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清黎眉头紧蹙,因了心里有火,说话时也并不很恭顺,回道:“我家殿下伤口需好好清理上药,又受了惊吓,还是休息为好。”

  女帝声音又清冷了几分,如窗棂初雪,命令道:“弄醒他,朕要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段清黎本来的打算就是赶快带轩辕夜离开这里,谁曾想女帝居然还会如此命令?

  她眉间细褶越发深了几分,轻声争道:“陛下,拖久了的话,他会很危险……”

  女帝神情不变,亦不为所动,漠然重复道:“弄醒他。”

  颜羽自始至终,未曾说一句话,只静静听着看着,以绢帕给轩辕夜擦着脸上的血,并未抬头看女帝一眼。

  段清黎同他对视一眼,眼底皆有无奈。再轻的伤也是伤啊,更何况是在额角。

  另外,她也不知道轩辕夜是不是真的晕过去了,现在他们算是单独在女帝面前,待会儿若是哪里有了破绽怎么办?

  然而女帝即便面无表情,即便不刻意,亦满身威压气势凌人。只怕违抗了命令的话,反而更让她生疑。

  速战速决吧。

  段清黎一边给他掐着人中,一边轻轻在他耳边唤着,又轻柔地摇了摇他的脑袋。她尽力就好,不醒不就越发说明情况严重么?

  他衣衫满是灰尘,显然曾在地上躺过。他脖子上更是留着清晰无比的指痕,让她霎时间神色一凛,眼底生恨。

  他肤白胜雪,脖颈肌肤又很是细嫩,力道稍稍用大,便会泛红。如若掐得狠了,红印便会暂时淤在那里。

  到底是谁痛下杀手?

  过了会儿,轩辕夜悠悠半睁开眼,目光软弱无力。缓缓眨了几下眼之后,一双黑眸终于睁大了些,茫然之色也渐渐消退,像是认出了面前的人来。

  段清黎柔声问他:“还认得我吗?你哪里不舒服?”

  轩辕夜怔然望了她片刻,而后嘴一瘪脸一皱,声音软糯缓缓道:“娘子,他们都欺负我,呜呜呜……”

  说着想要扑到她怀里,奈何他是躺在地上的,身子一动之后,像是扯痛了哪里,他精致的脸蛋越发皱了几分。

  段清黎稍稍整了衣裙,毫不介意地端坐在地,伸平了腿。

  颜羽帮着,将他扶了起来。他便头埋在她胸前,双手轻轻环住了她,身体轻颤呜咽不止,看着很是伤心委屈。

  段清黎记着女帝想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,温声安慰一会,待他情绪稍稳之后,她轻声问:“谁欺负你了?怎么欺负的?告诉姐姐,姐姐帮你打他。”

  轩辕夜笨拙地扭了扭,坐直了身子,闷闷回道:“就是这样,你看……”

  他说着,自己演示了一下,双手掐着自己脖子,猛然咳了起来。

  她连忙拉开他的手,将他揽进怀里,蹙眉问道:“是谁做的?”

  轩辕夜在她怀里轻轻摇了摇头,怯声道:“好多,好多人……”

  在场的人听得暗暗皱眉,心思却是不一,然而叹息居多。

  段清黎又急急问:“那你还有哪里不舒服?快告诉我!”

  轩辕夜一手揉着自己心口,耷拉着眼皮,声若蚊鸣般微弱:“这里,好疼……”

  渐渐,他垂了手,睫毛轻颤着闭了眼,脑袋软软枕到了她腿上。

  段清黎心里还算镇定,因为知道他并无大碍,而他如此配合,其实很是清醒吧?但她面上露出几分慌乱惊疑,立时帮他翻身躺平了,然后稍稍半解开他的上衣。

  一层又一层解开之后,终于露出了里面的肌肤。只见他胸口处一大片肌肤明显发紫,显然是被什么重重压迫了一段时间,才会如此。

  眼见他又“晕”了过去,该问的也问了,段清黎迅速将他衣衫整理好,为难地看他一眼,再度开口道:“陛下,我家殿下身体虚弱……”

  女帝收回目光,实则仍然在思考某些事,闻声挥了挥手道:“下去吧。”她又对身边人吩咐道:“告知随行郎中一声,让他去看看。”

  颜羽一言不发,轻轻抱起轩辕夜,垂头作礼之后,便起身离开,段清黎谢了恩之后立刻跟上他。

  望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帘外,女帝的目光仍然幽深不可测,兀自思索着。

  娘子?

  那个少女的身世,倒是得仔细查查……

  她随即抬眸,漫不经心道:“至于其他人,随他们去吧,计划不变。”

  反正,她的目的差不多达到了,只是有些不满意。

  一顶寻常的帐篷中,轩辕夜睡在被窝里,已换了身干净衣服,头上的伤也清洗上药了。

  那随行的郎中过来看过之后,也没说太多,不多时便离开了。

  到现在,才不过距离出发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而已。

  待得帐篷中没有女帝的人,段清黎坐在床边,一只手轻轻抚摸他的面颊,心绪复杂到难以名状。

  她另一只手,在被子下面,被他紧紧握住了。

  她声音极低道:“没有人了。”

  酷c匠X=网!F永》久j免*费看小PC说

  轩辕夜睁开眼,沉默地凝望着她。被窝里,两只手十指相交,他以大拇指轻抚着她的手背。

  两双漆黑的眸对望,皆是一言不发,有些事无需宣之于口。

  其实她也知道,他尽早离开猎场,倒是会安全些。但一个傻子,在别人有意算计他的时候,想要安然待到最后,也是难上加难。

  静默了片刻,她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是他吗?”

  轩辕夜极轻地点点头。

  她的眉目立时凝了一凝,眼底有恨之外,还有疑惑。

  是轩辕陵动的手,并不奇怪,奇怪的是为何会有一个限制条件如此之多的生存考验?偏偏出现各种巧合?

  她又小声问道:“女帝这次到底什么意思?”

  轩辕夜缓缓摇了摇头,他也真的看不明白,为何女帝总似有意无意地,格外“关照”他?

  因为傻子好欺负吗?

  他随即又想到,可能女帝对别人下的特殊命令,其他人未必知道呢。说不定,也有人有这样独特的待遇,比如其余三位掌旗使带过来的人。

  一声叹息掩在唇齿间未曾泻出,这样的生活即便再难捱,现在也得一步步走下去。可是,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?

  他胸无大志自甘堕落,只想安静地成家立业而已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