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帝并未理会一声招呼未打只以目光作别的段清黎等人,莹润如玉的手扣在椅沿上,微微捏紧了。

  身子这么弱,很是个问题。

  很快他们的身影便旋风一般出门去了,女帝收回目光,徐徐启齿道:“诸位,有什么疑问吗?”

  在场诸人当中,若说最震惊的是轩辕夜及其身边的人,那其次震惊的,不是别的,正是轩辕陵!

  他此时满身冷汗,却仍然一脸不可置信。女帝只一句话来说她和轩辕夜是母子,可他却有一百个理由证明根本不是这样!

  同样身为大夏皇室中人,就算年纪比轩辕夜小些,也并不妨碍他知道轩辕夜的身世。谁人不知大皇子轩辕夜的生母乃是个低贱宫女,可现在……

  一想到自己曾在这里做出了哪些事,轩辕陵便觉得全身都越发冷了几分,仿佛冥王的冰冷手指就捏在颈上。

  “不可能!他的生母明明是……”

  极度恐慌之中,便会本能地宽慰自己,轩辕陵无意识地大叫出声,却即刻被女帝阴冷可怖的目光一扫,立时清醒过来,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  他还不至于蠢到真把一切抖出来的地步。

  其实女帝并未刻意瞪他,只是他惊恐之中的错觉。

  轩辕陵面如死灰,汗湿重衣,他想象不到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……

  女帝没有管他,亦不管其余人做如何想法,再度开口道:“不错,邀你们来昆珝,目的之一正是代表各国,见证昆珝少主归来。诸位再小住几日,等封王典礼过后,再走不迟。”

  她话音落后不久,下面的十二位心腹重臣自方才乍闻真相之后,便一直以目做谈,此时终于定了心,齐齐躬身,以北境通行之语异口同声道:“臣等恭贺少主归来!”

  其他人或犹有震惊,或满心愤愤,却都深刻明白女帝方才所说,出身是极重要的。甚至于有人认为,出身比一切都重要,没有出身,哪有其他的东西?

  尽管如此,还是不得不接受一个傻子是女帝继承人的事实,声音参差不齐地随后行了礼。

  之后也无什么可说的,女帝挥手示意他们回去,仍然没有理会轩辕陵,却叫上了颜羽。

  装饰极简的殿里,燃着安神的檀香,倒也让人能渐渐静下心来。

  二人相对,沉默良久之后,坐在榻上的女帝凝望着身形比以往长开了些的稚嫩青年,终于叹息一样地开口:“落羽,几年不见,你长大了。”

  颜羽端跪在地,面无表情,目光幽深却又黯淡。

  知道真相后,他神情、心思,倒比先前抑郁难宁的那几日,平静释然了许多。

  毕竟,已知一切无望,亦不奢求原谅,心如死灰之后,自然能静下来。

  女帝理解他此时心情,是以并未计较。除她之外,谁不震惊呢?因为天底下知道这件事的人,只有她一个啊。

  “大部分事情,朕已经知道了,你暂时不必述职。若有什么至关重要的,尽早告诉朕。”

  颜羽迟缓地弯了弯身,艰涩开口:“罪臣领旨。”

  女帝缓缓闭了眼,叹道:“你本是戴罪之身,两年前那赎罪的机会……朕也未曾料及,他还活着。所以,不会由朕处置你,他的事情,交给他自己解决,朕绝不插手。”

  颜羽眉间轻轻一动,到底并未说什么。虽然深知真相一出,轩辕夜是不会放过他的,但他又能怎样?

  他的欺骗背叛,是事实。

  等级分明的君臣,从今天开始,也是事实。

  不能怪女帝凉薄无情,因为她向来如此,他已经习惯了。

  女帝缓了会儿,复又睁眼,看着他苍白清俊的面庞,又道:“你是个好孩子,唯一可惜的,就是出身。这一点,怪不了谁。”

  颜羽心底重重一叹,他何尝不知这一点?对某些人来说,无可否认,出身即命运,无路可逃。

  才平复不久的心,又深深浅浅地痛起来。

  或许,有些事是早就注定了的吧,从出生那一天开始,从不能选择降生到什么姓氏开始。

  因了他和轩辕夜的出身,便注定了两人之间,总会有这一日。

  他终身的罪臣身份逃不了,轩辕夜拼尽全力不想做的事,也逃不了……

  已经分不清,到底是什么太过残忍。

  女帝又道:“除了出身以外,你最大的弱点,便是仁慈。难以相信,从那样的地方走出来的人,居然还能如此仁慈?”

  颜羽皱眉不答,胸口又是一窒。

  仁慈吗?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,便注定要冷硬狠辣?

  就算手上曾沾满鲜血,可他心里依然住了一个温暖可爱的小仙女啊。

  她永远是纯净不染世事的模样,为了她,他有什么脸面变成坏人?

  半晌,颜羽才尽力口齿清晰地回答:“陛下大可放心,少主绝不会心慈手软。”

  女帝敛了敛眸,停了片刻等心情稍静,才轻缓了语气道:“朕,会好好安葬你的。”

  颜羽淡淡道:“身后之事无人知晓,陛下随意处置就好,不必挂心。”

  二人语气淡漠到诡异,仿佛不是在说后事,而是在闲谈天气一般。

  女帝意义不明地轻笑一声,像是自嘲,又像是惋惜,却不会解释。她凝眸许久,终于道:“你该知道,能领那个任务的,只能是你。”

  颜羽默然点头,并不说话。脑袋有几分混沌,他想不明白,为什么有些事明明偶然,最终却成就了另一些事的必然?

  真希望当年他没那么优秀,那样便不会被派往大夏接近轩辕夜,也不会有今日种种。可当年,若他不够优秀,哪能活到现在?

  ◇酷r匠网z正版n!首发DA

  金兽香炉中的香料,已快要燃尽。沉默太久,也没多少可说的了,女帝轻声询问:“你要,看看她吗?”

  僵硬灰败的神情终于出现了一丝柔软,颜羽极淡地喟叹一声:“不必了,我看过了,她很好。”

  “还请陛下,不要告诉她。”

  女帝点头之余,叮嘱道:“你们都该休息几日,这些事迟几天解决也是一样。今日起,你宿月清宫吧。”

  颜羽叩首,却久久未起身,犹豫着断断续续道:“少主性格异常倔强,不甘束缚,还请陛下不要逼迫太紧。”

  女帝只淡淡道:“果然是朕的孩子,朕知道了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