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算最终目的是和毒老扯上什么名正言顺的关系,但段清黎丝毫不急着表露。反正,现在最心急的人不是她,而是毒老才对。

  要说起来,毒老这性子也实在是够奇怪,做不到的事,就偏要做。再联系之前听到的关于他的三言两语,段清黎越发觉得其实他就是一个阴险顽劣的孩子。

  而且,孩子有时候狡黠,但有时还很单纯,毒老也是如此。

  她之前扮猪吃虎多年,看起来天真少女一个,就不信现在骗不了毒老。再说,他一定不会想到她接近他怀着目的。

  唯一要担心的是,毒老会不会随心所欲地给他们下毒?

  眼见三人之间没过多久居然便矛盾重重,云叟心里虽然有疑,却也没有多想,只想赶快甩掉这个烂摊子。

  他刚才问症,段清黎答得不尽不实,并没有说自己会医术的事。全给推到百里绯衣头上,又提到轩辕夜本来体质就好。

  就算现在知道了她会医术,云叟也并不觉得,她小小年纪会知道轩辕夜体寒的原因。

  所以,该不知罪魁祸首就是毒老吧?

  只恨师弟嘴个没遮拦,轻易就暴露了身份。这里可不比别的地方,毕竟是女帝的地盘,一切都得小心着。

  云叟越过毒老,拉起段清黎,一边道:“我还有事,得去回禀陛下。要如何治,需请她定夺,不便久留。”

  说完,便直接大步逃一样走了出去,头都不回生怕被缠住。

  毒老“喂”了两声,望望他,又看了看段清黎,一时间犯起了难。

  Ex酷匠¤(网唯{c一●正G版,I其Y他Fv都a3是盗\Z版$

  该跟着哪一边呢?

  他想了想之后,放弃了去追云叟,转而继续攻坚,一定要拿下这个徒弟!

  聊胜于无,有徒弟总比没有好。之前那些个蠢货们,都会把自己毒死。唉,蠢人就是可怜……

  所以,全看这小妮运气如何、聪不聪明咯。

  段清黎想着,看这架势,今日不得不拜他为师了。不过嘛,她必须还得再英勇不屈地拖延一段时间才答应,那才更像一点。

  一个多时辰之后,天色已经开始昏暗下来。

  她颇有几分筋疲力尽之感,这个老毒物真是既单纯又狡诈,威逼利诱、连骗带哄,甚至拿下毒威胁她,终于达到了目的。

  不过他们约法三章,他做师父可以,平时不能打扰她,因为她要看护病人。

  毒老兴奋不已地答应了,反正他从来不会遵守什么约定。最高兴的是,终于赚到三拜敬茶的拜师礼了!

  送走他以后,段清黎慢慢踱到轩辕夜那里,神情已渐渐变得淡漠。

  真是有几分棘手,先前她并没有想过真的会遇见毒老。所以对怎么动手杀他,并未想好。

  再说了,毒老身形敏捷,应该是会一点武功的吧?至于用毒,他自己是行家里的行家,普通的毒根本无效。

  轩辕夜虽然醒着,但闭了眼躺在床上,因为总是能感觉到极淡的若有若无的目光,徘徊在自己身上。

  他早就知道,在别人的地方,监视是免不了的,可心里还是不舒服。况且,这便意味着他可能要一天到晚装傻,比先前在路上要累多了。

  之前在路上,只要坐进马车里,基本不需要再装了。只有在人前的时候,才装装看。掌旗使根本就不怎么关注他到底傻不傻,看几眼就算了,可现在就不一样了。

  段清黎坐到他床边,轻轻握着他的手沉默不语,暂时不准备告诉他毒老的事情,还不是时候。

  轩辕夜回握住她的手,浅浅一笑,心里立刻静了很多,笑痕柔得如同春风轻拂的碧波。

  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,用过晚膳,女帝那边居然又来人了,这次带来的依然是让人有几分诧异的消息。

  “新的住处已准备妥当,殿下现在便可前去漱玉宫。”

  轩辕夜一脸呆滞地眨着眼,一天时间还不到呢,又换地方了?漱玉宫是什么鬼?

  段清黎在一旁提醒他道:“快谢恩,多谢女帝陛下。”

  他呵呵傻笑了两声道:“谢谢。”

  谢她大爷啊,快放小爷回去!谁稀罕呆在这奢侈的破地方!

  小半个时辰之后,一小队车辇便到了漱玉宫,即便在夜色里,看起来也果然比东来殿气派恢弘许多。

  路上略略问过之后,他们已明白,东来殿只是暂时歇脚之处,等女帝再下令之后便会搬进专门的殿中候着。

  据说,有的人已经等了四五个月了。

  轩辕夜心里暗笑,等这么久怪我咯?谁叫你来这么早,蠢货!

  可是要说起来,真的都是在等他吗?太可怕了……

  一旁有宫人帮他们搬行李,东西也不很多。比如给马车增重防止太颠的银锭,都被某败家子拿去散财了。

  直到进了殿之后,前来传话的人才解释道:“漱玉宫取意飞珠溅玉,里面有一眼活水温泉。殿下可多在其中洗浴,或许对身子有好处。”

  轩辕夜照例听不太懂人话,哼哼唧唧就算回应了,段清黎却不得不认真谢了一番。

  此时两方人心里都同样疑惑,他们疑惑女帝连番的命令是何意,女帝的人则疑惑陛下对这个傻子似乎有点关照?

  整个行宫的大小宫殿,带温泉的只有三个。除了女帝的住处之外,再没有人享有这样的待遇了!

  这么多皇子之中,这个傻子是唯一一个能泡到温泉的。

  啧,真是傻人有傻福。

  段清黎与轩辕夜对视一会之后,她便问已准备离开的传话人道:“我家殿下身体抱恙,实在承蒙陛下关照,宿于此处。却让人受宠若惊,并不明白其间缘由。”

  那人低低一笑,好心告知:“据说陛下希望这位殿下身子好一点,免得过段时间的比试,与其他人差距太大。还请殿下好生休养,漱玉宫的侍从皆精挑细选,绝不会为钱所动。”

  轩辕夜默默打了个哈欠不加理会,伸手抓着段清黎的衣袖边摇边撒娇:“要睡觉,去睡觉嘛。”

  被他催着,她只好匆匆道了谢,目送那人离开。

  现在知道了缘由,便不再诧异,对这原因也毫无感觉,因为早就想到了会有此类的事情发生。

  女帝叫这么多人不远千里过来,自然不是为了喝茶赏花的。何况,就算是赏花,有些人也能赏出个三六九等来。

  但不论如何,温泉对他该是有利的,她自然想过把他煮一煮,或许就好了。然而,实施起来太困难了,还是天然的好……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