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夜醒转时,殿中仍然静如死水。

  见他骤然睁了眼,段清黎心念一动,便轻声唤道:“头还疼吗?”

  他睁着空茫黑湛的双瞳,直直望着上方,好似并未听到她说话,也并不关心身边人是谁。

  她见状心里微惊,许久未见他这般漠然冷漠,果然是受的打击太深了吗?

  他不理会,看似心如死灰,眼底却露出满是恨意的幽光,显然脸上的冰霜,是因为心情极度不好,不好到了几乎要改变性情的地步。

  他受伤之后,越发乖巧,让她几乎都忘了他的本性,若是被招惹,必然百倍还之。

  轩辕夜眼望空处不久,眉间深深皱了一皱,随即紧咬着牙低咳不止。

  他方才一想到今日那些恍如隔世的事情,心里立刻又一堵,胸肺却压抑到又痛又痒,如此奇特难受的感觉,也算是此生第一遭。

  饶是他生生忍住了喉中腥甜,淡色唇间还是洇开一抹血色,幽艳,凄美,如被雨浸到泛白的桃花瓣。

  s看B正p版章节上9k酷Y'匠网$E

  段清黎心里一悲,此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劝他。这样的事情,并不是三言两语能劝好的,而他头脑清晰无比,又不是任人哄骗的傻子。

  他能想到的事情,一定要比他们多。

  段清朗他们对此同样帮不上忙,事情严重到超乎想象,也远在他现在的能力之外。

  轩辕夜双眼望着屋梁,一片怅恨之中,心绪却似回到了初到昆珝的时日。

  天空那么高,永远是能让人溺死的蔚蓝,有那么多雄鹰,在那里高高翱翔……

  他终于淡漠转眸,静静看着他们,眸子如同黑色琉璃,流光溢彩,却没有温度。

  而后,轻轻挑唇,发出一声自嘲的冷笑。

  他是真的傻,才会落到如此境地。现在,已然知道前面会有什么陷阱,却几乎无路可走。

  似是累了,一眼之后,他又深深闭了眸,满脸哀恨,显然也未想好要如何应对,甚至连心绪都并未彻底平复。

  又等了许久,段清黎轻声开口劝道:“别这样,总要面对的,不管怎么样,我都会陪你一起的。”

  可她心里,也不确定能否说到做到。前世婆婆是宣王妃,她已经觉得很可怕难为了;今生,她的婆婆居然是女帝?!

  而且,女帝那么强势,应该也对她这样的黄毛丫头看不上眼。

  段清黎继续道:“你该不会有事,颜羽让我转告你,女帝极其重视血统和出身,你是她的……”

  轩辕夜双眉一轩,猛然开口道:“别跟我提他!”

  段清黎顿时住嘴,却不知道他说的是不准提谁?

  轩辕夜明显又动了气,胸膛急剧起伏片刻之后,恨恨道:“现在告诉我,有什么用?他为何不早说!”

  恨意与失望交织,蚀骨焚心。

  他心里清楚明白,罪魁祸首是女帝,就算颜羽做了什么,那也是女帝的命令啊。可两种仇恨摆在一起的时候,他就是更恨颜羽,没有商量。

  就算女帝是他名义上的娘,两人之间隔了十万八千里,一点情分没有;可颜羽不同,在他身边那么久,他早已坦诚相待推心置腹……

  被亲近之人背叛的感觉真是,铭记终生!

  思绪混沌之时,他甚至觉得,今日如此,皆是拜颜羽所赐。

  为何不早点告诉他!

  段清黎见他动气,也没继续往下说了。反正她能想到的,等他火气稍稍消了,自然也能想到。

  颜羽说女帝重视血统出身,意思有两个,一是说轩辕夜对女帝极其重要,继承之人血统必须纯正,二则是……

  如此重要的孩子,若谈及婚嫁,必然要讲究门当户对,免得将来的后代污了那高贵的血液!

  她,来历不明,可是连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呢,又如何能与昆珝少主门当户对?

  她与他,必然会遭到阻拦。

  现在就将这件事挑明了说的话,无疑是火上浇油,指不准会把他气成什么样。

  她只好继续给他揉着胸口行气散瘀的穴位,一边将心一横,小心问道:“别气坏了自己,你待如何处置他?”

  轩辕夜眸光冷澈,两颊削瘦,声音也似更加森寒:“没人可以背叛我,尤其是你!”

  与之同时,他双手紧紧一抓,已将厚厚的牦布床单抓破一片。

  话里意思已经很是明显了,尽管心里早有所料,他们闻言还是一阵默然。

  心里有恨,但更有不舍啊。

  颜羽陪伴他们那么久,每次轩辕夜危难之中,他倾力相救;又是做事周到,心思细致,毫无怨言地帮忙做了那么多事……

  可为何最初认识的时候,事情就已经开始不对?经过如此漫长的发酵,终于透出了让人难以忍受的痛心滋味。

  段清朗心中无奈万分,以往有怀疑却并不敢想如何收场,现在要面对的便是如此惨烈毫无余地的诀别吗?

  颜羽欺骗他们是事实,奉女帝之命是事实,毫无恶意事实。

  可是,轩辕夜进退维谷身不由己,也是事实。

  所以事实就是……背叛!

  心里无端浮起一股酸楚和委屈,轩辕夜有些事情还没告诉他们,是以他们对他的怒恨交加,仍然不能彻底理解。

  要知道,他活了快二十年,朋友不多,勉强算上百里绯衣的话,也才两个半。所以,段清朗没到大夏之前,颜羽是他荒烟乱草般的人生里,唯一的朋友。

  最骄狂任性、孤寂憋屈时,唯一的朋友。

  现在才知道心心念念珍而重之的东西,随风消散,如同个屁!

  依照他的性子,如果有疑,要么直接问,要么直接杀,哪里会忍这么许久,不还是出于对朋友的真心尊重吗?

 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?不告诉他昆珝之行是个巨大的陷阱?

  如果早知道他还有个如此可怖的娘,他一定想方设法逃掉,不至于如现在这般,要么鱼死网破,要么身心永囚。

  若他孤身一人也就罢了,可他是有心上人的。那样刻意隐瞒,和毁了他一辈子有什么区别?

  段清朗终是忍不住轻声道:“他应该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世……”

  照今日颜羽同样呆若木鸡的反应来看,女帝根本没将这件事告诉他吧?

  轩辕夜面色苍白,眸子却越发幽黑,淡了神情道:“我不管他知不知道,反正,他让我我进退两难,这就够了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