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到昆珝没多久,轩辕夜就发现了了问题。当地人之间谈话多用一种听不懂的语言,可他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,人家却能明白他们说的北境通行之语。

  毕竟是多年前遍布天下的“通语”,即便演化至今各地有所区别,但上流社会还是以语音纯正为荣。

  很需要一种只有自己人才知道的交流方式啊。

  他与段清黎极小声地讨论了一会之后,便睡下了。反正现在也想不出结果,明日还有诸多事情要做。

  第二天一早,轩辕夜早早醒了,却闭目养神,缓缓调息,试了试经脉恢复得如何了,结果并无惊喜。

  觉得宫人快要过来伺候洗漱了,他便在宽大的床上悠闲地滚来滚去,竭力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一个正常人。

  之后,梳洗、用膳,他照例稍稍折腾了一番,弄出了一些小小的乱子。不过,宫人们都很习惯了一样?

  真好。

  G酷匠_◇网;首T发

  想必,他是傻子的消息,也不等过夜便在私底下传开了,大部分人都该知道了。毕竟,能到这里来的各国皇子,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,不会不重视情报的收集。

  所以,拜托颜羽先出去打探一番,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他其实也在想,颜羽会趁此机会主动把某些事告诉他吗?并没做好接受的准备,而且如果要说的话,早就说了。

  这里白天这么漫长,女帝的耳目又是众多,某些谈话不能进行,该做些什么打发时间呢?

  轩辕夜又找宫人陪他玩,段清黎则在旁边静静看着,实则在想自己的心事。现在的局势看似平静,但暗流汹涌,已经能看见隐隐的漩涡了。

  最重要的是,女帝目的何在?之后,这次外出牵扯到的许多人,诸如漠北老怪、毒老等人,还没有解决呢。最后,他的身子必须尽快恢复了。

  可虽然问诊,云叟根本没开药,又是什么意思?

  而作为一个注意力分散的傻子,不到一上午,轩辕夜的兴致已经换了好几次,把一众宫人折腾得够呛,然而今日已经无财可散了。

  段清黎神色淡然,默默跟在他旁边,看他专心致志趴在草丛里逮蛐蛐儿。习惯了他这样胡闹之后连好笑都不觉得,反而有几分心疼。

  他们现在的处境,实在让人为难,现实与理想之间矛盾太大。

  他不想显露丝毫锋芒,虽然不是非傻不可,但在桃渊受的伤不利用简直浪费,而且对于一个傻子,还能要求什么呢?难道能要他留在昆珝吗?

  林地间空气清新湿润,因阳光尚柔和的缘故,泥土都带着几分湿气。在外面玩久了,轩辕夜早上才换的衣服已经满是泥印了,衣摆上膝盖的位置两块黑斑格外显眼,可最黑的却是一双手。

  他偶尔挠挠脸和头发,力图蓬头垢面到更像一个傻子……

  段清黎见他转头朝自己傻笑,便微一挑眉,就不帮你擦干净脸,就让我们彼此彼此吧。

  却在这时有宫人前来通报:“殿下,大夏某位皇子殿下来看你了。”

  轩辕夜恍如未闻,双手微合往草里某处一罩,却扑了个空,顿时垮了脸不耐地重重哼了一声,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撒泼。

  他们二人自然知道是谁来了,心里反应也是相似,狗改不了吃屎真是一点没错,这落井下石的速度无人能及。

  轩辕陵现在似乎过得很得意啊?这么迫不及待地来验证消息的真假了?

  二人都没有回头,一个忙着撒野,一个忙着劝“小孩子”。

  不多时,便听得一声隐约的轻笑,轩辕陵缓声道:“听说皇兄身子抱恙,才让我们等了好几个月,真是让人心里难安呐。”

  他早已一眼瞧见了草地上的两道身影,也看见了院中凌乱散落的蹴鞠、陀螺等玩意儿。再瞧轩辕夜现在的样子,啧啧,真是让人心情愉悦。

  听到声音,二人才一起回头望去,轩辕夜仍然撅着嘴一脸不高兴,目光却纯净透澈,毫无杂质。

  段清黎竭力拉他起来,笑道:“快起来,你弟弟来看你啦,他很会玩噢。”

  轩辕夜立刻喜笑颜开地爬了起来,一手拿着瓷罐,颠颠的几步跑到轩辕陵面前。

  “弟弟”这词让人很不悦,轩辕陵正神情微微一凝,又见轩辕夜跑过来,他第一反应自然是急急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不得不说,就算轩辕夜现在看着很傻,但如果和他站在一起依然让人极不舒服。因为二人身高差了近半尺,就算轩辕陵长到和轩辕夜一样的年纪,也不可能有他那么高。

  另外,他实在太脏了。

  此时轩辕夜一脸灿烂的傻笑,在轩辕陵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用空着的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袖,一边摇着,一边软了声音道:“弟弟弟弟,陪我玩嘛,草里有好多蛐蛐呢……”

  轩辕陵顿时脸色大变,立刻连抖带甩,扔开了他的手,然而衣服上还是留下了一个醒目的泥手印。

  他蹙着眉往又往后退,微露出几分嫌恶来。如果不是这里宫人太多,他才懒得掩饰什么神色呢。

  他今日敢到这里来,是有原因的。一则轩辕夜路上受伤他自然知道,因为就是他们一党的人做的,此人威慑力已小了许多;二则,女帝严禁各国来者之间打斗,先前有人冲突虽然很小,也被惩罚了。

  再者,行宫里暗卫四散,就算出事也会很快平息。所以,就算轩辕夜的两个好友在这里,他也不会怕的。因为谁动手,谁吃亏。

  他边退边道:“拦住他!”

  一旁的宫人也好,侍卫也好,都静静看着,并没有动作。在昆珝,等级的森严不是说着玩的。这种命令,轩辕陵权限还不够,而他们也无权执行。

  段清黎暂时也没多说什么,只眼底微带寒意看着他俩。

  现在,经历了这么多事,她到底比以往成熟了些,可对轩辕陵的恨意有增无减,却更冷静了。之前没来得及报复的,都会尽快给补上!

  轩辕夜鼓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,神情看起来更加纯稚。他像是不明白轩辕陵的抗拒,又小跑了几步,笑着小心翼翼地以讨好的语气道:“蛐蛐很好玩的哟,还很好吃呢,你看嘛……”

  他说着,一边小心地打开了罐盖,急急邀功一般举到轩辕陵眼前。

  轩辕陵立刻偏头,往后回避,然而还是慢了一步。

  一只终于得了自由的蛐蛐,已经迫不及待地蹦到了他的脸上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