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先去试试温泉?”

  f酷匠/?网首发zD

  刚刚听到有温泉的时候,他俩心里都明白其中缘故,这就是云叟的办法吗?可能会有效吧。

  他懒懒点头答应了。

  之后,四个高挑丰腴的侍女带他们过去,见识了一下殿中的活水温泉。

  原来这里有一面墙壁,直接是以山岩建成。山岩上参差交错的裂缝中渗着汩汩的泉水,水声叮咚间漫开蒸腾的白汽。泉水汇在下面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池子里,同样一片雾蒙蒙的,看不出深浅。

  池边都铺着厚而干洁的羊毛毯,显然是刚换上的。而池子,表面看起来是白玉雕成的!

  轩辕夜一脸呆傻地东张西望,心里却在痛斥女帝这种简约的奢侈!

  之前住的东来殿,看得出来这里人对它并不很上心,可那里东西也并无次品;而这漱玉宫,装潢并不很富丽,甚至不惹眼,可仔细查看,便能发觉那都是珍贵到令人发指的材质!

  他很怀疑,这里的宫人,随便顺走个杯子就能过一辈子了。不过么,贪财是人的本性,他白日里的利诱才不会落空。

  不过几息之后,侍女或准备洗浴用具,或来帮他宽衣。段清黎默默站在一旁,面无表情地瞧着。

  脱得只剩亵衣时,轩辕夜双手抱胸,脚下往后缩了缩,一脸抗拒。这反应让几个侍女相视了一下,有些疑惑。

  段清黎轻轻一笑,缓缓道:“他有时候怕生,还是我来吧……还要烦请各位找架屏风过来,挡在汤池前面。”

  不多时,四个太监抬过来两扇屏风,并在一起,按照段清黎的要求,将温泉前面挡了个严实。

  轩辕夜心里啧了一声,这大屏风木质全是小叶紫檀,上着价如黄金的落梅漆,奢侈,败家!

  宫人渐渐都退去,关上了门,殿中便显得有几分空阔。轩辕夜站在屏风面前,一动不动,只看着段清黎。

  她顿时嗤嗤一笑,颊上微微绯红。

  轩辕夜眉梢微挑:“不然,你脱光了让我瞅瞅?还是说,你很想看我身子?来来来……”

  段清黎淡漠地看着他脱了上衣,微一撇嘴,哂道:“原来你脸皮,真的很薄。”

  有本事继续脱啊!

  各自目光丰富地对峙了一会,段清黎收敛了笑意道:“去洗吧,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,我在外面等你,有事要喊我。”

  轩辕夜站到屏风后面,边说道:“就在殿里吧,外面有点冷。”

  即便是四季如春的地方,夜间也总比白天凉一些。

  段清黎应着,坐到角落里的矮椅上。在这里却无事可做,渐渐便沉思起如何手刃毒老的事情来。

  轩辕夜坐在岸边,小心地伸腿进去试探水深,入水之后,先觉得一烫,随即便是一凉,之后又是烫,那感觉奇怪至极。

  温泉汤池边缘算得上斜坡,还算安全。他想了想,觉得这里斧凿痕迹很重,应该不会很深。况且他不是不识水性,便下了水。

  小心缓慢地往中间走了几步,水果然渐深,渐渐到了胸前,说明水深已有六尺左右。

  他又往前踏了一步,此时已至中心,脚下一滑,泉水几乎没顶。

  这温泉原来是个坑啊!

  他随即划水浮了上来,退到了安全的地方。

  这池子并不规整,长约两丈,宽约一丈,并不很大,水却真的是流动的。浸在其中,能感觉到水流途经肌肤留下的柔软触感。

  轩辕夜知道,下面该有暗渠之类的,将泉水排走。流出的水和山岩上流下来的水大致相等,使得池中水位大致不变。

  这时他入池已有十几息的时间,适应了池水的微烫之后,渐渐觉出了变化。

  之前进了昆珝而没到行宫的时候,空气有时是干冷的,毋庸置疑。他因此有时候有些冷,觉得是水土不服的缘故。

  但是现在,不知为何,泡在热水中,体内却居然寒了起来。

  包围身体的热度,希望透进皮肉里;然而体内的寒气,仿佛于此时纷纷觉醒,如临大敌一般。

  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
  这一次,终于清晰无比地感受到寒气是如何由身体内部滋生出来,迅猛无比。

  是被热水激得吗?

  轩辕夜不敢动,呼吸不受控制地沉重急促,心跳也急了几分,四肢却开始渐渐冰冷僵硬起来。

  最奇怪的是,身体外面的一层肌肤,感觉到的是池水的烫啊,里面的血肉,却如此寒凉?

  冰炭相煎。

  他瞪眼皱眉,感受着在残破经脉里乱窜的寒气,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。他早就知道,寒气游走实际上并不需要经脉,它能从每处血液里散发出来。

  随着身子渐僵,一阵寒意直冲入顶,冰凉的剧痛让他差点昏厥,腿却一弯沉进了水中。

  刚入水的时候,毫不意外地呛了几口水,意识极短地黑暗了一瞬,随即便被生之本能唤起。

  段清黎听到咳声,立刻回神,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  轩辕夜边咳边道:“没事,自己太蠢被呛了……”

  她走了几步,又听他声音稳了几分道:“你要不要来一起啊?”

  脚步便止住了,回道:“不用,你慢慢玩吧。”

  轩辕夜不再多说,专心想着有什么法子应对体内的寒气。以这样的水深和这僵硬的身体,要爬上去也很难,在水里也很危险。

  慢慢朝边缘挪了点,他清楚地感觉到体内的寒气横冲竖撞,似乎想寻一个出处宣泄。

  冷静,放松,然后试着循经导气。

  虽然经脉破损,但也得勉强一试。

  凝滞的寒气在体内流动,如破碎的冰凌般缓缓切割,好在因为凉得有几分麻木,并不很痛。

  可他却发现,即便是池中泉水这么轻微的流动,都会如入湖石子般激得体内的寒气一阵涟漪。

  他已明白,现在的问题是,被热水包围,寒气无法释放。

  他缓慢地屈身抬脚,手指摸到自己脚腕附近,大拇指坚硬的指甲在腿上狠狠划过,一条痛感被淹在凉意中。

  之后他如法炮制,将四肢都划了一道。而胳膊上的,则在小臂上,免得被发现。

  血流得异常缓慢,但一阵一阵的寒意,从伤处融进了四周的暖热泉水里。

  心要静。

  呼吸渐渐缓下来,竭力把自己融于这汪温泉中。

  渐渐,他从一开始的陷于被动,到了气息可以与水之流动节奏合一的地步。

  寒气便不再被水流牵动,虽然依旧猛烈,却找到了出处慢慢流泻。

  轩辕夜却眉间轻蹙,这段时间他不是没洗过热水澡,却没有今日的感觉。

  这温泉,一定有古怪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