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温泉而建的内殿中,一片寂静无声。

  段清黎往那边望过去,只看见白色雾气从屏风上面袅袅漫开。除泉水流下来的轻微声响之外,并没有别的水声,静谧到有些诡异。

  她略略算了算时间,快要两刻钟了,在水里泡久了并不好。

  “喂?快上来,该入寝了。”

  她朝屏风那里缓缓走过去,等待着他的回应。

  轩辕夜此时倦怠地坐在池边稍浅的地方,静静感受着身体的变化,几乎睡着。他也想上岸,然而这种寒意流窜身体僵硬的感觉……

  她的声音让他回神,迅速答了声:“好。”

  他手扶着大理石质的池沿,借力缓缓爬了上来。舒了口气之后,无力地躺到了屏风后的地毯上,黑发雪肤皆湿漉漉的,如一只苍白的水鬼。

  身体里诡异的寒凉之感仍然没有完全散去,一个寒战却被他忍住了。

  既然这个问题困扰了有几年,哪里是这么轻易就能解决的?之前他没有为此求医问药,一是因为除秋冬季旧疾发作之外,脉象无异;二是没空,也并无可信之医。

  过会儿,该和她仔细说说今日异状。现在浑身绵软无力,又冷又难受。

  不过好在,这里好像无人监视,女帝的人马要是连他洗澡都要看,那实在是毫无人性。

  0;酷#I匠@◎网首x发

  歇了片刻之后,他扯下搭在屏风上的毛巾,缓慢地擦干了身子,背靠着屏风穿上了衣服,随便趿拉上了自己的短靴。

  四肢的伤口因为浸在水里的缘故,血只流了一会儿就止住了,现在却被泡得发白。他又看了看十根皱巴巴的苍白手指,觉得自己脸上应该是同样的颜色。

  但还是得出去见她。

  吐纳调息了一会之后,精神集中了些,轩辕夜这才缓步走了出去。

  他在花纹繁复的地毯上徐徐行来,微垂着头,但她还是看见了他的脸色有点不对,连忙过去搀住他。

  “怎么……?”这凉意,不该有的啊。

  他低声打断道:“回房再说。”

  这有温泉的小殿有个奇怪的名字叫“云梦泽”,离寝宫并不远。不多时二人回到和暖的屋中,后面跟了几个低眉顺眼的侍女,要侍候他们就寝。

  不过她们太过恪尽职守,反而让人很不自在。

  轩辕夜本就一路趿着鞋子,刚刚进门便将鞋子甩得东一只西一只,而后不管不顾,一脸昏昏欲睡的直接躺倒在床。

  没等那些侍女说什么,段清黎已道:“殿下现在有些不舒服,要早点歇息。大家先下去吧,有事会叫你们的。”

  轩辕夜懒懒翻身侧卧,拿手堵住了耳朵,不耐地哼哼了两声,意思再明显不过,侍女便都垂头退了下去。

  段清黎心里也无奈,在这里虽然看似无拘无束,但其实颇不自由。谁知道哪个暗处不前潜藏着眼线呢?

  侍女们退出去之后,门关了一半,却止住了,进来一个身形颀长的人,正是白日里都未曾露面的颜羽。

  他回手轻轻关上门,朝他们走过来,脚步声全被吸进了地毯里。

  颜羽神情比往日淡了不少,但段清黎觉得似乎多了些忧郁,不知什么缘故。

  轩辕夜又翻身躺好,半睁着眼看着颜羽。他现在确实不怎么舒服,但如果有重要的消息的话,还是得先知道才能安寝。

  颜羽打量了他之后,开口道:“你不舒服?那明日再告诉你哪儿有好玩的,睡吧。”

  轩辕夜瓮声瓮气嗯了一声,闭上了眼。

  颜羽随即出门去了,一个字没再多说。段清黎想了下,觉得他们可能暗中又说了什么,颜羽是在外打探消息?

  实际上,颜羽并未料到今日会发生这两件事,问诊也好,漱玉宫也罢,都让人不明白女帝到底什么意思。

  但如果要用十日之后开始的比试来解释,倒也说得过去。考虑到有些来得早的已经很不耐烦,十天也蛮多的了。

  他出门不只是去各个地方转转,也因为很想一个人静静。有些事和人。不知道该怎么面对。好在,有人来传话说陛下暂时不想见他。

  他一个人在幽僻处坐了半天之后,已是下午,才近乡情怯地去看了该看的人。却只能远远看着,现在不能告诉她,他回来了。

  苦笑之后又释然,总该面对的,不是吗?反正,早就想好了最坏的结果,也做了些准备。

  颜羽回头看了着漱玉宫的寝殿,黑暗中灯光似一寸寸地熄了下去,最终一片暗色。

  再等等吧,黑暗即将来临,希望他们能等到黎明和晨曦。

  段清黎一根一根将蜡烛吹灭,好半天之后终于一片黑暗,她才摸瞎上了那大得夸张的床。

  没洗澡也无所谓了。

  她带过来一条宽大的浴巾,黑暗中摸索着拢起他的湿发,裹住之后细细擦着,一边低声道:“头发没干,别睡着了。”

  轩辕夜声音也很轻,应了一声,然后告诉她:“水有点烫,可我觉得冷。”

  她便握住了他的手腕,觉得现在这种凉和之前的彻骨冰凉不一样,要和缓许多。不过,他现在能行动,和之前本来就不一样。

  夜色中看不见她蹙起的眉和凝思的神情,只有一片沉寂。

  片刻之后,她才道:“没有别的症状吧?”

  他睁着眼看着黑暗,低声回道:“没有,但……寒气能这样找到出口,挺好的。再这样过一段时间,或许就没有了。”

  段清黎也在想,那泉水应该没有别的问题,但效用看起来很不一般。他们与女帝何冤何仇,不至于会有谋害之类的事情吧?再说,那是女帝,至于玩什么手段吗?

  想到这里,又忽然想到,一直罩着一团迷雾的崇华女帝,权势到底有多大?她不是很明白。单看这行宫,庄严雄伟,虽然大多建筑风格简约,却看得出奢华来。

  他头发半干之后,把她拉到了被窝里,有话要说。

  他已经缓了大半个时辰,寒冷的感觉渐渐消散了许多,体温正常了些。或许,那样真的是排出寒气的一个办法呢。

  而听女帝的意思,就算之后有什么比试,也不会急于一时,他还是有休息的时间的。

  要尽快让身体恢复,以便应对之后可能发生的种种情况。以后的路还长,就算示弱,也不能真的弱。

  不管怎么样,他都会竭尽全力争取自由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