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终,第一次药浴的结果还算不错,湿寒之气排出了不少,然而他人也受此影响,虚弱无力比昨晚还甚。

  尽管行动缓慢,轩辕夜还是坚持自己用宫人送来的清水又擦了一遍身子。

  他慢慢穿上衣服走出来,一眼便看见她眼里的担忧,不觉心里一动,又暖又涩。

  “一起睡吧。”他轻笑邀请。

  刚躺进被窝不久,轩辕夜便觉得一阵热,又出了些汗,却默然不语。

  段清黎给他擦着头发,轻轻叹了一声。驱寒之后,他会有些虚弱,她自然知道,但寒气又不得不除。

  他呼吸短而浅,低声对她道:“我觉得这样挺有效的,再有两三次就该差不多了。”

  她回道:“再过几天吧,你先养养。”

  药浴驱寒是不错,可绝不能太频繁,身子会吃不消的。

  轩辕夜轻声一笑:“娘子真好。”

  段清黎也是一笑,现在也不再同他辩驳这些,毕竟早已站在同一条船上。

  之后几天,日子是清寂的。轩辕夜拒绝了段清朗住到这里的无理要求,大多时候都安静地在屋里玩,心不在焉地装傻。

  颜羽给他说了这里的基本情况之后,轩辕夜便也没多问什么,神情一如往常淡然无波。

  还是静养比较好,反正有自家小娘子陪着。风暴之前的静谧安闲,一刻也不能放过。

  养了几日后,他的气色看着比以往好了许多,唇瓣渐渐多了几分艳色。段清黎望、切之后,觉得可以再药浴一次。

  第二次,轩辕夜带了一颗归元丹,吃下之后觉得周身渐渐更加暖热,丹田也是暖的。虽然出了一身汗,却有几分神清气爽。

  然而恢复经脉,也不能一蹴,现在已有极好的兆头。

  每次药浴之后,池子被舀空了,等再度浸满之后再清理几遍。反复几次之后,便一丝药味都没有了。

  此后又休养了几天,十日之期只剩一天了,明日便是各国来者齐聚的日子。

  这对轩辕夜毫无影响,他悠闲得很天天泡澡。次数多了,身子渐好,他发觉泡温泉很是舒服。

  这日午睡过后,轩辕夜又要去洗澡,段清黎只觉无奈,这是上瘾了?

  可她不知道,他其实在想鬼点子。

  慢条斯理给自己宽衣解带,将衣服一件件在屏风上搭好,轩辕夜又回望了她一眼,见她自顾自坐在窗边翻书,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。

  清澈阳光透过窗纸映进来,她周身似带着一层暖光。

  I酷iS匠%f网正F#版o7首{e发2

  神情专注,侧颜太美。

  轩辕夜勾唇一笑步进池中,想着怎么才能……

  好想把她也弄到水里来啊,一个人洗澡多无聊!

 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宫人开始在池里撒玫瑰花瓣了,毫无疑问是她吩咐的,简直让他颇为郁闷。

  轩辕夜懒懒躺着,在水中半沉半浮,时不时撩水弄出一片水声,只等时间过去。

  鼻端是沾混了花香的水汽,香气暖软,水波温柔,简直让人昏昏欲睡。

  段清黎虽然在看书,面前却燃着一炷香,眼见香即将燃尽,她便唤道:“好了没有?该上来了。”

  等了会儿也没听到回应。

  她随即想起,似乎很久没听到水声了?

  发生了什么?

  她又喊了几声,起身朝汤池那边疾步而去。

  心底漫上一丝紧张慌乱,她现在心跳快了几分。

  之所以一直不让他泡太久,是因为怕泡久了他会头晕。还有,他脑袋伤了第二次,现在也没有全好,可根本没有立竿见影的办法,只有慢慢养。

  “轩辕夜?!”

  她又急急唤了一声,依然没有人回应。

  眉心一蹙,她也不管会不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,从屏风一侧走到后面。往池里一看,她立刻悚然一惊。

  没有人,只有一片黑发静静地漂在池里,从白色水汽间隐约露出来,更叫人惊恐。

  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害怕,身体却比脑袋还要快速地做出了反应,她鞋也没脱,直接蹚进了池中。

  情急之下也不觉得水有多烫,然而水却渐深,很快便没过了她的胸口,直漫上颈。

  好在这时她已经能够到他,她一边小心让自己不淹得更深,一边从水里捧起他的脸,急急探过鼻息之后,将他往浅处拉了些。

  她掐着人中的同时,不断轻轻摇着他的脑袋,口里不断唤他的名字。

  不多时,轩辕夜轻咳睁眼,一口水喷到了她的脸上。段清黎正惊魂未定地看着他,还没来得及舒一口气。

  二人怔怔对视片刻之后,轩辕夜拼命忍住不笑,神情扭曲,而后伸出双臂抱住了她。

  段清黎明白过来,顿时心里一恼,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之后,沉了脸瞪着他。

  轩辕夜笑意不减,抱着她居然往池中央走了几步,不是他抱着她,水便要将她淹没了。

  段清黎大怒:“你骗我?”

  而后,她忽然想到,两人现在离得这么近,而他没穿衣服……

  脸上腾地一红,段清黎这才感觉水里好烫!

  他现在站在水里,清滢的水波在他锁骨处轻轻漾着,一片艳红花瓣粘在他白玉般的修颈上。颈侧披散着蜿蜒入水的墨发,将水下景象遮了个严严实实。

  这色彩太艳丽,她觉得周围更烫了啊!

  轩辕夜一脸无辜,声音柔弱:“我没骗你啊,我现在浑身无力,都抱不动你了……”

  随后,他两手一松,段清黎短促地“啊”了一声,往下面一坠,立刻出于本能地紧紧抱住了他。

  就算又被算计了,也比被水淹要好,她不会水啊。

  这人好坏!

  轩辕夜连连发笑,心情极好。

  然而她恼火更甚,抱住他免得掉下去的同时,张口就咬在他凝白如玉的肩上。

  他低头,她斜眸,二人角度诡异地又对视了一眼之后,她恨恨松口。

  哼,就算报仇了。

  一抬眼,便见他满脸水痕,眉、睫、眼,无一不是湿漉漉的格外动人;又兼玉面黑眸,墨发朱唇,笑意竟似水波一般,直漾到人心里去。

  这么美,她看也不是,不看也不是。

  轩辕夜一手紧紧抱着她,一手解开了她束发之物,浅笑道:“是你自己下水的,我又没拽你下来……”

  她现在气已消了大半,低声回道:“你骗我一百次,我还是会下来。”

  这种事,宁可信其有,绝不能有半点疏忽,万一是真的呢?

  她承受不起那样的万一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