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例子举得很是恰切,这样故作姿态标榜自己,段清黎自然是明白的,可是……

  万一他被刺激得不正常,指不准做出什么傻事呢?

  白刃在喉的那一刻,她担心得要命。

  她发现她情绪变动,大多数时候都因为这厮!

  轩辕夜颈上的伤痕极浅,堪堪红了一线而已。他拿回手,极轻地叹了一声:“我头痛。”

  女帝刚刚某些话,实在有点太恼人了。她觉得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恩赐,她要他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。

  可怜他,有人生没人养,不提也罢。

  四脚八叉地仰躺在床,轩辕夜闭着眼道:“上来,床上舒服。”

  虽然大白天的睡在床上有点怪,但段清黎想了想,还是脱了鞋爬了上去。

  果不其然刚一上去就被他抱住了,随即一个翻身,她已落到大床中央,被他紧紧搂在怀里。

  他微闭着眼,声音极轻,在她耳畔说:“他们如何叛我伤我,我都不在乎,只要你别走……”

  说着,脸颊蹭着她头顶的发丝,举止轻柔。

  段清黎应道:“只要你别老是吓我。”

  轩辕夜浅笑:“你该信我,不达目的,我怎会轻易罢休?”

  她给他轻轻揉着太阳穴,低声问:“告诉我,你到底如何打算的?”

  说来有些话长,脑袋还有些疼,不过尚可忍受,轩辕夜便睁开眼认真望着她,给出答案:“这几天我彻底想通了一些事情,以往我到底还是太天真。”

  “天真到以为世间有真正的安逸,像我这样的人,不经历一番风暴,生活注定平静不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突然插了一句:“这次是我牵连了你,我会尽全力解决的。”

  段清黎皱眉道:“别说这些,继续正事。”

  她发现,谁连累谁之类的话,真的很烦人。

  太见外了!

  他将她抱得紧了几分,语气认真:“我真的很蠢,只想着安逸,却忘了男人先得有力量,然后才能有安逸的资本。”

  “这种力量,光有武力是不够的,必须得有权势!人的拳头,最多能伸几尺;而权势的拳,却能打到千里万里之遥。”

  段清黎抿了抿唇,回道:“问题便在于,鱼与熊掌不可得兼。权势总有失去的一天,若选了它,便不得不费尽心思稳固它,渐渐便会偏离初衷。”

  拥有的太多,终会迷失。

  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

  轩辕夜一笑:“你说得对,而且有权势便有争夺,生活不可能平静下来。但是,如果想要最少的束缚,那便只有……”

  “攀至巅峰!”

  还记得刚到昆珝的那天,看见天空中翱翔在雷电里的那只白鹰。当时他就在想,如果想不被雷劈到,那便只有比雷电还高。

  如果,想不被女帝束缚,那便只有凌驾其上!

  段清黎细细想了片刻,倒也不觉意外,这样的决定,如果是她被逼到这种地步,也会做得出来。

  可是,有选择,便意味着要放弃一些什么。两件事只能选一件,就要放弃另一件。

  她如何不明白他的打算?先委曲求全一段时间,等到羽翼丰满到足够与女帝抗衡,再一举突围出来,去过之前梦寐以求的生活。

  他放弃的,便是他以往想要的自由自在,不得不被权势这些东西束缚。

  她道:“我希望是暂时的,我们会有办法的对吧?”

  轩辕夜点点头,他也说不准会要多久,但他会拼到那一天便是了。

  眼下,他们自己的势力等于说是没有,毕竟到处都是女帝的人。想要等到自由的那一天,还得奋斗许久。

  可是,没有别的选择了。

  他闭了眼轻声喃喃道:“权势不是目的,而是手段。”

  她望着他略微苍白的面容,轻声道:“你说要一件一件解决的,这只是第一件事,还有其他的事,怎么办?”

  轩辕夜睁开眼,漆黑眸中透出几分冰冷意味,显然一提到某些事就心情不好了。

  无妨,反正一想到就要头痛的。

  他却并未直说什么打算,只先问道:“你知道恨是怎么来的吗?”

  恨么?

  提起这个字段清黎就有几分想冷笑,她再熟悉不过了,却是笑而不答。

  轩辕夜声无波澜,眸光却深邃,悠悠道:“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,恨的来处有很多,爱是其中一种。之后,怒极生恨;痛极,同样生恨。”

  “他让我又怒又痛,我为何不恨他?”

  这时才终于说到正题上,语气却平静得让人心凉。

  段清黎想,是真的失望透顶心如死灰了吗?

  若要仔细说起来,她自然也是有点恨颜羽的,可到现在依然有几分难以接受。

  因为颜羽前段时间举止异常,神情忧郁,分明是被什么心事所扰,应该就是在纠结要不要把某些事告诉他们吧?

  或许以前,他们没注意的时候,他也曾这般犹豫过。可见,他并不是一门心思要蒙骗到底的。

 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,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。

  酷匠$5网y首e发

  “你要怎么做?”对此,段清黎还是有几分不能确定。毕竟,颜羽在他们心里也曾十分重要……

  轩辕夜淡淡反问道:“你觉得呢?给我一个放过他的理由。”

  段清黎并不答话,理由如果有用,要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”这句话干什么?

  理由不重要,重要的是内心真正的态度。

  她纠结地想了一会,觉得怎么处置都似乎不妥,这件事本来就让人心里很不舒服。

  若杀,又会想到旧情;不杀,又咽不下这口气。

  算了,到时再看吧,或许会有转机呢?

  轩辕夜静静躺在被子上,望着如穹的帐顶,想起了许久之前一件细枝末节的小事。

  那日他们宿在灵钧都城的一家客栈,段清黎心血来潮帮他化了女妆,颜羽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,眼中分明有一丝异色。现在想来,应该是他与女帝眉眼相似,所以颜羽有点惊讶。

  所以颜羽,是不知道他的身世?那最初接近他,又是奉的什么命令?

  轩辕夜心里冷笑,好在颜羽不是女子,不然他真会发疯的。

  随即一想,管他呢,只要她还在他身边,就算众叛亲离又如何!

  你是一则遥远的和平,为了你我必须不断战争!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