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到这个问题,段清朗回道:“不知道啊,这么久了,女帝都没说明白。反正不会太认真吧?毕竟各国都来人了,面子上不好看……”

  他又瞧着面无表情的轩辕夜,疑惑道:“你操心什么?反正你是傻子,什么都不会。”

  轩辕夜点点头:“我是在想,怎么丢人更合乎情理。”

  段清朗笑:“真是期待。”

  轩辕夜不言不语,也不动,静静感受着身体的每一丝变化。按照他的预想,如昨天那般的话,寒气能一次次排出来,最后就差不多能清除了。

  这次感觉和上次也差不多,可能要稍好一点,因为已经有经验了。四肢的伤口,还没愈合,倒不必再添新伤了。

  他沉心静气,呼吸绵长轻缓,意图引导气血在身体里安分地流动。唯一的不足是,经脉的某些部分仍然不通畅。

  他忽然开口道:“你别动。”

  段清朗点头眨眼,不敢乱动,心里却在想着,下次再也不会和他一起来洗澡,实在不自由。

  屏风后段清黎喊道:“别洗久了,一刻多钟就可以了。”

  她也不知道温泉有何效果,不过听他描述,或许是个排出寒气的不错的法子。接下来,如果有效的话,可以考虑药浴,可是去哪里找药材呢?

  提起药,她又想起来,说不准毒老什么时候就冒出来了,还是得提醒他们一下好。

  这次在她的严格督促之下,一刻钟左右,轩辕夜就没继续泡下去。身体感觉并没有多大变化,还是得慢慢来才行。

  穿好衣服走出来,轩辕夜直接盘腿坐在羊毛地毯上,一副不打算出去的架势。

  段清朗忽而想起什么,问道:“颜兄呢?”

  轩辕夜淡淡回道:“昨日我央他去看看其余人的情况,晚上他回来之后不知去哪睡的,应该也快过来了吧。”

  他自己擦着头发,侧头道:“你如果有什么消息,现在也闲的没事,就说了吧。”

  段清朗同样细细打理着发丝,无奈道:“我是知道一些,可这里传的消息谁知道真假?还是不能轻信,不过一些基本情况倒不会有误。”

  “北境有七个大国,小国就不说了,诸国共有十七位皇子来此,胆子都不小嘛。还有不少随从幕僚之类,可是带女眷的,就你一个。哎,我需要一份地图……”

  轩辕夜白了他一眼道:“那就别说了,我知道多少人就够了。”

  反正,是敌非友居多。

  这时段清黎终于有机会插话,虽然知道说出来可能惹他不满,但事关重大不得不说。

  她小心地说:“我也有事要告诉你们,昨天云叟来的时候,后面跟着一个奇怪的老头,他自称是毒老,然后偏要收我为徒,我就答应他了…………”

  轩辕夜眯了眯眼,夸道:“胆子不小啊。”

  她转了转眸不去看他,一脸不服气。

  段清朗也点头道:“胆子确实不小,昆珝也敢来。话说,这里什么人都有啊,女帝也不管一管?”

  轩辕夜睨着段清黎,哼道:“或许她就需要各种奇人异士呢?昨天的事,你怎么不早说?”

  她眨眨眼,眸光狡黠灵动,辩道:“又不是十万火急的事,我告诉你们,是让你们有所准备。毒老他……”

  轩辕夜已凑到她跟前,在她耳畔低声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么,他不是那么好杀的。现在招惹上了,你说怎么办?”

  她缩了缩脑袋,避开了他呼出的热气,回道:“先拖一段时间,时机成熟了再说吧。都小心着些,应该没什么。”

  轩辕夜哼了一声,这件事暂时到此为止。

  段清黎又道:“你可以试试药浴,应该会很有效果。”

  轩辕夜漫不经心点头道:“你安排吧,我要去睡觉……”

  唉,日子真是万分艰难,不是在装傻,就是在睡觉。

  段清黎则在思量,从哪弄药材呢?

  她问了问漱玉宫的宫人,哪里能找到药材。没想到宫人直接一口应下,说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便是。

  段清黎便说了些排寒祛湿的药材,如没药、川椒、沉香、川穹、川贝、茯苓、泽泻之类,反正未必会齐活,那就越多越好。

  除此之外,还需要些滋补气血的药。在水里泡久了,容易气虚。

  下午的时候,便有人拉来了一车药材,倒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,没想到这里人办事居然如此认真迅捷。

  整个白天毒老都没再露面,可段清黎心里时时悬着,怕他神不知鬼不觉过来,做下毒之类的事情。

  晚膳后小半个时辰,段清黎便问轩辕夜要不要去试试药浴。泡澡太频繁其实不怎么好,但寒气积累久了更不好。

  他自然会答应,这次还是如以往那般,没让宫人服侍。

  其实他们自在惯了,并不喜欢宽衣之类的事也要人帮忙。

  段清黎早已细细查看过了药材,品质自然没得说,量也不少。唯一的问题就是,这个池子有点太大了些。

  不过一想到宫人说有的来客生活奢侈,她也就不再犹豫了。毕竟这里是活水,没别的地方比这更合适药浴了。

  她将大把的药材投进去,过了许久才收手,微有些忐忑。

  》X酷匠}网唯一"正…m版y,'f其U@他N都是盗◇》版/

  静等小半刻钟,她叮嘱道:“或许药效会有些猛,你小心着些。”

  轩辕夜扯扯嘴角,点了点头。其实他无所谓的,只要能尽快好起来就行了。

  但随后他就发现,药汁和白水,确实是有很大区别的。

  入水之后渐渐觉得热,热得冒汗。

  虽然体内的寒气还在,而且势头不小,可有源源不断的热流从肌肤渗进身体里,一时间竟然说不清是舒服还是难受。

  而且因为这个缘故,温泉水显得更烫了几分。

  段清黎在屏风后有些紧张地问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“有点热,有问题会告诉你的……”

  他一直没说的是,寒气当然不仅仅是冷而已,还有各种染了风寒一样的疼痛。现在除了有些热之外,又觉得被热气蒸熏得头又疼又晕。

  可他一直都在尽量避免让她担心,上次的事情之后,他越发珍惜他们在一起的时时刻刻了。

  现在最大的念想也不过是,能与她安然相伴,看尽人间烟火。

  先要尽快好起来,然后再忍一段时日,争取早日离开这里,再苦再难都不能放弃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