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眼前景象,轩辕陵转念想了想,直接走了确实很不妥,可是留在这里又会被不断下套,实在是两难。

  他相信,不管他哪日过来,都会发生相似的事情。

  他们根本就是存心算计他的!

  虽然并不是什么大事,只不过是在人前留了坏印象而已,可打落牙齿肚里咽到底感觉,着实让人窝火。

  段清黎刚刚俯身,不满地“哎”了一声,轩辕陵已趁着他们什么都没说出来,急忙蹲了下去,想要拉轩辕夜起来,同时关切问道:“皇兄没事吧?刚刚是脚软了吗?”

  轩辕夜没理他,抽回了自己的手,埋头在段清黎身前,身子一抖一抖的,呜咽声断断续续地飘出来。

  实际上在场的人都看着他们,有人心里已经暗自叹息,不管在哪里,傻子肯定都是不如人的,真是可惜了那绝好的皮相。可偏偏皇家还要装出一副兄弟情深的样子,不过今日这太子殿下也做戏太拙劣了些……

  人家虽傻,但心地善良啊,没什么怪癖。要知道,女帝现在对来客们管得很是宽松,唯一命令是不许斗殴。就算他们要强宠宫女,陛下都不会管的。

  瞧这哭的,真是可怜。

  只有段清黎心里清楚,这货哪里是在哭,其实是再也憋不住笑。

  可她不得不轻抚着他的脑袋,安慰道:“别哭噢,好孩子是不哭的。”

  虽然在对轩辕夜说话,她的眼神却带了几分凌厉看着轩辕陵。但在其他人看来,便是在暗示方才轩辕夜跌坐在地的原因了。

  轩辕陵神情冷淡,一时间没说什么,也不想说什么。既然知道他们有心设计自己,多说无益,将来直接杀了,一并还仇。

  他才不会在意今日的这些小事呢。

  这时,段清朗进了殿门之后,没等通报,已疾步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在一个宫人的带领下,他从自己的住处,好不容易到了这漱玉宫,没曾想一来就看见了不被他们待见的人。

  本来昨日见过段苍涯之后,便该回来看看轩辕夜他们,可谈得久了耽误时辰。之后去东来殿,他们又搬了地方。他想着天色已晚,就没再去打扰。

  啧啧,看轩辕夜这小模样,受欺负了?

  活该,非要装傻,以后被欺负的机会还多得很呢!

  段清朗突然出现,自然出乎他们的意料。

  不过这时,事情已基本了结了。

  轩辕陵本就没打算多呆,而且想好了解决之法以后,对今日的事态度也无所谓了许多。

  前段时间,有自称漠北老怪的人,通过他的暗线联系到他。除了告知某次突袭之外,还说要偷偷潜进来。

  想想就觉得以后会很有趣。

  他淡淡道了句:“好久不见,段三皇子别来无恙啊。不过我还有事,改日再来与诸位叙旧,告辞。”

  段清朗轻斜了他一眼,漫不经心道:“不送了。”

  轩辕陵神色淡漠,心里却满是火气,很想亲手掐死轩辕夜,但现在不能妄动。他急步离去,低头看到自己衣服上的脏手印之后,怒火顿时更盛。

  一定要找机会斩草除根!

  段清黎扶着轩辕夜,强迫他抬起那恬不知耻蹭着她胸口的脑袋,一边问道:“兄长怎么过来了?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  段清朗细细看着某人那张无耻的眼底含笑的脸,鄙视了一下他动不动就装哭,轻声回道:“昨日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,好几个月过去,有些人已经建起了自己的消息网络。”

  然后,他凑近了几分,声音更低道:“不过要论起收买人心,从来没人像你那么快。可他们被陛下罚了,不然的话……”

  轩辕夜眨着眼,假装听不懂,手悄悄地蹭上他的衣角,要把黑乎乎的手掌擦干净。

  段清朗低头一瞥,捏住他的手腕,嫌弃道:“你在地里打滚?灰头土脸的,我都不好意思说认识你。”

  他转而谆谆教导段清黎:“以后带他在屋里玩,就不会满身泥了。玩棋子什么的,多好。”

  段清黎一本正经驳道:“不好,吃了之后拉不出来,还很可能被噎住。”

  段清朗噗嗤一笑,伸手捏了捏轩辕夜的脸道:“傻子不懂事,就是可怜。”

  又诋毁我!轩辕夜哼了一声,将头一偏。

  段清朗随即放手,挑眉道:“这么脏,去洗洗吧,听说你这里有温泉?”

  他随即自己笑着补充:“对,我就是特意来洗澡的,我好多天……不为别的,就因为其他人那里都没有。”

  轩辕夜闻言,顿时疑惑不已,其他人都没有,怪不得那天领他们来的人神情有些奇怪。问题是,为什么他会住在有温泉的殿里?

  这么说来,那温泉一定有什么效用,毕竟云叟看病不开药实在说不过去。

  到了有温泉的偏殿之后,宫人又被吩咐候在了外边,只需要把需要的东西拿来即可,根本没机会进去。

  段清朗环顾四周之后,啧啧两声,咕哝道:“难道傻子待遇就要好一些?”

  随即他异常麻溜地脱光了跳进汤池,反正有屏风挡着。

  除了一开始有点烫之外,不久之后就觉得这个热度舒服极了,池子也不算小。

  “喂,你在干嘛?都是男人,你怕羞?”

  轩辕夜在池边静静看着从水里露头的段清朗,抬头看了看四周之后,蹲下身,给他简单说了一遍昨天的事。

  都是男人他怕羞做甚?只是不能确定温泉到底有何异处,又想起遍体冰寒的感觉,现在不敢轻易尝试。

  段清朗想了下,开口道:“下来吧,不对就立刻上去。”

  不试试怎么知道这水到底哪里奇妙?

  反正他觉得,女帝不会大费周章做无用之事。既说了让轩辕夜好好恢复,免得到时候太过丢人,或许这温泉就能祛病强身呢?

  轩辕夜脱了自己脏兮兮的衣服,慢慢蹚下了水,忽然问道:“你二哥知道我傻了,是不是很开心?”

  =看d正R版:}章*节\H上酷u}匠“W网!

  他与段苍涯算不上有仇,只能算是认识。他只是想到轩辕陵那样的反应,心血来潮问一下别的人有何反应而已。

  段清朗摇头道:“没有啊,他还有点遗憾,因为认识的人里,再也没谁有你这么风/骚了。”

  轩辕夜无所谓地一笑,反正大家对他态度到底如何,过几日就能看出来了。但一提到过几天,他便问:“据说有比试,到底是什么样的比试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
半月说:

  对不起亲们,前几天更新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