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实际上,女帝的风格首先是凶残,然后才是出其不意。

  她定下的规矩不是很多,但一旦有人违反,后果不一定能承受得起。对于异地来者还算客气的了,刀本来应割的是他们的脖子,而不是舌头。

  穆雅图收齐了答卷之后,便直接前往女帝的寝宫,将之交给她过目。

  虽然不知道陛下到底在下一盘什么棋,但照眼下的情况来看,一定不会小。而在女帝的偶尔点拨之下,她也能从一些细枝末节之处看出一个人的性情能力来,还觉得甚是有趣。

  但十七位皇子里最神秘的,当然是那个傻子轩辕夜。可能是因为他太简单了,简单到反而让人看不清。

  女帝此时素面朝天,未施粉黛,但面容依然精致无暇,丝毫看不出来她年届四十。

  她一贯面无表情,素手轻轻翻着一沓又一沓纸张,只静静看着,即便有评价,也只在心里。

  翻到某一份时,她难得的顿了会儿。

  穆雅图心知肚明,一定是那张难懂的图了。相较于其他人的长篇大论满纸墨迹,这一份两个人的答卷,实在太素净了些。

  女帝望着纸上的乌龟,微微抿了抿嘴,目光又落在一旁简洁的几行字上。字迹是熟悉的,却更加端肃圆润了几分,想必写字的人,心性也沉稳了不少,却依然没有丝毫锋芒。

  穆雅图见她看答卷的节奏缓了下来,轻声询问:“陛下,这画的是什么?”

  女帝极简地答道:“龟,不懂就去看书。”

  穆雅图哦了一声,又想起轩辕夜的话,问道:“那它有什么含义呢?”

  女帝敛了敛眸,将这一份答卷放下,拿起下一份,回道:“不过是傻子的信手涂鸦罢了。”

  然而,她方才在思忖,心里也有疑惑。她在想,这画代表了什么?

  龟,归?

  到底只是个无聊的淘气之作,还是有什么更深的含义?

  直到将所有答卷看完之后,女帝才缓缓合上了眼,似在心里对他们逐一评判。然而却又无端想起那张丑陋的乌龟图画,满腹生疑。

  是想回去吗?

  穆雅图坐在一旁,悄声问道:“陛下,属下有一事不解。”

  “说。”

  “您为什么会让一个傻子和正常人一起做这些事情?这样对他太不公平了,他根本什么都不懂。”

  难道只是为了那句“一视同仁”吗?

  那样干净纯洁又好看的笑,真是人间少有。可今日大殿外面的议论,她也听到了些,当下就觉得不满。按照陛下的规矩,闲着没事乱嚼舌根者,轻则割了舌头,重则杀头了事。

  陛下最烦那些丝毫沉不住气,一有个什么就开始喋喋不休的人了。

  女帝徐徐睁开潋滟凤眸,眸中毫无波澜,解释道:“其一,他并非生来痴傻,而是受伤所致,还有恢复的可能。既已千辛万苦到了这里,还能立马回去不成?也并无人指望他能如何。”

  “其二,他的存在,使得这群人更不平衡,也有更多东西浮现出来。今日之事,便是如此。”

  穆雅图分辩道:“可是他根本就不适合这里呀……”

  女帝静静凝望着她,盯了她片刻才开口道:“朕就是要让他记着,这个世上永远是弱肉强食的。身为傻子,就该受到羞辱,避免不了。”

  穆雅图摇了摇头表示不解,陛下的意图她还是不明白。

  “罢了,不说这些了。你要记着,眼见未必为实。”

  女帝修长的手指拂过那些答卷,将之轻轻整理好了,又道:“就好比这些人,一个个说得天花乱坠,仿佛治国明君一般。可若真落到实处,并无多少能着手之处。看人,不要看表面。”

  云叟那日的诊断结果是脑部重伤,极有可能痴傻,并将当日情形原原本本描述了一遍。除此之外,漱玉宫中确实不时有人监视,回禀的结果也差不多。

  但这个傻子,是有逢场作戏的历史的。掌旗使已将他在大夏做的事查明回禀,瞒着敌人假扮他人,这样的事还算有趣。

  所以,女帝并不完全相信轩辕夜是真的傻,正在思索如何让他露出破绽来。

  或许,还是现在对他们太过温和宽松了,以致毫无紧迫之感。

  穆雅图点头道:“属下谨记陛下教诲。”

  道理她是懂的,但却不明白陛下到底什么意思。难道那个傻子有什么独特之处?或者他现在并不傻?

  古井无波的一双黑眸望向空处,沉寂了好一会儿,女帝才开口命令道:“你带人将戈兰猎场收拾一下,划出情况差不多的两处。”

  是要狩猎吗?现在正是野兽肥美的时候。

  女帝随即补充道:“去查查大约多少凶兽,数量太多的话击杀一部分,朕需要那里不危险,但也不怎么安全。”

  穆雅图迟疑一会之后,点头领命。

  可能不止是狩猎那么简单,或许是更为考验的事。但她不该多问,反正就算开口,陛下主意既出,也不会更改什么的。

  一丝同情弱者的想法生出不久,随即淡了许多。

  陛下说得对,生在这样的环境之中,弱者是不该被同情的。就算再如何美好,他也只是个傻子,根本不适合这里。再者,陛下并没有要对他如何,只不过相同的要求放在他身上显得有些残酷罢了。

  可她不会知道,女帝这一次的决定,就是为了针对轩辕夜!

  当身边毫无庇佑、全是危险的时候,他会如傻子一般应对吗?

  三日之后的晚间,诸国来者接到一则通知,要他们准备一下,第二天一早前往下一个场地。

  酷w匠8#网3正_版首发w

  一听说是个猎场,顿时有人欢喜有人忧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武艺卓绝。

  这次出门,确实让不少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,明白了什么叫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”。

  轩辕夜在想着,难道是武试和文试轮着来吗?或者这次,比的是狩猎?

  即便心有所思,他仍然露出一副茫然懵懂的神色,假装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,问道:“我们是去那里玩吗?”

  段清黎等人此时都有些神情凝重,如果是狩猎的话,误伤之类的事情,完全是可能的吧?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