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交卷时,众人已坐了两三个时辰,正是饭点。长篇大论答了四道论题之后,几乎所有人都觉饥肠辘辘,又兼劳心劳力,都有几分累了。

  唯有颜羽和轩辕夜最是悠闲自在,反正就是奔着垫底去的。不过颜羽还是以左手写了些字交了上去,起码得显出几分端正的态度来。

  却是不想,这次来收卷的人居然是先前那个一身武艺的美艳姑娘穆雅图。

  当然,这里即便有人知道她的名字,也是经过多方打探。

  这女人看着笑靥如花亲切活泼,可昨天杀马异常果断,绝非善类。以致于,就算很想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,也没人敢问出口。

  看!正?版章g节上8J酷f…匠网!C

  穆雅图带着意义不明的轻笑,看着两个手下将卷宗一一封好收起来。殿中除了轻缓的纸声,便寂静无声。

  一道声音这时候响起,便听得很是明显了。

  轩辕夜不管周围什么情况,只摇着颜羽的衣袖可怜巴巴道:“我饿了,我要吃烧鸡……”

  这次没有撒谎,他是真的饿了。

  但,谁知道随后还会有什么幺蛾子?上次是暴晒,这次呢,辟谷?

  颜羽摸了摸他的头,宽慰道:“乖,交卷以后,就能吃饭了。”

  但他自己又犹豫了,真的要把那张乌龟交上去么……

  这殿中除了穆雅图和她手下两人之外,再无女帝的人马,倒让人心里没之前那么压抑了。

  轩辕夜二人对话,都落在其他人耳里,不多久便有人小声嗤笑道:“天天吃了睡,睡了吃,跟猪似的……”

  却并没有多少附和的声音,这些人大多都心机深沉得很。

  轩辕夜自然能听见的,却假装听不见,在心里极快地回忆了一下,记起这人是谁。如若不错,好像是延荆来的三人之一。

  想必,对那些蛮子而言,骑马射箭最适合擅长,提笔写字的话,可能要比登天还难。估计是被这一大堆论题气得光火,所以心情不好。

  不过就算如此,也太沉不住气了。

  可事情到此还没完,穆雅图正走到轩辕夜不远的地方,见他毫不老实地在颜羽怀里蹭来蹭去,不禁吃吃一笑。

  她并没有丝毫嘲笑的意思,只是觉得……

  这群人里,还是这个傻子最有意思。看看其他人那副正襟危坐的样子,内心的渴望都悄悄浮现在眼底了而不自知。人家傻子呢,不仅举止洒脱,还眼神纯净。

  轮到轩辕夜交卷,本来该如之前那样,将纸张密封了事。但那只丑陋到难以辨认的浓墨乌龟趴在纸上,如此显眼,穆雅图眨着褐色美眸,疑惑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  轩辕夜一脸戒备瞪着他们,不想让别人看他的画作。但他到底慢了一步,穆雅图身手敏捷,先行拿走了最上头的那张纸,细细打量着开始研究。

  看不懂,很玄妙的样子。

  她看了半晌之后摇了摇头,但交完卷闲着无事的人,自然关注着这边的动静。已有眼睛雪亮的人看清楚了纸上画的是什么,忍不住暗自发笑。

  穆雅图狐疑地回望了一眼,觉得其中有异,便柔声问轩辕夜道:“告诉姐姐,你画的这是什么?”

  她声音圆润甜美却又浑厚,音色极美,又隐隐给人几分高山草原的感觉。

  轩辕夜鼓着乌黑的眸,撇着嘴慢慢道:“画的是你呀,不要拿走嘛。”

  颜羽及时截断他们再继续说下去,无奈道:“你不是饿了吗?把纸交给姐姐,就能吃饭了。”

  轩辕夜表情顿时明朗了几分,乖乖点头。

  穆雅图仍然颇为不解,傻子的世界总是如此深奥。

  她走远之后,轩辕夜轻轻摇了摇头,眼神揶揄。

  颜羽在他耳边低声解释道:“昆珝地势高而少湖沼,乌龟是极少见的东西。”

  轩辕夜点点头,而后想到,他确实是忽略了地理位置,觉得某些东西放在其他地方该同样理所当然了,这样是不对的。

  顺着这样来想的话,女帝到底要做什么?最终目的真的是统治环境这么复杂的北境?

  直到所有卷纸收齐,这些人才相继出了殿门,然而依然有人在惦记着刚刚看到的事情。有些人觉得不值一哂,有些人却觉得可暂得一乐。

  轩辕夜出门看到段清黎,笑容立刻灿烂许多,她回以一笑,然而却目光微冷地扫了扫这群人。

  靠近之后,轩辕夜趁机悄声问:“怎么了?他们说什么了?”

  她摇头,然而神情分明有些不忿。

  轩辕夜抱着她状似撒娇,实则在她耳边安慰道:“反正我都不介意,别生气。”

  他目光极快地掠过这些人,毫不意外地发觉有些人神色里果然有鄙夷,虽然极轻。

  段清黎眸光一转,收敛了之前的些微不乐,脸上满是笑意,同样声音极轻地开口。看似在耳鬓厮磨,她其实说的是:“真难以相信,人到底能有多恶毒。”

  她到底还是把这个世界想得太美好了?

  二人此时这般亲昵,无疑又让某些人心中轻鄙更甚,觉得他们大庭广众的不知羞耻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今日文试之后再无其他内容,诸人可以各自回去了。

  回程的路上,段清黎终于把今日外面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。

  她声音很轻,目光却如寒潭般冰冷幽邃。她现在越发清楚地明白,强者或自视强者的面前,是永远没有弱者的席位的。

  她冷冷道:“他们夸你鸡立鹤群,还有人说……傻子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,于己于人都好。”

  轩辕夜眼神凝了一凝,随即唇边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,安慰道:“这样的人,毕竟是少数。”

  二人却都在想一个问题,那就是到底多强,才能保护自己和所爱?

  段清黎眼里的冷意化了几分,轻哼道:“他们也可能是羡慕嫉妒,自己活得不如傻子自在。”

  轩辕夜无所谓地耸耸肩,别人什么样他一点都不关心。

  但随即,段清黎却神情一肃,悄声正色道:“这些不是关键,重要的是,今天外面本来也没有女帝的人马的。但他们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大了起来,之后……”

  “不知从哪里出现的人,二话不说就把最喋喋不休的几个人舌头给割了下来,然后把他们带走了。”

  轩辕夜也是有点意外,看来女帝的风格是出其不意啊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