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道是祸福相依,大多数事情都没有绝对的坏处。比如这装傻,虽然会遭到诸多白眼,但行动却比其他人自由方便许多。

  还有不想做某些事就不做的特殊权力。

  中午还不是一天中阳光最烈的时候,但也够受的了,为什么要白白晒太阳呢。

  一群人悄然目送着轩辕夜他们离去,心里笑他柔弱之余,却也有歆羡。但如果长远来看,体弱毕竟不是好事,这半日的舒适不要也罢。

  但其实大多人都不耐烦忍受这无端的折磨,心里憋着些火气。皇子们大多久居深宫,哪里受过这样的折腾?

  可当众晕倒这样的事情,他们也做不出来。

  况且,女帝要他们陪着晒太阳,自己也真的认真地站着,果真以身作则。

  轩辕夜才不管其他,也不考虑什么后果,他只想带着自己娘子赶紧离开这毒日头地儿。

  大半个时辰之后,三人终于回到漱玉宫。轩辕夜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直奔卧房,扯下外衫趴到床上。

  今日这里,似乎并没有人监视?

  他闭着眼嘟囔道:“好困,昨晚不该那么兴奋……”

  段清朗顿时挑眉:“你昨晚做什么了?”

  段清黎稍稍白了他们一眼,坐在床边轻轻揉着他的腿弯,问道:“你自己觉着腿有没有事?这几天尽量少走动。”

  轩辕夜道:“应该没事吧?养两天就好了。”

  他随即睁眼,疑惑询问:“我还是不明白,为何他们比试都要把我算上。既然允许放弃,我一路放弃不就好了?到底有何意义?”

  段清朗思忖一会,回应道:“女帝心思诡谲得很,虽然今天说了好一番,但可能仍然没有显露真正意图。”

  他随即无奈笑道:“或许,凡是相比较,必然要有个垫底的吧……”

  轩辕夜翻了个身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道:“我可以不去吗?太无聊了。”

  段清黎并没有接话,却满心无奈,对女帝所作所为,她更多的还是疑惑和不满。但最基础的,她还是不知道女帝的权势到底有多大,大家都多少知道一点,却都不是全部,以致于云里雾里。

  这种情况,诡异得很。

  段清朗神情凝重了些,推测道:“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,她似乎很喜欢给人慢慢下套,比如今日。说不定暗里有一套评价标准,如果不合她的意,可能没好果子吃呢。”

  “可我是傻子……”

  “可你有幕僚。”

  酷匠网永●久zn免(l费;看ih小)说

  气氛凝肃了一瞬之后,段清朗叹道:“还是假装积极一些吧,态度问题和能力问题,到底是两码事。”

  轩辕夜也觉得,不能消极怠工得太明显,也是不容易。

  他想了想,对段清黎道:“吃完午饭,我们去瞧瞧颜羽怎么了。”

  实际上他不愿多提,也觉察到些微妙的怪异之处。自从到了昆珝之后,颜羽似乎不怎么愿意见他,但人家本来就喜静,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。

  段清黎点点头,想起一些事情,心情立刻就沉重了起来,觉得还有好多事情没有解决呢。颜羽让她心里很不安,总觉得真相可能血淋淋到不忍直视,但又迟早有一天要面对的。

  还有毒老,谁知道他这些天哪去了?但他一定还会出现并且死皮赖脸的。不得不说,这个老家伙既讨厌,又让人胆寒。

  人家活得久了,什么毒没见过?年纪小到底要吃亏的。

  最后,也是最关键的一件事,就是不知女帝是和意图,会不会放他们回去。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的话,他们该怎么应对?

  轩辕夜心里差不多也是同样想法,却更为坚定些。反正无论如何,他的初衷是不会改变的。

  午膳后,他们便一起去找颜羽了。

  要说起来,现在的关系确实有些冷了,不知为何就比以往疏离了些。可能是因为轩辕夜人前必须时刻装傻,而这里又有人照料,一般时候也用不到他。

  颜羽同样住在漱玉宫,却是在一个偏殿中,他也并不常出来走动,一两天才露面一次。

  三人一路都没说什么,心底都微有几分沉重。

  段清朗在想着,轩辕夜今天,应该不会把一切都问清楚吧?

  他们到的时候,颜羽正在房里孤零零地呆坐着,眼眸幽深凄怆。听到脚步声之后,他回过神,转头之前,所有神色收敛了几分。

  心里有事,再想做到以往的云淡风轻,真的很难。

  颜羽并不在乎他们的来意,淡淡道:“坐吧。”

  但看到轩辕陵走路时微有几分一瘸一拐的,他眉头轻蹙问道:“你腿怎么了?”

  三人心里有一肚子的话要问,但相见短短片刻,见了他的模样最后,又生生止住了。而他不过三言两语,以往那熟悉亲切的感觉便又迅速回来了。

  颜羽比往日苍白憔悴了些,眼底却有几分青黑,气色确实不是很好,显然也不成眠已久。

  段清黎看得出他心火有点虚旺,心更加沉了沉,看来他们暗地里所有的疑心,都不会是假。

  轩辕夜嘟着嘴道:“今天觐见女帝的时候被坏人偷袭了。”

  随后他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,又道:“好在女帝没有责怪我,傻子做大多数事,都可以被原谅的。”

  颜羽抬眸,想说什么有止住了,想来某些道理轩辕夜也是明白的。虽然大部分人会原谅傻子,但对于习惯以暴力解决问题的人来说,不管什么人都是无区别的。

  他想了下又道:“有这么巧吗?”

  正好是在轩辕夜身边无人,而女帝走到旁边的时候发生的?

  轩辕夜点头道:“别忘了还有蓝宇之。”

  这一刻他在想,到底要怎么解决这厮?那背后的势力,似乎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大上许多。

  颜羽凝眉极轻地叹了口气,然后道:“明日我陪你一起吧。”

  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,既有偶然,也有必然。

  他心里却烦闷得很,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最后一刻?

  不到最后,他们即便问了,他也什么都不会说的。

  屋中死寂了片刻,几道目光交错之间,似有千言万语。

  轩辕夜暗想,还是不问了。这么优柔不是自己的性子,但凡事总有例外。朋友很重要,为什么非要提前看到一片血肉模糊呢?

  或许,也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