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般来说,天下刚刚平定的那段时间,国家确实是重武的。但承平日久之后,便不能“马上治天下”了,会转而重文,或者文武兼重。

  可是女帝本人身怀武功,分明是极其重武,旁边护卫模样的人,个个都是武功高绝。所以这一次,想要得到女帝青眼,首先得武功高?

  在这里,每位皇子都拿到了刻着自己姓名的腰牌,做工精细,花纹却并不重复,每块皆是独一无二。

  传令官说清楚规矩之后,一时间全场死寂,只有猎猎风声,并无人率先动作。

  这里是个空旷的所在,周围没什么遮掩之物,风刮得猛不说,头顶阳光亦算不得温柔。好在这样一来,倒是不冷不热。

  彼此面面相觑,静待片刻之后,依然无人敢做第一个。只因为地形、马匹都不熟悉,事关颜面,谁敢妄动?

  女帝端然坐在华盖之下,眉目安宁,神情始终如一,显然极有耐心。

  可能他们会觉得她一些决定很是莫名,但其实她不管做什么事,都是有目的的。再说,人都已经到了这里,就算要消遣他们,能反抗得了吗?

  穆雅图灵动双眸含着笑,将这群人反复看了几遍之后,只觉无趣。而后她附在女帝耳旁说了句什么,女帝只极轻地点了下头。

  她顿时脸上笑意飞扬,足尖一点,身形如翩鸿一般,转眼之间便掠到了比赛场地之中,落在一匹烈马三五步之处。

  因可以找门客代替,本有人正在商议到底谁出场,却见这异族美人翩跹而来。虽未露出正脸,可她满身都透着自信,倒把他们都震住了一瞬,都呆呆看着。

  穆雅图随意择了一匹黑马,拾起一旁的弓、箭袋和马鞭,而后上前摸了摸马头。这马并不配合,暴躁地甩了甩脑袋,把她的手甩开了,同时发出一声嘶鸣。

  她并不介意,继续努力让马儿镇定下来。或许是自小接触的马匹甚多,不多时黑马已安分了些。

  眨眼之间,她拔出腰间弯刀割断了栓马的绳子,翻身上马,动作迅捷异常。黑马蓦然受惊了一般,长嘶一声,想把身上的人甩下来。

  穆雅图大力一勒缰绳,生生阻断了那马奔走的势头,而后强行调转方向,朝旗帜那边而去。一路上黑马不断翘首昂头,极不配合,加之乱石铺地,看着极其惊心。

  最7》新章=节Zu上{…酷5w匠/5网

  正是极颠簸之中,她自背后箭袋中抽出三支箭,一起搭在弦上,对着飘扬的旗帜果断射了出去,箭无虚发。而这弓只能承受一拉之力,随后便断了。

  烈马奔行极快,很快便近到旗帜之前,却显然停不下来。众人只觉远远地白光一闪,马匹的嘶鸣声戛然而止。

  随后马腿一弯,黑马即将倒地,穆雅图立身,脚尖在马背轻轻一点,借力窜起,手脚麻利地将刚才的三支箭一一摘了回去。

  她冲众人粲然一笑,而后大步朝女帝那边走去,众人却蓦然觉得心里一寒。

  轩辕夜状似茫然地看着她,实则在想,这女人太可怕了,强悍不说,还心狠手辣。但问题是,这一出是何意?

  难道是在暗示他们,那些不听话的,就好比烈马。如果不能驯服,还是杀了省事?

  他突然觉得自己胡乱寻思的毛病,真是不好。

  一个女子表现如此精彩,延荆的大老爷们已被激起了豪气,不甘示弱地随后上场。但他们生长在北方草原,弓马娴熟自不必说。

  所以,这样的比试,不仅危险,还很不公平。当下,便有人深思熟虑之后,主动放弃了。

  其实各人目的不尽相同,有人希望大出风头,有人却如轩辕夜一般,韬光养晦,静待更好的时机。

  段清黎见在场很多男人都盯着刚才那美艳姑娘紧瞧,眯眼在轩辕夜耳边轻声问:“你喜欢吃什么样的果子呀,嗯?”

  是不是刚才那样,前凸后翘曲线动人,笑容大胆目光炽热的?

  轩辕夜满心好笑,东张西望了一下,呆声呆气回道:“哪有果子?我要吃没熟的……”

  怎么说呢,方才那姑娘确实美貌惊人,而且美得浓烈,第一眼就能撞到人心里去。

  但那又如何?跟他有什么关系呢?

  二人悄声交谈,也不怕被人听了去,反正外人听着都像是鸡同鸭讲猫狗打架。

  轩辕陵见状,心头立时不悦了起来。现在是什么场合气氛,为什么他们敢这般旁若无人?

  渐渐过了小半个时辰,该记录下来的都记录了,这一场也该结束了。不管中间出了什么状况,女帝始终一句话都没说过,只静静瞧着。

  但眼见近了晌午,女帝却没有放他们走的意思。

  轩辕夜在想,她不会是打算让他们一直这样站下去吧?

  事实证明,他的猜测异常正确。

  直到有人大了胆子询问下一步如何,女帝才悠悠回道:“今日阳光甚好,诸位陪朕晒会太阳吧。”

  立时有不少人心里都翻起波澜来,要知道,昆珝本就地势稍高,也没太明显的冬天。这里又在山脉背风向阳处,阳光直射下来,也是要热死人的。

 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当真不是消遣他们的?

  所有的举动,都让人看不懂。

  可实际上,今日第一场就是武试,只是无数或明或暗的考验之一,考的便是体质和耐性。

  女帝重武,除了出于安全的考虑之外,更是因为强健的体魄,对上位者来说,尤其重要。

  一码归一码,就算心里有些疑惑,但大部分人还是站得笔直如松,毕竟都知道这是考验。

  轩辕夜因为这几天温泉泡多了,皮肤似乎变嫩了些,没晒多久便觉得热,脸上也红了起来。

  他往地上一坐,脑袋在段清黎怀里蹭来蹭去,撒娇道:“娘子,我饿,要吃饭……”

  段清黎也觉得有点晒,默默摸了摸他的头,装模作样低声安慰两句,手却探上了他的腕。

  段清朗不着痕迹鄙视了他一眼,随即看了看四周,眨眼道:“好好站着,过会儿就能回去了。”

  轩辕夜懵懂点头,又蹭了一会之后,被拉起来站好。

  然后没过多久,他身子晃了几晃,便往地上倒去,段清朗连忙接住他。

  本来动静没多大,却因为段清黎的惊呼,让不少人往这里看过来。

  沉寂了片刻之后,女帝淡淡道:“带他下去吧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