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日晚间,轩辕夜又去水里泡了会儿,现在毕竟是对身体有利的。三次药浴之后,寒气基本可以无视了,身子不会再泛凉了。

  而在暖热的水里,于行气活血有益,吃药见效要快许多。

  解决了寒气,经脉的恢复也很有望了。至于脑袋的伤,这段时间还好,并没有疼过。

  另外,那个什么归元丹,真的很有效。他却没敢吃太频繁,耐心等两三天,待所有药性散出之后再继续服用。

  再有一个月时间,凭着天赋和勤奋,他一定不会再像现在这么弱了。

  至于其他一些乱七八糟没影子的事情,还是不要想多了的好。

  第一次比试之后,隔了一日,女帝才再度召集大家,继续比试。

  听说之前有人等得不耐烦,暗自咒骂埋怨。但不巧的是被女帝的人听到,回敬道:“若有等不得的,自行离去便是了。”

  所以这次也是一样,大多人都提心吊胆等着呢,一大早做好了准备,却一直等着,等到天黑也不知道到底要怎样。

  可又能怎么样?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还能轻易回去吗?再说,敢到这里来的,除开几个特殊的,哪个不是心里怀着大梦?

  第二次的比试却是文试,规矩当然也随之变了,比的是策论。和某些国家科举选才中的殿试差不多,不过殿中无人监考罢了。

  而随后,他们被告知这场比试每组只能有两个人进去,也就是说,每位皇子只能带一个人进去。

  对于轩辕夜来说,带谁都是无所谓的,反正他一个字也不打算写。

  段清黎想了一下之后,对颜羽道:“你去吧。”

  因为她不会武功,殿中如果出了什么意外,帮不上忙。

  颜羽点头,她则被段清朗交给灵钧的人保护。

  轩辕夜在外人面前,傻得有始无终,此时抱着段清黎不愿撒手,他们又装模作样劝了一阵子才好歹说动。

  段苍涯一直在悄然打量着轩辕夜,总有几分不能置信。不过一段时间不见而已,世事果真如此无常?

  虽然此前二人关系不怎么好,但也没什么仇。再说,他承认轩辕夜是个人物。但是现在,有点遗憾。

  进了殿之后,轩辕夜不得不佩服女帝不设考官这一点。先是殿中极其宽敞,座位都隔得远。然后,这些人自私而好面子,抄袭之类的事情,是不可能发生的。

  轩辕夜一看案几那么矮,就满心无奈。昆珝和女帝风格诡异,看不出明显的地域色彩,像是融合各种风俗。像眼下这矮几,显然是要跪坐在地,才能用上。

  先左顾右盼一阵子之后,被颜羽拉过去坐下。可他跪坐之后,没多久就开始扭来扭去很不老实。因为这样一点都不舒服,谁闲着没事要跪着?

  抬头看他们一个个跪姿端正,轩辕夜大喇喇往地毯上一坐,怎么舒服怎么坐,颜羽也并不阻止。

  一开始殿中毫无声响,渐渐便有极轻的交流说话之声。女帝允许两人进来,正是要他们各带一个最有用的帮衬之人。

  颜羽一张一张缓缓阅着写了论题的纸,轩辕夜在一旁偷偷瞄着,暗自感叹女帝的意图看起来好像真的是培养真正的明君。或者说,现在是在鉴识他们做国君的资格几何。

  而且现在仅仅两场比试,再加上各种暗中考验,看得出来,女帝的要求很高。文才武略,似乎只是最基本的要求?

  酷}匠…网L正.版3首发9O

  论题共有四道,一道比一道犀利。

  第一道问赋税与民富,第二道问官制如何才是最优,第三道问各人本国政治得失,第四道则问各人觉得本国何时会灭亡,原因又何在。

  估计看到最后一问,很多人会惊出一身冷汗。

  身为皇室中人,谁会闲着没事想“国之将亡”呢?不是谋反,就是忤逆。

  轩辕夜倒是认真想了一想,亡国未必亡民,权力若和平交接,不会掀起太大的腥风血雨的,但那样实在很难做到。

  他又挠了挠头,想起大夏还有个狗皇帝没有解决呢。他一直没想好该用什么手段解决了比较好,除非他自己愿意做皇帝。

  但纸有两沓,分别是给皇子和幕僚的,二人要各答一份!

  翻阅完题目之后,颜羽望着轩辕夜,像是在询问他的意思。

  轩辕夜将下巴一扬,眼里满是拒绝,他虽然是有意见,但一个字都不会写的。

  那么接下来还有大把的时间,该做什么呢?

  轩辕夜好奇地左右张望了一下,发现他们似乎都沉浸在各自的讨论之中,并没有多少人在意周围人的举动。

  但这时候,皇子和幕僚的地位,便能看出些差别来,更别说到这里来的本来就有些很是强势的皇子,幕僚的意见便只是参考。

  左右是无事,轩辕夜便紧紧抱了颜羽的右臂开始闭目养神。反正,我一个字不写,你也别想写什么!

  颜羽轻轻叹了一声,他总觉得,就算是傻子,女帝也不会轻易放离的。毕竟,是掌旗使大人亲自护送来的呢,这四个人一定有什么独特之处。

  只可惜,他现在还没看出他们四个之间有什么关联来。

  对其他人来说,时间有限,意见成熟之后便开始各自奋笔疾书,生怕时间不够。紧迫之中,倒也无人在意轩辕夜这边的动静。

  反正,也没人对他抱什么期待,毕竟都知道傻子是什么德行。

  但他的幕僚居然也能端端坐着?是放弃扶不上墙的烂泥了吗?

  轩辕夜闭目之中,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有些茫然了。

  其实他从来没把颜羽当手下来看,之前让颜羽做什么事的时候,都用的是“拜托”之类的词。在大夏,颜羽会代他管风语和商行,不还是因为那时他自己不方便露面吗?

  他发现自己觉得对方是朋友,可不知道人家怎么想的,或许要生分些呢?

  可那曲《停云》,还萦绕耳畔。

  过了许久,颜羽轻轻把他推醒,示意他时间快到了。

  呆呆望着桌上的白纸,轩辕夜揉揉眼,看看别人之后,握住了笔架山上的毛笔。

  他就这样以怪异的执笔方式,开始在纸上胡画。

  画完之后,颜羽看了半晌,才看得出那是一只乌龟,不禁一阵默然。

  “女帝面前也敢这么顽劣……”

  轩辕夜嘻嘻傻笑,无妨,反正一般人看不出来是什么。再说,在他看来,乌龟有很美好的寓意呢。

  就这么交上去吧!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