脸上有几分微痒,轩辕陵差点叫了出来,这么恶心的东西居然在自己脸上爬了几下?

  他胡乱地拍掉了那只蛐蛐,顺手一挥的同时打掉了轩辕夜手里装蛐蛐的瓷罐。

  没碎,但是里面的活物纷纷蹦跳着进了草丛中,眨眼之间罐子就空了。

  轩辕陵正眼含恨意地看着轩辕夜,觉得对方一定是故意的,这一瞬他甚至怀疑轩辕夜到底是不是真傻。

  手里一空之后,轩辕夜低头怔怔看了片刻,瞧着抓了半天的蛐蛐都跑了,笑意立时消散。再抬头时,他已经高高撅着嘴,一脸委屈,哭音拉得老长。

  段清黎神情微变,走到他身旁,抚着他的背轻声道:“怎么了?乖,不哭噢。”

  轩辕陵看着他们俩,目光复杂,眼中既有冷笑,又有痛恨。

  就算轩辕夜是傻子,她依然爱意满满。而他今日来以后,她根本没多看他一眼,视如无物!

  他连傻子都不如?

  一念及此,他眼中恨色更炽了,却随即收敛,浅笑道:“不就是几只蛐蛐嘛,你们快抓几只过来。”

  这命令自然是对他的人下的。

  轩辕夜微微垂头,眉间纠结,眨着水汪汪的眼委屈道:“他嫌我傻,不和我玩……”

  轩辕陵抿了抿嘴,掩住了冷笑,才道:“怎么会嫌弃你呢?我真的不会玩。”

  他今日来,真正目的自然是要知道轩辕夜是否真傻。现在看来昨日传言大半可能是真,可他方才的态度确实有点太不自然了。

  毕竟,旁边有外人在呢,怎么也得装装样子。

  反正,眼下的情况暂时还让他满意。到了如此地步,他有的是机会收拾这对狗男女。

  段清黎这时也帮腔道:“他不会嫌弃你的,毕竟你们是亲兄弟呀。”

  轩辕陵目光一沉,自然听出了她刻意咬了重“亲”这个字。再看她一脸似笑非笑,分明就是在嘲讽他的身世!

  几个月前那件不知被谁抖出来的陈年旧事,也是他心里最大的一块疤,碰不得!

  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而后松开,可他只僵硬地笑了一下,没再说什么。他已经恨到懒得再跟他们多说一句了。

  》$酷M匠Je网",首bb发py

  轩辕夜睁大眼,疑惑道:“亲兄弟是什么?”

  段清黎好心地解释道:“就是同一个爹的兄弟,会对你很好的。”

  轩辕夜摇了摇头,看了轩辕陵一眼,想了想之后怯怯道:“他对我不好,我们不是亲兄弟……”

  哼,轩辕陵也配跟他称兄道弟?排行老几?

  再说,他本来就不承认轩辕氏!

  本来,在大夏将多年前的事公之于众之后,按照原来的计划,接下来就该一步步铲除轩辕氏的。

  如果不是女帝使者突然出现,大夏现在说不定已经换了新天!而他,也能和她幸福安稳过日子的。

  女帝,把他的一切计划都打乱了。

  不过西行途中经历半仙及以后的事之后,他也明白有些事急不来的,世间变数太多,并不能一一避开。

  轩辕夜声音虽然轻,但附近的人还是能听到。

  当着两排整整齐齐站着的宫人的面,被一个傻子这么说,轩辕陵心里微怒,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。不过又想到,他本来就是傻子,胡说八道也是正常的。

  今日就应该到此为止了,不能再继续跟他们说下去。

  姑且算轩辕夜是真傻好了,可段清黎却在一旁有意引导他说什么,实在是居心叵测。

  轩辕陵目光不善地看着她,想起以往的那些事,恨到牙根痒痒。他以往对她哪里不好了,她却这般回报他?

  而现在,看到她对一个傻子这么好,怒火像是被浇了油一般,腾地一声爆起一团烈焰。

  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!

  轩辕陵随即转眸,看着神情委屈怯懦的轩辕夜,唇角轻挑笑道:“听闻皇兄伤了脑袋,才致痴傻,不记得我也是正常。看着也并无大碍,皇兄好生静养,就无需操心过些日子的比试了。”

  之后,他才道出正题:“我看一眼放心了便好,还有急事,我先告辞了。”

  段清黎眼睛轻眯,怀着目的而来,还想一身轻松地走,哪有这么好的事?

  到现在这一步,她对轩辕陵的恨意,已经不止前世的事了。他三番五次伙同他人,意图取他们性命,这笔账迟早会细细算算!

  就问他想要什么死法!

  她忙道:“太子殿下,喝杯茶再走吧。两位殿下七八个月未见,这见面还不到半刻呢……”

  轩辕陵脚步一顿,回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心底却有邪恨升起。她屡屡帮着轩辕夜给他下套,再不适可而止的话……

  他暂时的目标,除了彻底杀掉轩辕夜以绝后患之外,还可以加一条:彻底征服她,教她怎么做一个好女人!

  不能占有她的心,起码还能蹂躏她的身体!

  对了,当着轩辕夜的面那么做,似乎会更有趣呢……

  轩辕夜这时也凑过来,又想伸手拉轩辕陵的袖子,被对方躲了过去。

  于是他迈步伸臂,抱了轩辕陵的腰,语调乖巧地哀求道:“哥哥不要走,陪我玩会好不好,好不好嘛?”

  这傻的,没大没小也就算了,刚刚才遭冷遇,转眼又忘了疼。

  段清黎微不可察地鄙视了他一眼,从她认识这厮以来,就觉得他性情多变。以往可能残暴了些,后来温顺了,但现在越变越怪。尤其是装疯卖傻之后,撒娇撒泼都如家常便饭。

  可脸皮,明明还是长在脸上的呀!

  一旁的石桌上,负责沏茶的侍女早已端上了茶盘,只是他们一直没得空坐下而已。

  轩辕陵眉头一蹙,异常不爽,被一个傻子无形胁迫了?

  但最关键的是,轩辕夜的手握得极紧,抓疼了他不说,更把他浅色锦衣揉得皱巴巴脏兮兮!

  他竭力想要掰开轩辕夜的手,情急之中却忘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答应就好了。

  二人一番争扯之后,轩辕夜猛然踉跄着跌坐在地。他揉着屁股抬起头,皱了脸泫然欲泣,满眼惊惶和难以置信。

  轩辕陵顿时感觉一阵头大,又想起之前轩辕夜以百里绯衣的身份做戏,几乎骗了所有人。他顿时越发怀疑,现在,他们根本是在装傻!

  不然,为何今日短短一晤,充满如此多的算计?偏要让他在人前留下伪善兄弟的形象?

  既然如此,必须除之以绝后患!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