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清黎有些后悔跟他说这么多,以致于大晚上的,他翻来覆去不时傻笑,开心地睡不着觉,害得她也睡不着。

  她压低了声音问:“你是不是傻了?”

  轩辕夜嘿嘿答道:“越想越开心,好想马上就娶你进门然后洞房……”

  段清黎不打算再理他了。

  折腾到后半夜,她才迷迷糊糊睡着,可他直到凌晨才睡着……

  即便如此,第二日诸国来者第一次集会,觐见女帝,他也得去。

  坐进车辇中,他觉得有几分困了。不过也无所谓,他又不指望在女帝那里留下什么好印象。

  段清黎坐在旁边,摸了摸他的脑袋,一脸严肃:“没事,反正你早就不要脸了。”

  今日见过女帝之后,所谓的比试便要开始,她已经不能想象他到时候会有多么惨不忍睹了……

  最c新@章节k上\酷=匠tt网

  真不知道女帝存的什么心思。

  轩辕夜握着她的手,点点头。他是无所谓,只要能开开心心和她在一起,别人的眼光一点都不重要。

  他回想了一遍前几日从段清朗和颜羽那里得到的消息,因为今日颜羽说不舒服,并未前来,他得自己留意点。

  以大夏为中心来看的话,东边有两个临海大国,宁澜、东胜,疆土并不十分大,但国力挺强,分别来了两、三个人。

  大夏以北,是剽悍的延荆,那些蛮人部落甚多,互不相让,最后只好三个部落各派一人。

  大夏西南便是灵钧,再西是玉昭,来了两人。大夏以西翻过一片高山和荒漠,有个和玉昭接壤的释国,听说以佛法为尊,这次来了一人意思一下。昆珝么,认真说来,其实是在释国边境上。

  这个世界太大了,可和他有什么关系?他只需要一方立足之处建一个家足矣。

  对了,还有一人来自小国雍,听说是个极不受宠的庶子。

  轩辕夜自嘲一笑,他连庶子都不算呢,居然是被请来的?听说其余几个掌旗使护送的人,都很强,文武双全那种。

  车辇停下之后,段清黎牵着他缓步而下。

  然而接引之人脸上微有诧异,她以为是惊讶她脸上的伤疤,到了集会的场地之后才知道,是因为……

  原来可以带随从幕僚过来啊。

  场地中铺着一条宽而长的红毯,大家都站在两侧。人家那里一大片全是人,他们只有稀疏的两个人。

  人多好壮胆吗?

  段清黎无所谓地扫了一眼,心里是一阵不舒服。

  居然还按国别站在一起?

  毫无疑问,又碰见了目光暗含不善笑意讥讽的轩辕陵。

  轩辕夜一脸昏昏欲睡,耷拉着眼皮,不时打着哈欠。对他来说,旁边是谁都没区别,反正傻子是认不出来的。

  段清黎也懒得多说,一言不发,却觉得怎么越看轩辕陵越恶心了?真想毒死他算了。

  咦,她又想起来,毒老居然这么多天都没出现,不知道哪儿去了,希望别突然冒出来吓他们。

  没等多久,窃窃私语声便止住了,段清黎知道正主来了,可大夏、灵钧的人相距太远,段清朗没来得及过来找他们呢。

  一声极轻的通传“陛下驾到”之后,空气似乎都蓦然一肃,无端凝滞了许多。

  很多人心里都是一惊,这或许是头一次,感受到一种清淡却不容忽视的威压。

  崇华女帝并没有刻意做什么,她从红毯尽处走向高台之上的王座,只淡淡扫了他们一眼,便让他们呼吸都轻缓小心了许多。

  轩辕夜也觉得意外,这时清醒了几分。这样看来的话,女帝有点不好糊弄的感觉啊?他得再加把劲了。

  大家都在想,现在是跪还是不跪呢?都不想做先跪下去的那个,于是都在观望。

  一道清冷无波的女声轻飘飘响起,却响彻全场:“都抬起头,让朕瞧瞧。”

  不少人心里更加惊讶,崇华女帝居然……会武功,而且很是高强!

  这有点太出人意料了。

  几乎所有人都是心一提,本能地感觉到危险。

  强不可怕,可怕的是太神秘,连意图都让人看不清楚。

  众人渐渐都顺从地抬起头,平视着前方。偶有偷瞄女帝一眼的人,一望之后又立刻低下了头,心跳更甚。

  女帝身姿高挺如松,大异寻常女子。那张冕旒之下的并不能看得很清楚,却绝对是倾世容貌无疑。

  身居至尊,武功盖世,心机深沉,祸水之颜……

  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了!怪不得没有皇夫。

  很快,大多数人开始眼观鼻鼻观心,就算心里再如何巨浪滔天,面上也绝不显露。

  可感觉到那淡淡的目光扫过自己,从头到脚都微有几分僵硬。

  意外,是在女帝走到轩辕夜这里发生的。

  她刚刚迈步,脚未落稳之时,轩辕夜忽然往前跌倒,踉跄着跪趴在地,正好落在女帝身前。

  气氛在这一瞬间冰滞,所有人都往这里看来。

  女帝收住脚步,静静站着,垂眸看着轩辕夜,面无表情。

  段清黎暗暗皱眉,刚刚他跌倒,是来自身后的力道?

  真是太低估轩辕陵的狠毒了!这样的情况,已经可以按冲撞圣驾来论了。

  这里,可不是大夏。

  随即,她连忙上前,跪在轩辕夜旁边,一边帮忙拉他起来,一边低头请罪道:“陛下息怒,我家殿下重伤未愈,举止异于常人,请陛下不要怪罪。”

  女帝并未回应。

  跌倒在地的一瞬间,轩辕夜只感觉身子都震得一麻,两只手掌尤甚。

  方才觉察到身后有异动,可想要避开已经晚了。再说,他是傻子,怎么可能避得开?

  他立刻想通,轩辕陵身边的高手,一定是蓝宇之那里调过来的。

  众目睽睽之下,他费力地爬起身来,坐在地上。裤子的膝盖处明明都摔破了,他却揉着右腿腿弯。

  他抬起泪汪汪的眼,将另一只通红的手掌伸到段清黎面前,撅着嘴委屈地抽泣道:“好疼……”

  段清黎心疼他居然真能当众这么哭,随即,这一刻对轩辕陵的恨意攀至巅峰!

  如果女帝因此降罚,她一定找机会杀了轩辕陵!

  轩辕陵这时并未说话,他现在还不知道该表现得和轩辕夜多亲密才合适。

  他并没想让轩辕夜如何受罚,因为傻子不懂事嘛。

  不过也无妨,当众出丑也差不多了。

  段清黎吹吹轩辕夜的手掌,然后急急叮嘱道:“快跟陛下道歉。”

  他眨着泪眼茫然地抬头,只撅着嘴,一言不发。

  女帝这时徐徐开口,带了一丝笑意:“五体投地,这拜见的姿势,朕很喜欢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