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夜神情冷了下来,他当然记得段清黎告诉他的,颜羽最后说的那句话,也能明白其中缘故。想必,就算他生而为女,女帝依然会让他做继承人。

  只是可惜,若他是女孩子,决计活不到现在。他幼时那样的处境,岂是柔弱的女子可以承受的。

  他因为出身低贱不被待见,白眼、打骂、凌虐,几乎是家常便饭,后来更被直接扔到战场屡屡徘徊生死边缘。

  一念及此,他眼底恨意又浸了上来,嘲讽的语气却越发明显:“我倒想知道,为何生我的宫女,便成了女帝陛下?”

  女帝眸光凝了一凝,直直地朝他射过来,几乎要将他洞穿。

  她一生最大的耻辱,此时满脸讥诮地问她为什么而耻辱。

  要如何启齿?十几年来恨入骨髓,恨不得斩杀自己来洗刷屈辱。

  可那又如何,事情已经发生过了,并不因为她的死活而有所改变。

  所以,还是好好活着,等到力量足够颠覆一切的时候,所有仇,都一并报了!

  难堪的不仅是宫女身份,更是那个早该去死的男人酒后乱性……

  段清黎将轩辕夜的手抓得更紧了,稍一抬头便能看见他凉如雪色的薄唇紧抿,面沉如水,眼底却燃着一团随时爆开的怒火。

  他的身世,她自然知道,现在却有几分不敢相信了。

  她同样是女人,若是这样的事发生在她身上……

  酷匠}网*w首◎发O

  试想,被毫无爱意的男子强暴之后,生下的孩子,居然还成了唯一一个能继承毕生心血的人?这事换了谁,都憋着一肚子火,而且……

  恨屋及乌,那个孩子,也同样招人恨。

  尚未等到女帝开口,轩辕夜已轻轻笑了,语气里有一丝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哀凉:“我是你不能提的耻辱?奇耻大辱,呵!”

  向来不动声色的女帝,提到这件事,呼吸也忍不住乱了几分,仇恨同样攀上双眸。

  暗自深深吐纳之后,女帝终于徐徐开口,音色比以往还冷,她冷声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朕少时流年不利,颠沛辗转,流落大夏宫中,未曾想……哼,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!”

  她并未打算逃避。况且,这么多年过去了,恨意虽未被消磨,却渐渐也接受了当年事实。那日她在人前都已经承认了,今日便该解释个大概。

  轩辕夜忍不住冷哼一声,明明跟她毫无感情可言,但被她视为奇耻大辱,自己心里居然还是很不舒服?

  无端被人如此轻视,发生那样的事情,难道怪他吗?跟他有什么关系!

  他忽而长眉一扬,狭长凤眼轻轻一眯,含了几分傲慢与不屑,冷冷问:“视为耻辱,为何还要生下我?经过我同意了么,我允许你生我了吗!”

  段清黎轻轻摇了摇他的胳膊,他们再这样说下去,只会越来越剑拔弩张。

  他恍如未觉,只目光犀利地盯着女帝。

  女帝笑意阴冷,一张明艳的脸上罩着寒霜,说了真话:“当真以为朕稀罕你?难道不是你死赖着朕?”

  “朕当年打胎数次,竟都失败了!朕恨不能拿匕首将肚子剜了去!”女帝恨恨眯眼,续道,“可一想到,朕尚有血海深仇,此生注定活得不自在,姑且忍了!”

  轩辕夜静静垂下眸,段清黎却觉心里一痛。

  原来没出生之前他就屡屡遇险了,还能活到现在,命格果然是够硬。

  不知道是上辈子造的孽太多才如此倒霉,还是积的善太多能屡屡化险。

  他在想,女帝应该也是用的金蝉脱壳之类的法子,后来找机会从宫里逃了出去。

  静默了片刻之后,他将眸一抬,幽深的目光穿过长睫直射出来。声音极轻,怨气却极重:“你当年将我抛弃在冷宫,一朝想起来我还有用,便想方设法地弄过来,嗯?”

  女帝不觉有什么不妥,语气淡漠:“你是朕生的,叫你做什么,你就得做什么。”

  轩辕夜轻轻嗤笑一声,目光睥睨,语气却平静,言简意赅:“我觉得,你不配生我,我很后悔投错了胎。”

  女帝闻言神色一冷,轻眯了眸子,冷冷逼视着他。他那相同颜色的眸中轻鄙意味太过明显,忍了这么久,她无法视而不见。

  自局势安定之后,从未有人这般与她说话!

  斥责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,女帝声音蓦地高了几分:“你有什么脸面、什么资格后悔?容貌、资质、智慧乃至性命,哪样不是朕给你的!你后悔,倒是都还给朕!”

  “后悔投错了胎,那你就去再投一次!”

  女帝刚刚开口不久,段清黎已身子一颤,颇有几分不能置信,亏她先前还觉得女帝对轩辕夜是有关照的,现在看来……

  还是他看得通透,女帝不需要孩子,只需要听话的傀儡。

  轩辕夜双唇一扬,明明该怒冲霄汉,此时却神色平静地笑了,他声音轻挑得如同在开玩笑:“还给你便是了,你敢要吗?”

  未及说完,他一垂左袖,将一把匕首接在手里,淡漠地执起,动作迅捷地递向自己脖间。

  段清黎大惊,她的匕首“沉渊”已经许久没带在身上了,不知他何时拿去的。她急急扯着他的袖子阻止他下一步动作,亦忍不住叫道:“轩辕夜!”

  骗子!不是说要一件件解决吗?

  就算他未彻底痊愈,可她的力气也可以忽略不计了。

  白嫩脖颈上直直洇开一道血线的同时,几道指风激射而来,打在他臂上和胸前的几处穴道。

  轩辕夜胳膊一麻,被迫无力松手,匕首哐啷落地。

  段清黎这时才心下稍安,却觉得他可能是因为深受刺激,以致某些时候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。

  他晲了女帝一眼,眼神颇为不屑又隐着得意,然而随即转过眸去,蹙眉以另一只手抱住了脑袋。

  刚刚听到那样的话,不生气是假的,现在头又痛了。

  女帝冷冷道:“想死?有的是机会!给朕好好待着!”

  她觉得今日不能再继续说下去,气氛不合适。

  颜羽说的不错,他果然够犟。

  女帝离开之后,段清黎仰头望着他,满脸责问之色。

  轩辕夜轻轻摸着脖上的浅淡伤口,无奈笑道:“别担心,我自有分寸,怎么可能那么冲动?这就好比,有些寡妇为了立贞节牌坊,非要装模作样寻死一回,已示贞烈嘛。”

  “我么,打算当然是有了,但先得拿出不屈的态度来,免得被她小瞧了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