩辕夜本来漠然一片的情绪,随着这句话立刻有所变化,怒意已在眼中隐隐翻腾。

  段清黎微有几分心惊,自那日之后他们便再没见过颜羽,不知道他是如何打算的。但是看他此前纠结态度,这时应该是会毫无保留地认错了吧?

  既已觉得自己错了,岂不是会自甘接受所有处罚?

  随着极轻的推门声,一道颀长微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。依然是熟悉模样,此时却略显憔悴,眼窝处沉着淡淡的青黑之色,不知是经历了多少个不眠之夜。

  颜羽眼中微有悲哀,神情却有几分释然,算得上镇定自若,显然对今日可能发生什么事,已做好了准备。

  他反手关了门,款款迈步而来,举止仍然是以前的清逸苏徐,现在落在眼里却让人忽生叹惋来。

  轩辕夜冷眼望着颜羽一步步行来,在自己一丈左右停下,随即屈身,神色自若地双膝跪地。

  这一刻他无端呼吸一窒,他其实一点都不喜欢被谁行如此大礼,尤其是自己以前的好友。

  望见颜羽这一举动,段清黎心知他现在果然是将轩辕夜当做上位者了,此时她也忽然感受到此前一直忽略了的事情。

  她以往虽知君臣尊卑,却因认识轩辕夜他们这群不甚在意虚无礼节的人,渐渐也就淡化了这种观念,这时猛然见到跪礼,顿时心里微震。

  颜羽毫无惧色,稍稍低了头,声线极稳地轻轻开口:“罪臣颜落羽,奉陛下之命参见少主。”

  少主,这两个字被他念来轻渺空灵,却染了一丝庄重虔诚。

  这一句话明明轻而低哑,落进耳里却如万钧惊雷,轩辕夜骤然发觉自己的恨意,此时又不受控制地被撩拨起来。

  几乎是低哑的声音刚落的同时,他已怒喝了一声“闭嘴”,冷锐双眸轻眯,寒芒隐现。

  他并不傻,并没有哪个国家会把皇位继承者称为“少主”吧?而很久之前颜羽给他们解释掌旗使的时候,便说了,女帝创了一套奇异的官制,专为她的嫡系势力。

  嫡系实力,哼,颜羽,终究是女帝的人!

  颜羽明白他的恼怒,头又低了一分,却并不闭嘴,话音有几分规劝意味:“陛下特命罪臣,为少主殿下解疑释惑,以期……”

  H酷匠网@永久免费2看{8小?O说“;

  轩辕夜被他话里忠心一激,双眉一拧的同时,已抓了桌上茶盏朝他狠狠掷过去,复重重道:“闭!嘴!”

  以期什么?以期知道真相之后,他能乖乖听话?

  段清黎讶然一惊,他动作快到来不及阻止,再看颜羽,果然并无一丝半点要抵抗的意思。

  茶盏携着沛然的力道,砸落在颜羽右胸口上,闷响一声的同时,传来清晰无比的骨裂声。

  猝然而来的剧痛让他眉间轻蹙,却忍住了发出呼痛,只极轻地哼了一声。

  唇角溢出的鲜血渐急,旋即成行滴落,于浅色衣衫上洇成点点梅花。

  轩辕夜看得心里又是一堵,横眉冷对,一字一句道:“你该庆幸,我现在功力未复。”

  否则便是斩杀当场!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