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女帝说话一般很是简洁,所以并没说多久,段清黎就退下了。

  回到漱玉宫,也不过才用了大半个时辰而已。

  段清黎刚刚走进大殿正门,便蓦然听见一声低哑的喝问:“你去哪了?”

  随即面前一道淡影奔过来,不由分说便将她揽进怀里,搂得死死的。

  她微微一讶,竭力仰了头望着他,没多挣扎,宽慰道:“我去太医院找点药而已,你怎么醒了?”

  轩辕夜脸上并无什么表情,一双眸子却似乎比往日漆黑许多,目光真真如万年寒潭一般幽凉,加之他紧抿着薄唇,望起来便满身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。

  他凝望着她,声音虽然轻柔,却有几分不可抗拒的质问:“她找你了?说了什么?”

  他似乎有点变了。

  段清黎心里一跳,知道瞒不过他,也不再多掩饰,只道:“没说什么,就是问了一下你近来身子如何。”

  轩辕夜轻轻冷哼一声,不屑地翻了翻眼皮,而后将她往寝屋里拉去,边走边沉了声道:“不要乱走,哪也不准去。”

  她当然知道这是为她好,他对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怀着敌意。

  进屋之后,轩辕夜静静坐在方桌旁,微垂着眸,神色漠然中隐隐有几分倔强不甘。他并不开口,显然心情依然不好。

  段清黎觉得他现在看起来比以往阴沉许多,但转念一想,陡然遭逢如此变故,性情不变化才怪了。

  可是她却不想在他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,既让她觉得有些可怕的陌生,又害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  端然坐了好一会儿,他终于开口,语气桀骜:“这些事情,我会一件一件解决了。往后,再也没谁能阻碍我。”

  “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,让我不痛快,便无必要心慈手软。”

  他微有几分咬牙切齿,然而语气却并不很盛气凌人,反而有一种让人心惊的冷静,让段清黎一时惊疑不定。

  他打算拿什么样的法子解决?血流成河?

  可眼下,他们的势力单薄得可笑啊。

  轩辕夜又放柔了语气,眼波如春水一般望着她,低了声音再度祈求道:“不要乱走,不要离开我……”

  段清黎立时忙不迭地点头,认真道:“我能到哪里去?当然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  这之后几天,轩辕夜的反应越发有几分怪异了。

  较之前几日的勃然大怒,他现在看起来平静得过分了,只是眼神有些可怕。这种深沉内敛的杀机和恨意,不知比那些形于色的杀意要恐怖几倍。

  段清黎在想,他可能是真的做出决定了,却一定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……

  四天之后,女帝亲临漱玉宫。

  轩辕夜这些日子基本窝在寝屋中不怎么出去,除了沉默就是发呆,一副冷静的心事重重模样。

  听到通报之声,又见那道颀长挺拔的明黄色身影走进来,轩辕夜神色冷然,淡漠地看了她一眼,坐着一动不动,也并未说什么。

  段清黎既不想也不方便行礼,免得惹恼了他,只点了头算见了礼。

  女帝毫不在意,身后宫人已乖巧懂事地将门掩上,退了出去。她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徐徐走来,自顾自坐在对面,打量着眼底眉梢都是倔强的轩辕夜。

  看起来气色比那日好多了,却还是有几分苍白,大约是心里有事的缘故。他那日被气得半死,现在已镇定冷静了,看着倒是顺眼不少。

  身世而已么,这算什么,往后还有更大的风浪要经历呢。

  女帝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先行开口,以确定的语气问道:“你不傻?”

  酷匠网-E永◎0久免a费看小9t说

  轩辕夜眉峰微紧,冷冷回道:“我是真的傻。”

  自己处心积虑不惜假痴不癫谋求安稳,却没想到从一开始就落进了人家的圈套里,就觉得自己真是傻得不能再傻了。这种被像猴一样耍的感觉,他厌恶至极!

  女帝淡淡一笑:“演得还不错,起码直到前几日,朕才确信你是装傻。”

  也就是说,那天当众说出他的身世,是存了试探的心思咯?

  真是好生高明!

  轩辕夜不言不语,闲闲伸长手臂,将段清黎轻轻往怀里带了带。她双臂上柔软的肉感,总是能让他他心里静几分。

  过了一会,他才晲了女帝一眼,语气疏离道:“你今日来做什么?我不认识你,高攀不起。”

  女帝双瞳幽深一片,回道:“朕来同你谈一些你定然关心的事情。你又逃避不了,何须如此?”

  轩辕夜眼底的恨意毫不掩饰,冷声问:“为何要逼我做厌恶的事?”

  女帝唇角悠悠一牵,眸光潋滟一转,已多了几分慑人寒意,她道:“你一出生,便注定了今日,你不明白吗?”

  她随即语气严厉了几分,轻斥道:“你既是朕的血脉,便该肩负起相应的责任。这般不思进取浑浑噩噩,耽于情爱,哪有半分年轻人该有的样子?”

  轩辕夜轻轻偏头,回以冷笑,目光毫不闪躲:“人各有志,强求无益。”

  女帝丝毫不让,微沉了脸道:“既有这样的出身,你便不是为自己活着。”

  段清黎悄然低着头,安静地听他们你来我往,并不插一句嘴。

  眼下她的为难之处,不比他少。她最好能在他们之中保持平衡,既不引起女帝的反感和恨意,又要与他保持同一立场。

  毕竟,她又不是女帝的孩子,还是小心一点为好。

  轩辕夜心中怒火已重燃了起来,偏偏面上不动声色,带了讥讽的笑意,开口便是一针见血:“你需要孩子吗?你缺的,不过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傀儡吧?”

  “各国来了这么多人,不乏野心勃勃之辈。甘于做你便宜儿子的人那么多,你大可以随意选一个。万一我死都不配合,你一片苦心,岂不辜负?”

  他怒极之时,语调无端诡异起来,此时已有几分阴阳怪气之感,其中阴冷恨意却是无法忽视。

  女帝轻轻一哼,眉峰攒了攒,亲口承认道:“你说的不错,朕需要的,只是合适的继位之人。不过,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。谁叫你,是朕唯一的孩子呢?”

  段清黎却小心地抱住了他,什么叫死都不配合?他到底什么打算?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