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帝说了“一视同仁”之后,便有不少人暗自怀疑,毕竟他们之间有个特殊的存在。

  难道连傻子也要一视同仁吗?不用说了,那个叫轩辕夜的,一定会很惨。

  这样未免太残酷了些,然而,弱肉强食的世界,不会同情弱者。

  在某些人眼里,芸芸众生,永远是要分为三六九等。品级越高,光鲜亮丽的背后,越是会有血淋淋的厮杀。谁叫他身在皇家,却是个傻子呢?

  段清黎淡漠地看着四周,实则在想,过会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发生?今日在女帝面前,该不会有人明目张胆说什么,但心里的想法,可就不好说了。

  就算他们都嘲笑他又如何,只能说他们又蠢又瞎看不见真相。

  轩辕夜闭目养神之中,无端露出一丝浅笑。一想到如此严肃正经的场合里,有一个与气氛格格不入的他,就觉得甚是好笑。或许,也可以借机显示自己真的很傻……

  不多时,便有人第一个开口介绍自己,口齿伶俐中气十足,话中既谦虚又暗含锋芒,显然不是个好惹的主儿,此人正是东胜国的太子苍凌云。

  随即便有人不甘示弱,挨个介绍下去,风格也是不一。而各人的性子如何,于此时亦可以初现端倪。

  轩辕夜并不怎么关心他们都是谁,大概记着声音就好,反正并不打算和他们交往太多。

  但意外的是段苍涯现在较之以往,似乎内敛了许多。可能是真如女帝说的那样,一路行到昆珝,觉察到自己是井底之蛙之后,无端就谦逊起来了。

  段清朗亦漫不经心随便说了两句,反正他到这里也没什么打算,就是帮衬自家兄弟而已,目的简直比轩辕夜还要单纯许多。

  而见轩辕夜躺下之后,他又有些担心,因为隔得太远看不清他们发生了什么。后来见他们反应并无异常,才渐渐放下心来。

  他理解轩辕夜为何装疯卖傻,所以想着,要怪就怪女帝吧,官大一级压死人,大这么多的话……

  毫无意外地,其余十六个人都介绍完了之后,轩辕夜还在“呼呼大睡”。

  女帝身旁的随侍奋笔疾书,记下各位皇子所说。数了数之后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问道:“还少哪位皇子?”

  众人转念一想之后,纷纷侧目朝轩辕夜这边望过来。

  段清黎轻缓地推了推他,并不言语。轩辕夜带着睡意“嗯?”了一声,揉着惺忪的睡眼慢慢爬起来,茫然地眨了两下眼之后,又躺下了。

  看起来像是根本不知道刚刚都发生了什么,不过有人怀疑,就算能明白,也未必能说清楚自己是谁。

  那随侍也想起来了缺了谁,根本无需再介绍。

  刚来的第一天随手丢银子,轩辕夜就极其成功地,让行宫里大半的人都知道了自己的傻名。这种扬名的速度,真是让人佩服不已啊……

  这之后,女帝便不怎么说话了,全由身边的人代劳。

  各人介绍完了,互相略略认识了之后,女帝身边有人扬声:“各位皇子都是麒麟之才,想必大半文武双全,礼乐射御书数,皆可一展所长。若实在不会,便可放弃,或由门客代替。”

  轩辕夜懒懒睁眼,觉得允许放弃这一点,简直就是为自己准备的。不过,这文试武试,听起来很繁多的样子。

  他忽然想到,会不会有人某项不会而他恰好会的?于是那人就……连傻子都不如了。

  见他心情一好地弯了弯唇,段清黎悄声问了句,二人便低声说起悄悄话,轩辕夜仍然一脸傻笑以防露陷。

  这时候,轩辕陵睨着坐在地上的他们,提醒道:“该走了。”

  二人朝四周一看,见他们都一副抬步欲走的架势。而女帝已经离场了,这里留下几个人给他们领路。

  轩辕夜不得不爬起来,却是真的极为费力。不站起来不觉得疼,站起来之后,右脚根本不能踩实了。而因为没有立刻处理,伤处已微微肿了起来。

  他凤眸轻眯,心里想着,我如果瘸了,一定马上废了轩辕陵第三条腿!

  段清黎尽力搀着他,然而试着迈了一步之后,他果然是一瘸一拐的。

  轩辕夜右腿有几分哆嗦,随时可能摔倒,又因为身高差距,段清黎扶着他很是吃力。

  轩辕陵上前,心情极好地道:“皇兄需要帮忙吧?还能走吗?”

  之后,便不由分说握住了轩辕夜的胳膊,在外人看来一副手足情深的样子。

  段清黎眉目一凝,遗憾自己和轩辕夜朝夕相对之后,身上便不经常带什么毒物了,不然的话……

  二人都没有理他,也并未挪步,三人进站在此处,气氛微妙。

  段清朗终于有机会过来,此时步子轻灵迅捷,只求尽快赶到。今日的事虽然与他不旁边有关,但转念一想,就算没有这次,还会有下次的。

  这第一次集会,都不懂规矩,就该让他们一起站到灵钧那边的。

  轩辕陵见段清朗过来,微微挑眉,浅笑着后退了一步,而后带着他的人马朝大部队的方向走去。

  段清朗神情凝重地先查看了一下轩辕夜的伤势,然后提议道:“要不然就别去了吧?未必会怎么样。”

  轩辕夜轻轻摇了摇头,女帝既说了“一视同仁”,自然是连他在内的。初来乍到的,还是听话一点为好。

  段清朗只好将他打横抱起,朝场外候着的车辇走去,边走边说:“看来我得寸步不离了……嗯?颜羽呢?”

  为何如此重要的日子,颜羽居然不在?

  kY酷:匠Y$网首rd发4

  轩辕夜半垂着眸,掩尽情绪,回道:“他今天不舒服。”

  段清朗叹道:“好吧,每时每刻都要小心了。”

  等到了第一场比试的场地之后,众人才知道,原来这第一场就如此凶残!

  见人到齐了,一旁考官模样的人朗声解释道:“陛下重武,第一场便是武试,骑射合一。”

  然而这里分明乱石嶙峋,不宜骑马。再看那些马,一匹匹暴躁地转来转去,不时打着响鼻,鬃毛直竖,显然都是桀骜的烈马。还有那用来做靶的旗帜,在几百步之外的大风里,飘扬不定。

  这真的不是有意消遣他们?

  女帝悠悠道:“事关脸面与实力,诸位万莫留手。”

  轩辕夜淡笑,无所谓,反正他是要直接放弃的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