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天气得一整天没吃饭,第二日轩辕夜已镇定许多,却不知是段清黎开的药起了作用,还是他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。

  可是这时他整个人已然悄悄发生了变化,轮廓似乎比以往更加冷锐了些。一张轻覆着冰霜的脸,虽面无表情一言不发,眸底时时流转着恨意与寒光。

  段清黎深深觉得,有些人凶残狠戾,都是被逼的。

  明知如此,她心里还是有些酸,他像前段时间那样爱笑爱闹,多好,现在又要变成很久以前那样满身戾气的人了吗?

  为避免他想太多,也为了止住他脑袋的伤痛,段清黎在安神药里加重了催眠之物。

  还是多睡睡吧,睡着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。

  但女帝自一句话掀起惊涛巨浪之后,居然再无动静?

  段清黎没有想到,煎熬了两日之后,最先得到关于女帝的消息的,居然是她,而不是轩辕夜。

  第三日下午,轩辕夜喝了她的药之后,沉沉睡去。没过小半个时辰,女帝便派人过来请她,说要召她。

  最初,她心里有几分意外,又有些忐忑不安。女帝要她孤身一人前往,未免让人浮想联翩。

  她又不是女帝的孩子,不会有什么特殊的保护。甚至于,在想明白女帝对儿媳有要求之后,她觉得自己处境甚危。

  见她微有犹豫,来人不徐不疾道:“姑娘还是快去吧,最好赶在少主醒之前回来。”

  段清黎顿时蹙眉,女帝还真是消息灵通心思周到啊。

  她面无表情轻点了头,便随领路之人前去了。

  一路七万八转之后绕进了一座看起来并不很大,但简约精致的宫殿中,垂着重重帷幔,空气中有极淡的让人安神的袅娜香气。

  熟悉的清冷声音吩咐道:“到朕面前来。”

  段清黎便款步,分开帷幔,直直走了过去。

  她相信,女帝若是想对她怎么样的话,犯不着如此麻烦。

  应该,是有什么话要说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楚地看见崇华女帝的面容,惊艳之中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甚至连行礼都迟缓了许多。

  女帝并未怪罪她的无礼,同样在静静地打量着她。

  段清黎看得仔细,是因为竭力想看出他们母子俩的长相是否相似。

  然而很遗憾,除了都是少有的人间殊色之外,二人容貌并不相同,只眉目间有四分相似。

  可就算如此,也绝不会有谁把这身份悬殊的两人想到一起去。

  女帝亦一言不发,目光如轻柔微凉的羽毛,将她上上下下细细扫了一遍,眼中并未露出丝毫含着评价的神色。

  这女孩显然并未长开,但骨肉匀亭,身姿楚楚,脸蛋亦是秀致可人,一双眸子似沉稳又似灵动,端的是个美人胚子。

  气息丝毫不乱,眼中还算清澄,心性倒是不错。

  夜儿的眼光,还算可以。

  女帝凝视着她,启唇:“你多大了?”

  段清黎犹豫了一瞬,回道:“十四五吧。”

  自从知道自己非苏家亲生之后,她对自己的年纪,就不是很肯定了。

  mp酷匠网9R首x…发sr

  女帝轻轻一笑,并未说什么。

  随即,按照一贯简洁而又开门见山的风格,女帝开口道:“朕今日不打算长谈,你该知道,朕只有他一个孩子。所以……”

  她顿了顿,似在估量面前这个看似冷静的小女孩,能否接受她之后的话。

  段清黎极轻地蹙起了眉,他居然还是独子?事态似乎又严峻了些,不过无所谓,已经够严峻的了,并不差这一点。

  女帝暂时止了这个话头,转而道:“朕需要一个继承人,与朕流着相同血液的继承人。为了皇室的长远考虑,他所有的女人都必须经过精挑细选,以免子孙后代血统不纯正。你,是否懂了?”

  段清黎定定看了她一瞬,而后极轻地点头,心里某处明明已沉至谷底,此时又往下坠了坠。

  果然,和她想的一样呢。

  本以为,和他在一起,便可以避开那些家庭琐事,却是不想,她所遭逢的反而更加严肃了许多。

  女帝看着面前不动声色的女孩,极淡地笑了,眼中微有几分赞许,却道:“你很不错,然而一则年纪太小,二来出身不够。”

  段清黎本就有心理准备,此时却呼吸一滞,她守护了许久的人,真的是这样说离开就离开的吗?

  她会答应?他会答应?

  她同样音色清冷如浮冰碎雪:“陛下是要拆散我们?”

  “倒谈不上,可你得明白,他必须有别的女人来开枝散叶。至于你的存在,并不妨碍朕,可是出身决定了你的地位。”

  女帝一番话,坦诚而直白,态度甚至算得上好。

  没有直接杀了她,已经是很好了。不过,有道是投鼠忌器。

  段清黎微微冷笑:“陛下真有把驯服他?”

  女帝淡然看她一眼,悠悠道:“他在朕手里,你,也在朕手里。”

  段清黎眉间一紧,要拿她做威胁?以此逼迫他答应继位,倒真是个谁都能想到的好法子!

  她双眸微敛,心里升起无名怒火。为什么,她之前的担忧,正在一一落到实处?

  果然会有人拿她来威胁他,恶不恶心!

  段清黎垂着眼冷冷道:“陛下不觉得,为人不齿吗?”

  女帝曼声一笑:“别人说什么,朕从来不在乎。让朕满意的结果,才最重要。”

  一道微痞的熟悉声音在段清黎脑海中响起,她记得,似乎某次,他也曾说过类似的话,以相同的轻慢语气。

  真真是亲生母子,绝不会假!

  女帝又似漫不经心,却带了几分劝慰口气,道:“朕知你二人情深意笃,若非如此,你怎会有今日?你也不想看他受苦吧?”

  恨意深深浅浅地浮上来,段清黎很想冷笑出声。

  他们若是不答应,她会做什么?会有什么千奇百怪的手段?

  那是她亲生的、唯一的儿子!

  哦对了,仔细想想,他许久之前,也该也是被她抛弃了的。不然,他们怎么会分离如此之远?

  段清黎深吸了一口气,冷声道:“我心里自然早有准备,却始终想不明白,他为何会是陛下的孩子?”

  女帝眸光冷冽,轻哼一声:“耻辱终生的事,朕不想随便说给人听。”

  “既然有所准备,可以回去了。乖乖的,朕不会亏待你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