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夜他们随着其余人一起,坐的是宽大的板车,跋涉了几乎整整一天之后,终于抵达了戈兰猎场。

  第二天早上,艳红的朝阳映着远处雪山的银光升起,空气中尚有一丝轻寒,众人已用过早膳,集合到了一起。

  这猎场看着很是辽阔,处在山腰位置,却不知里面地形究竟如何。青黄的乱草从栅栏外,绵延向不远处的林间。而那林木郁郁苍苍,随着山势绵延起伏,望之有几分阴森之感。

  不仅是轩辕夜他们心里存疑,其余人也暗怀忐忑,女帝的心思捉摸不定,把他们弄到这里来,为的又是什么?

  防人之心不可无,可怕的不是猛兽,而是人啊!

  一旦进了这深林之中,要比在外面危险十倍不止。毕竟,谁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?

  为了显示重视程度,女帝亲自到场,亲自解释这次的规则:“今日是最后一场考验,也是最难的一次,希望各位全力以赴。”

  “你们将要面对的,不是狩猎,而是生存考验!”

  女帝笔直地站在他们几十步远的地方,清冷的声音加上恐怖的内容,让晨间的寒气显得更冷了几分。

  闻言,大半人已微微色变,谁都没想到,她居然连这也敢玩?

  未免太过分了!

  人群中传出一声极轻的抱怨,随即有质疑之声附和而响,其余人或眉头紧皱神情凝重,或凝视着女帝静等下文。

  女帝漫不经心道:“有什么不满的,大声说出来。有人觉得自己做不到,现在便可启程回家了。”

  所谓生存考验本来,说危险也就那样,说不危险却也不能让人放心,全看规矩到底如何了。

  这时却又无人说话了,都已经到这一步了,如何甘心功亏一篑?再者,现在认怂未免显得自己怕了不是?

  女帝便继续道:“野兽已经被清理过了,但可能会有漏网之鱼。你们的任务之一就是,在猎场尽头呆上两天,这里没有任何干粮,夜间冷如寒冬。”

  “四处散落着些特殊的令牌,每块都对应一名以一当百的暗卫。任务之二,便是尽一切所能多收集令牌。结束之后,那些人将为你们所用!”

  原来是危利并存,昆珝的武功体系似乎和其他地方不一样,武功普遍要高出很多,所以女帝的暗卫都该是厉害得很。但尽管如此,还是会让人心里生疑,充满不确定。

  轩辕夜一脸因起得太早而瞌睡不已的神情,心里却颇为不屑。野外生存而已,于他如家常便饭好么?今日这类场景和以往的危险比起来,简直不值一哂。

  但一听到女帝的下一句话,他顿时睡意全无。

  女帝道:“这一次,各位皇子独自前去,身边不能带任何人,亦不能带武器。每人将发一只骨哨,三个时辰后,遇危便吹响,会有人前去营救。当然,自认失败,则全盘皆输。”

  不仅是轩辕夜觉得不对,其余人也暗自皱眉,不准带人?那就是只看各人能力了?

  诸人神情变幻不定,不多时却都竭力装作镇定。大多明事理的人转眼之间已经想通,令牌之类的,不要也罢,只要保命即可。

  然而女帝却还没说完,她继续悠悠道:“为避免人太多,朕将你们分为两组。”

  随即,她身边的一个公公宣读了分组名单。

  直到这时,众人心里才是真正的心惊肉跳!

  有些人本打算进去之后,找人暂时结盟共同行事,求个安全。可曾想,女帝居然把有仇的人分到一组去了?

  段清黎柳眉一蹙,看了看女帝,又看着轩辕夜,眼中神情不言而喻。

  段清朗、颜羽同样神情凝重而难以置信,满是不解。

  女帝居然把轩辕夜扔到轩辕陵那群人里?而且,他和轩辕夜不在一块!

  轩辕夜一言不发,只觉危机深重。若想不危险,便只有不傻,真是两难。

  有这么巧吗?不让带武器、不能带人也就算了,还没能和灵钧的兄弟俩分到一起,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在针对自己呢?

  能不去吗?

  见他们又开始犹豫,一脸不情愿,女帝声音微冷,斥道:“朕发觉对你们太过礼貌,以致有人得过且过。你们这么弱,还有什么脸面隐藏实力?面对此等小事,也要犹豫一番?若大军压境,又该如何!”

  说真的,她觉得这些人到底都很年轻。就算天赋再如何卓绝,终究是年轻人,总少了些什么,再磨练磨练就好了。

  轩辕夜长眉一轩,心里微疑,难道她发现了什么?这“得过且过”是在针对自己吗,还是在说别的谁?

  他极快地回想了一下自己哪里有没有露出破绽,却并不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。

  段清黎抓着他的手不愿放开,眼中忧迫之情显而易见,心里充满对女帝的怨愤,却又觉得可怕。想得越多,就越觉得女帝这人恐怖至极,不明白她到底要做什么。

  轩辕夜低头,稍稍以眼神安慰了一下她,脸上仍然是乖巧和茫然的神色。他在想,自己拖三个时辰,应该不是问题。这之后,吹响骨哨,直接全盘放弃算了。

  就算放弃会有什么惩罚,那也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了。他是傻子,也要跟他较真?倒不如直接处罚来得好听呢。

  延荆人本来就性情暴躁,其中一个蛮人王子脾气上来了,大声问道:“若我等不愿意呢?”

  _酷匠EN网R永久:b免费u看j3小;说Y

  女帝淡淡道:“血溅当场,大可一试。既来之则安之,懂否?”

  有些人略略做了一番准备之后,跟着领路的人便朝林间走去,思虑万千心间翻滚。

  今日的情况,究其本质,是因为实力的强弱。就算不了解女帝的权势到底多大,但收拾他们也是轻而易举。想要彻底改变这种情况,唯一的办法是比她更强!

  段清朗沉吟一下之后,前去询问女帝,他能否同轩辕夜一起,方便照料一下。

  毫无意外地被女帝果断拒绝了。

  无奈,只能看轩辕夜自己的了。

  轩辕夜什么都不想带,段清黎好劝歹劝他才带了个包袱,装着件厚点的衣服。但其实应该用不到,且不提会不会被人抢去,他本就不打算过夜的。

  在场的人,除了惊讶这次考验之危险,心里便满是对某个傻子的同情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