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如此姿势突然跌倒的人,不用想,所有人都知道会是谁。

  毕竟,轩辕夜装得太像,而先来的人已有自己的消息渠道,他早已傻名在外了。

  在人前,众人肯定不会说什么,可心里怎么可能没有鄙视之意呢?

  还有人隐隐觉得愤怒,一个傻子,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身份还能与他们平起平坐,着实让人不悦。

  在场这么多人,当然有人想看好戏的。

  这是女帝第一次在他们面前露面,可没多久就发生了这样的事。大多数皇子扪心自问,如果这类事发生在自己身上,那不管冲撞自己的人是不是傻,都不会轻饶!

  可是,女帝说了句轻飘飘的“朕很喜欢”之后,居然再也没有下文。

  她回眸时,自然而然地扫了大夏这些人一眼。随即不多做停留,再度迈步朝前走去,仿佛刚才什么事没发生过一样。

  轩辕夜仍然坐在地上呜咽不停,段清黎修眉紧皱,恨恨剜了轩辕陵一眼之后,赶紧开始查看轩辕夜的伤口。

  就算她不怎么懂武功,也看得出,刚刚打在他腿弯的力道一定大得可怕。摔倒时裤子的膝盖都能被磨破,隐隐渗出血来。

  可她更担心的是,皮肉之下,有没有事?

  女帝身后跟着几个人,都身着劲装。其中有个高挑丰满的年轻女子,生得高鼻深目,充满浓烈的异域之美。这女子浅蜜色的肌肤在阳光下宛如好玉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凌人的灵气和傲气。

  此人,是女帝很宠信的女将穆雅图,活泼彪悍。

  她随女帝一起挪步,却仍在回头满眼好奇地看着轩辕夜,脸上带着肆意大胆的轻笑。那双褐色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他瞧。心底泛起的念头,是好些人都曾有过的。

  t更新I最快上)酷4匠`网x

  样貌绝佳,可惜是个傻子。

  女帝并未回头,脚下却不着痕迹快了些许,没过多久便走出十几步之外。

  穆图雅紧了两步跟上之后,又回望了一眼才安分下来,轩辕夜仍然坐在地上揉着腿。

  段清朗一颗心现在才缓缓落下,很想过去找他们,免得再发生什么事。然而眼下却绝对不可能擅自走动,更何况他还是在他们斜对面。

  直到这时,轩辕陵才俯身,低声悠悠道:“皇兄快站起来吧,大家都看着呢。”

  段清黎冷冷一笑,一言不发。

  来日方长,报仇未晚,他得意什么?嫌自己以后死得不够惨?

  轩辕夜也不理会他,只对段清黎委屈道:“腿好疼。”

  她一直在帮他轻轻揉着腿弯,估计着伤得到底多重。应该不至于彻底废了,但肯定会瘸一段时间。一念及此,她现在就想提刀阉了轩辕陵!

  轩辕夜虽然同样恨,但冷静许多。方才有人以刚猛迅疾的指风,击在他腿弯的穴道上。但是,既然他能感觉到异动,他不信经过这里的女帝不知道。毕竟,他现在还看不出她武功深浅呢。

  只不过,女帝心思深沉,装做不知而已,没把这太当回事。

  或许是时机不够,也或许,一个傻子被陷害羞辱,不值得谁花心思多管。

  但可以肯定的是,至少今天,轩辕陵还不敢杀他,毕竟众目睽睽之下。

  女帝缓步走到高台上时,轩辕夜终于在段清黎的搀扶下站了起来,一瘸一拐往后走了几步之后,又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
  段清黎心里一恼,也不管不顾地在他旁边坐下了,眉目极冷。

  仍有人朝他们望过来,眼中还有隐隐的好奇之色。

  因为其他人到昆珝来,都没有带女眷,带侍女的人都很少。可是这个傻子和这个少女,关系很不一般呢。本来觉得这少女长得不错,谁知道脸上有伤疤,未免让人扫兴。

  丑女配傻子,挺好。

  今日除了诸国来者之外,尚有十二位重臣,站在队伍中前段,最靠近高台之处。这些人衣着华贵气度非凡,都是女帝的心腹之臣。

  然而女帝自创的奇怪管制,来到这里的皇子们现在还没弄清楚,跟别说提前拜会巴结这些人了。

  女帝坐定之后,十二位大臣拱手躬身,以北境通行之语齐道:“拜见陛下。”

  诸国来者亦纷纷转身,面朝女帝而站,学着他们躬身作礼。心里都有些意外,这里礼节居然如此简单?

  他们不知道,崇华女帝向来不喜繁文缛节,觉得很浪费时间。只要气势足够强大,礼节只是虚无的形式而已。

  真正的威慑和敬畏,在于心。只要心生敬畏,礼仪再简单,也无比虔诚。

  轩辕夜毫无反应,就这样默默坐在地上轻轻揉着腿,同时也在防备着会不会再有下一次突袭。

  他现在不能离开,不是出于礼数,而是想亲耳听到女帝到底要说些什么。

  周围的人躬身之后,再度站直,这时除了轩辕陵,倒没人再看他们,都专心致志地等着。

  沉寂片刻之后,女帝清冷悦耳的声音不徐不疾传开,她道:“各位一路辛劳,前往昆珝,胆识让人佩服。此番前来,对各位有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  由于各国来者之前并未见过她,所以她今日说话,不得不详细些,免得他们听不明白。

  而且今日,她必须把某些事说清楚,以免他们心存顾虑。

  “朕请诸位前来,并无恶意,只是要对各国未来的国君说明某些事罢了。或许,有些国家尚不知道朕到底是何来历,此举又是何意。这些疑团,之后的时日,你们都会明白的。”

  “北境并不是以女为尊,朕也没有那样的想法,亦不想合并各国。朕是北境之主,仅此而已。可北境若要长久,离不开诸位。”

  女帝声音轻缓,语气虽然淡漠,却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。那种淡漠,是长期身居高位自然而然养成的调子。

  她这番话里的真实意图,虽然并不十分直白,却已勉强打消了各国来者最关心的疑虑。她并无恶意,也不想对各国如何,甚至很清楚各国对她的重要。

  但除了释国与玉昭国之外,其余国家的人还是有些云里雾里,中间遗漏的信息太多了,很多人之前都觉得女帝像是凭空出现一般。

  而释国、玉昭,因为离昆珝很近,很早以前便被女帝收服,现在便猜她的意图是--再现往昔的大昌帝国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