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昌帝国,是一百多年前的辉煌,可再亮的星辰,终有陨落的一日。成王败寇,向来如此。只有最后的胜利者,才有资格书写历史。

  所以,一代又一代的封杀之后,它便被人渐渐遗忘。

  可女帝与大昌帝国的关系,也仅仅是他们的猜测而已。眼下在这里,依然是强者为尊,还是乖乖听话的好。

  女帝说了那些话之后,便不再开口,而是停顿了一段时间,让他们自己思索去。

  不得不说,能到这里来的人,还是很聪明的。她方才提到“各国未来的国君”,便有不少人眼睛一亮,很明显被说中了心之所想。

  到这里来的人,除了被迫之外,更多的还是在赌。

  因为危险与机会,向来同在。只要能逆流而上,就能抓住机会,为自己争取到更多东西。

  连轩辕陵以前那么优柔的人,这次也敢大着胆子前来,可见某些事的诱惑力,实在大得很。

  轩辕夜睁着纯净的眼眸,环顾着四周,然后和段清黎对视了一下,并无太多别的反应。

  听了女帝的话,他是想说什么来着,可这里人多眼杂,还是回去再说。

  不过,女帝说的事与他什么关系,为何会让他过来?他依然不明白。

  十七位皇子,除了轩辕夜,还有十六个,此时女帝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,他们大半都已心潮澎湃起来。只因为,光辉璀璨的未来,诱惑实在太大。

  崇华女帝静静看着下面的人,顿了顿才道:“想必这段时日以来长途跋涉,久居深宫的诸位,视野又开阔了些,都该成长不少吧。”

  她并未说得太直白,但实际上,就是嫌弃他们见识得太少,和井底之蛙无异。不过,她说的也是事实。

  会闲着没事到各国溜达的皇子并不多,尤其是轩辕夜和段清朗涉足江湖的就更少了。而长久居于一个地方,未免会错觉自己看到的就是整个世界。

  “若要成为一个好县令,需得有一郡的眼光;若要做个好郡守,便得有一州的眼光,”女帝声音仍然轻缓,语调却带了几分严肃,“所以,若要做个好的国君,目光必须超乎本国之外。”

  下面的皇子无一不是听进去了这句话,而且这个道理他们不是不明白,却并没有仔细想过,也没认真实践过。这次出门以后,的确是发现了自身存在的一些问题。

  有人觉得,照女帝现在这话的意图来看,是在教他们怎么做好一国之君?

  实际上,女帝正有此意。

  身上伤处渐渐不怎么疼了,轩辕夜合身一躺,枕在了段清黎腿上。这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女帝身上,除了身后的轩辕陵等人之外,不会有多少人注意到他。

  轩辕陵见状极轻地哼了一声,复抬头专心等着女帝再度开口,他的目光却渐渐阴鸷起来。

  因为,各国的皇子,除了雍国之外,都来了两三个。可是,每国的国君却只有一个。他不会傻到觉得太子就一定是将来的皇帝,毕竟中间还有很多变数。

  所以,大夏已经有他这个太子了,女帝却还叫人护送轩辕夜来此?到底什么意思?

  不管这厮到底真傻还是假傻,只要活一日,便是一日的威胁!

  轩辕夜一脸倦容,轻轻闭着眼,看似睡着了,实则留意着周围的一切动静。段清黎眸光微垂,眼里却有一丝精光,同样在全神戒备。

  女帝到底是女帝,随便几句话,便让下面的人心思如见风摇摆的草一般,都随着她的话而动。像轩辕陵那么想的人,并不在少数,都没有表露出来而已。

  各国国情大不相同,但自古以来,皇室争夺皇位都是腥风血雨的。北境诸国里,可能灵钧皇室是最和平安稳的;而释国,则因为笃信佛教,有自己独特的权力体系,国君便不如其他国家重要,也没人会去争。

  争得最凶的,先是由蛮人部落组成的延荆,部落内部及相互之间的争端颇为恐怖;其次便是宁澜、东胜两个临海之国,因为富饶而开放,对国君的能力要求便更高了许多,治理起来也更有成就感。

  )更新…n最z“快vD上2酷;匠网a

  不过女帝的话,到底还没说完。

  只听得她继续道:“眼下你们既身在异国他乡,一举一动,便都代表了本国的脸面。此后诸位要展示才能,既代表了本人,又代表国家。以偏代全,虽然有失偏颇,但若连皇室都不能服人,又如何统治百姓,如何立足北境?”

  依旧是毫无波澜的声调,音色清冷如高山之雪,可女帝话里的意思,越来越严厉了。此话一出,不少人心中一凛,随即又想起……

  代表本国的脸面吗?这里,还有个傻子呢。

  轩辕夜感受到一些若有若无的目光,隔了人群望过来,却依旧闭眼假寐,不予理会。

  他连自己的脸面都不在乎,会在乎大夏的吗?

  而且此后才能展示,是极好的显示声威的办法,众位皇子必然要明争暗斗。他呢,默默看着就好,又不需要做什么。

  女帝似乎意有所指,又道:“按照朕的计划,你们还要在昆珝住一段时日,四海之内皆兄弟,就算即将相形高下,也要和睦相处。要知道,暴力与杀戮,并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。”

  轩辕夜这时候觉得,怎么上句和这句,听起来都隐隐像是和他有关呢?是自己想太多了?

  段清黎微不可察地冷笑一声,女帝权势足够大,解决问题当然会有更多选择。但对于别无选择的人来说,还是不要留下祸患的好。

  轩辕陵也觉得女帝这句话有点暗示的意味在里面,但也可能是他心虚想多了。不过今日,不管心性还是思谋,都是受益匪浅。

  闲闲散散说了半天,女帝终于道:“朕不会插手各国皇位争端,但储君在朕眼里,与普通皇子并无太大区别。朕面前,暂时一视同仁,若有能耐,尽管拿出来让大家看看便是。”

  这句话,是在鼓励自负有才的皇子为自己争一口气?

  随即,她又道:“若有人愿意长留昆珝,为朕效力,朕不胜欢迎。接下来,便开始比试的第一项,自我介绍。都准备好了吗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