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许是因为心里有事一直没睡好的缘故,在床上躺了一会,便觉十分舒服,惫懒得不想动弹。

  段清黎睁着空灵澄澈的眼暗自思量,现在要不要问问他,还有一件事要怎么解决?

  女帝的逼迫,不仅仅是继承人的事,还有婚嫁之类的事情啊。

  她两条秀长的眉有些为难得地往中间拧了拧,觉得即便问了也是无用,可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。

  如果没猜错的话,他决然不会再做出让步了。委曲求全留在这里,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线。可一旦涉及到他最看重的事情,指不定会怎么样呢。

  此生最重要的事情,也可以让吗?那么,到底为什么而活着?

  所以她就是怕一旦女帝真的逼迫他三妻四妾,那要怎么办。

  私心来论,他不想,她也不想。

  更u7新u《最快IJ上酷c匠Kf网

  明明是他俩共同走过无数艰险的,为何要拱手让给别的女人?即便只是身体,也不可以!

  轩辕夜半眯的眸子目光迷离,缓缓眨着眼询问道:“想什么呢?别想多了。”

  这时段清黎才在他脸上察觉出困意,暗道就说安神的药效果没那么快过去嘛,她便问道:“你刚刚怎么醒了?”

  轩辕夜轻轻“嗯?”了一声,然后一脸困倦地解释:“做梦了。”

  梦见你离我而去,世界从此陷入永夜。

  段清黎自然明白肯定是噩梦,眼底露出哀怜之色,柔声道:“困了就睡吧,我陪着你。”

  轩辕夜点点头,眼睛极浅地睁着,明明困得不行,可心里到底堵着些什么,想睡但是一时又睡不着。

  他说过,所有事情,都会一件一件解决。但到底如何解决,却得仔细思量。

  一个处理不当,便会有无价的东西摔得粉碎。

  一双轻柔温暖的手,轻轻抱住了他的脑袋。而后,柔软娇嫩的唇瓣,极轻地落在了他光洁的额头上。

  有几分意外地睁开眼,轩辕夜淡淡一笑,又温暖,又心酸。

  段清黎含了一丝清淡的笑,在他耳畔小声道:“我会好好爱你,把你缺的都补上。”

  轩辕夜没说什么,只静静搂紧了她,这一刻只觉周身有无限暖意。困意消减,双唇不自觉做出回应。

  她的意思他明白,此生他大概不会明白什么叫父母之爱了,可她何尝不是如此?

  所以,他要更爱她、更宠她。

  两个人亲昵拥吻之时,传来敲门的声音。

  轩辕夜想了一想,应了声“进来”,继续躺床上动都没动。

  他以为是段清朗,却没想到后面居然还跟着个段苍涯,实在出人意料。

  眼下他俩悠闲随意地躺在被子上,并没在被窝里,然而段清黎见到两位兄长之后,依然无端觉得几分尴尬,只好爬坐起来,打了声招呼。

  轩辕夜一丝惊讶过后,便恢复面无表情,漫不经心望着他们道:“有事吗?”

  段清朗现在异常正经,认真回道:“没事,来看看你。”

  轩辕夜看着段苍涯,应道:“我很好,多谢关心。”

  段苍涯见他眼中有冷意,却明白并不是特别针对自己的。而他身上大概发生了哪些事情,也都听段清朗说过,对他近来的举动反应,渐渐便也理解了几分。

  段苍涯淡淡一笑,眼神却是温和,问道:“陛下今日来过?”

  轩辕夜微讶于他的自来熟,不过也算是认识,还勉强有那么点亲戚关系,便轻描淡写回道:“来过,羞辱了我一顿,叫我再去投一次胎。”

  他神情里的漠然意味,倒是让人对他的“坚定态度”,分不清真假。

  段清朗轻轻叹了一声,近来话少了很多,却是劝道:“我现在做不了什么,只能劝你,别太执拗,过刚易折。”

  轩辕夜的身世,不仅大大超乎预料,更远远超过了他们的能力范围。可以说,在这件事上,他们基本是有心无力,帮不上忙。

  段苍涯垂下眸,思忖片刻才回道:“你是不知道,现在大家已在这里等了许久,女帝却没有一点要放行的意思,估计是有什么事,还需要诸国的人一起做个见证,所以……”

  轩辕夜不着痕迹地一笑:“你们都在等着我屈从?”

  那日他背气晕之后的事情,后来也听人说了。不得不说,女帝这盘棋下得很是深远,既提早略略了解一下各国未来可能的国君,又是她的继承人立威的好机会。

  轩辕夜也不打算多瞒,亦无所谓被看作是心思摇摆不定之辈,悠悠道:“我是打算暂时屈服,却不甘不愿。在我心甘情愿之前,必须僵持一段时间。”

  否则,屈服的姿势未免太难看了。

  段苍涯温文一笑:“我听说,你是欲擒故纵的高手。”

  轩辕夜不理会他话里可能有的嘲讽意味,语气反而有几分赞同:“奇货可居,自然要待价而沽。我现在除了一条命,再无其他可以与她抗衡的了。”

  他,就是自己唯一的筹码,必须小心而谨慎、完全而充分地利用。

  出身,这个东西真是双刃剑,既能害人,也可以用来制造威胁。

  段清朗望见他颈上伤痕,脱口问道:“你今天玩刀了?万一玩脱了怎么办?”

  就知道刚刚他说女帝叫他去投胎,后面一定会有事发生。就算为了知道女帝到底多重视他,可万一失手该怎么办?

  轩辕夜微微侧身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,解释道:“选择利刃,因为会流血,看得比较清楚。用别的办法,才会真正玩脱了。”

  他如果要自杀,根本不需要什么武器。

  他随即笑得诡秘:“事实证明,我对她还是很有利用价值的。可我现在毫无根基……”

  段清朗想起什么,问他:“归元丹你都吃了么?经脉恢复得如何?”

  轩辕夜眸光黯了黯,也并不避讳此事,如实回道:“恢复了八成,大概还要十几天就差不多能痊愈。武功荒废了大半年,要想再捡起来,谈何容易。”

  需要的是时间,可他恰恰不想多等。

  段苍涯此时鼓励道:“这种事情不必急的,最要紧的该是如何能重获自由吧?我倒是希望,你们有朝一日能回灵钧成亲呢。”

  轩辕夜闻言,笑意渐渐多了几分落寞,低声道:“来一次昆珝,大家都变了。”

  原来看不顺眼的,现在看顺眼了;然而原来的朋友,现在让他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