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普遍的弱点突然间遭到袭击,贯顶的痛意迅速袭遍全身,轩辕陵惨叫连连,脸色煞白,捂着那处蹲了下去。

  他痛得满身冷汗,眼里因为剧痛和恨意爆出血丝,一瞬不瞬地狠瞪着轩辕夜,杀意较方才更甚许多。

  轩辕夜刚才那一脚虽然是有意,但绝无破绽。此时他仍然在地上乱蹬双脚,身子直往后缩,满脸无助害怕之色。

  喉间发出被困小兽似的绝望呜咽,他以手撑着地想要爬起来,却全身无力颤抖,像是手脚都被吓软了。

  他呆呆望着轩辕陵恨意狰狞的脸之后,脸上惊惶神色越发深了,耷拉着眉眼一副要哭的样子。

  而后,也不管狼狈与否,竭力远离轩辕陵。看起来连滚带爬的,轩辕陵在缓着痛意的时候,他已逃出好几步远。

  轩辕陵眼见他要逃开,心里登时更怒,然则究竟不能肯定他真傻还是假傻。

  或许因巨怒压过了身体之痛,加之脑中除了杀人再无别的念头,轩辕陵强忍痛意,举步奔至轩辕夜身前。动作竟然比以往还要敏捷许多,显见心情激愤迫切。

  轩辕夜惊慌地颤颤叫了一声,霎时间心念电转,已知今日轩辕陵杀意已决,却不知会不会突然出现别的人。若真被逼至万不得已,到底还是得放弃伪装。

 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轩辕陵武艺粗疏,而且没有武器?

  轩辕陵双目有些赤红,暴怒之中力气也大了许多,近身之后,将轩辕夜按到了地上。

  他右膝重重压在轩辕夜胸口上,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坠在此处。轩辕夜立刻呼吸艰难了起来,肺部被压迫得咳都咳不出来。

  轩辕夜紧眯着的眼中闪着危险的冷光,显然情况还会继续危险下去。可是就这般轻易地暴露自己隐藏许久的东西,他很不甘心,后果也是同样严重。

  便在他即将做出抉择之时,耳中忽有极轻的衣袂破空之声,十几丈远处有人朝着这里急速赶来。而那异样的武功气息说明,这人该是昆珝的。

  轩辕夜这一刻脑中无比镇定清明,实际上不出意外的话,轩辕陵是弄不死他的。虽然身体并未完全恢复,他现在的柔弱到底只是伪装,何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

  他决定赌一次,绝对不能暴露什么!

  因了这样的想法,他的抵抗暂时绵软无用,轩辕陵的双手死死卡着他的脖子,把他掐得直翻白眼。

  轩辕陵松开一只手,另一手却从地上摸了一块碗大的石头,拾着就朝轩辕夜头上砸过来。

  轩辕夜心中一凛,竭力偏了偏头,太阳穴并未被打到,可额角立刻见了血。

  殷红鲜血流入发间,他闭上眼,脑袋无力地偏垂一旁。

  轩辕陵只恨现在手里没有武器,知道轩辕夜命大,不会轻易就死,右腿仍然死死压着,没有拿开。而他举目看了看周围,有没有再大点的石块,手里这个,到底还是小了点。

  便在此时,背后远远地,一个冷肃粗重的声音急急道:“这边发生了什么?”

  这样的声音厚重森冷,口音也和其他人不一样,显然不是任何一位皇子,那就只能是女帝的人了。

  轩辕陵心头一震,悄然挪开了腿,又将手里的石头放下了,上面并未沾上血迹。他假意轻轻摇着轩辕夜,同时尽量平复狂乱的心跳,争取在那人过来之前,脸上露出些伤心担忧的表情。

  脚下轻点,转眼之间便掠到十几步开外。不多时这巡逻之人便赶到这里,凝眉看着地上双眼紧闭满脸鲜血的轩辕夜,弯腰查看的同时冷声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轩辕陵此时皱着眉眼,一脸担忧,手上因捂着轩辕夜的伤口而沾了鲜血,语调哀伤道:“我不知道,方才听到叫喊,我恰好在附近便过来看看,谁曾想……”

  那人并不言语,皱着浓眉大概查了查轩辕夜的情况之后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这又是谁?”

  轩辕陵略略犹豫了一瞬,还是照实答了,又关切问道:“他怎么样了?”

  离死还有多远?

  那人将他挤到一旁,直接抱起轩辕夜就走,简略答道:“情况不好,你小心吧。”

  o2更%…新最快上酷匠@0网

  轩辕陵在想,这话什么意思?

  就算怀疑到他头上,死不承认又能拿他怎么样?应该没人看见,就算有人看见又如何?

  耳畔是无尽的风声,伤处已被那人极麻利地撒了些药粉,血流稍缓。轩辕夜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,却紧闭着眼,面色也有几分发白。

  摸约过了一炷香时候,那人一路疾行进到一顶华美精致的帐篷中。他收住脚步,将轩辕夜平放在地,恭敬地单膝跪下,以昆珝语禀告道:“陛下,这位皇子在林中受了伤昏迷不醒。”

  穆雅图见状,微微伸长了脖子,心道好在派了不少人四下巡逻查看,倒不至真的有事吧?

  女帝看着轩辕夜的面容,微不可察地眉心一蹙,将无声喟叹深埋心底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那人便将自己看到听到的略略一说,毫无保留,都留待女帝自己分辨。

  他刚刚说完,女帝还没说什么,外面已传来清脆焦急的女孩声音:“让我进去,我要见陛下!”

  女帝挥一挥手,旁边便有人宣道:“让她进来。”

  随即,段清黎急急步了进来,微有几分气喘吁吁。她刚刚看到一道身影急掠过去,怀里抱着个格外熟悉的人,心思立时便紧了紧,同颜羽跟了过来。

  而进来看到果然是他的时候,她心情复杂得难以言明,眉目纠结,担心得要死。

  略略行过礼之后,她急忙过去查看轩辕夜到底情况如何。他雪白肌肤上殷红鲜血太过刺眼,然则不过几息的时间,她心里便稍稍定下了。

  只是看起来很惨而已,实际是轻伤。

  然而,即便如此,也不能消磨她的恼恨!

  为何总觉得这次独独针对他的意味太过明显?

  女帝挥手让送轩辕夜回来的人退下,即便心里有些微担心,却并不显露分毫,只悠悠问段清黎道:“你懂医?他情况如何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