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他们进了旁边屋子谈话之时,段清黎心里已经有了计较。出人意料的却是,女帝派来的人居然没有跟进来,而是在外面候着。

  她早就听闻,善恶怪医之间纠缠不清,毒老总是要与云叟争某些东西,再一想方才毒老那微含了试探的语气……

  似乎,很是不忿云叟能这般在女帝面前受重视呢。

  她收敛了眸底的一丝暗沉的情绪,细细听了云叟的诊断结果之后,又回答了些日常症状的问题。

  说完之后,终于见云叟有告辞的意思,她连忙起身,眼含期盼,急急道:“请云先生收我为徒吧!”

  说着作势欲跪。

  云叟连忙拉住她,连声道不可。实际上,他并不轻易收徒,要收也不会收女子。

  他还没说话呢,那怪老头已急道:“你已经好几个徒弟了!我一个都没有!”

  段清黎脸上并无半点别的情绪,只睁着水润乌亮的双眼,哀求一般看着云叟。她本就清秀宜人,求起人来看着格外楚楚堪怜。

  可她心里觉得,单凭这句话,这老头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!

  见云叟微蹙了眉并没有答应的意思,她顿时微撅着嘴有几分要哭的样子,一脸焦急和祈求。

 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云叟不愿意理会拜师一事,但她必须得说明白自己拜师的原因,便道:“云先生闻名已久,小女子有幸得见您的著述,虽然零散,但获益良多……”

  云叟眼中微有几分不可置信,而怪老头一直在旁边叽叽喳喳,甚至拉住了的段清黎的袖子摇起来,像一个要糖吃的小孩。

  云叟惊疑之后便明白,或许他们在路上遇见了他的徒弟?刚刚再怎么问,她都没说轩辕夜的脑袋第一次是怎么受伤的,提起来就一脸伤心欲绝。

  他微眯了眼问:“你从何处见到的?”

  怪老头眼里也微闪着精光,听这姑娘的意思,她起码是个懂医的?这感情好啊,教起来更加简单了。

  段清黎便急急将之前隐瞒的那些和盘托出道:“实不相瞒,我们在路上,取道千鼎山,想在那里休息一段时间,便遇到了您的徒弟百里绯衣……我之前不说是因为,我们吵架了,他才会受伤的……”

  “你看到的是那本《千方杂谈》?”云叟问话的时候却在想着,果然是绯衣那个小子!不是说了师门秘密不能外传的吗?

  云叟觉得,自己虽然有学医的天分,但最重要的还是投对了师门。一百多年前,他们师祖那是什么样的人物?他甚至错觉师祖并没有死,只是羽化登仙了。

  唉,不必说了,他也明白为何轩辕夜能活下来了,想必他留的宝贝,都拿来用了。

  但即便如此,他依然不能答应。他沉吟片刻,语气和婉地推拒道:“你虽算是与那书有缘,我却不能收你,我收徒是有规矩的。”

  怪老头被屡屡无视,这时终于忍不住了,沉声吼道:“他不收我收!快拜我为师,想学什么我教你!”

  段清黎朝他瞥了一眼,虽然状似小心,但眼中明显露出几分怀疑。

  清亮的目光中那一丝怀疑,那般显眼,直刺到人心底去,让他陡然生出一股怒气!

  居然被一个黄毛丫头鄙视了?

  酷2.匠o网B/首oL发‘i

  他向来嬉笑的脸上冷了几分,自报家门威胁道:“你听说过‘善恶怪医’吗?我就是其中大名鼎鼎的恶医毒老!快点拜我为师,否则我毒死你!”

  段清黎心里觉得好笑,面上却露了一丝恐惧,开口道:“不要,我要和云叟学怎么救人,我要治好他!”

  啧,终于曝出自己的身份了?那就去死吧,我想杀你,已经很久了!

  因爱生恨,毒老害了多少人、拿多少人试毒,她管不着。但他居然两次差点毒死轩辕夜?不能忍!

  云叟自然明白她说的谁,微微动了恻隐之心。他并不知道她与轩辕夜关系到底如何,但看起来,倒很是情深呢。

  毒老恨恨瞪着云叟,怒道:“救人我也会啊,凭什么都找他?”

  既然被称为恶医,他确实会医术,不过恰好和云叟的方向相反罢了。反正,他向来以医死人为目标的。

  段清黎摇了摇头,分明是不信任他,只直直看着云叟,满脸期待道:“您收徒到底有何规矩?我一定做到!”

  云叟此时满心无奈,既不能坏了规矩,又不想让爱惹事的师弟掺和进来,可谓两难。

  他淡淡回道:“规矩第一条,不收女弟子。”

  段清黎心里暗自不悦,这是看不起女人吗?女弟子又怎么了?

  她当下两腿一弯,跪在云叟面前道:“求您收我为徒吧!我勤奋刻苦,学医不比男孩子差的。”

  毒老这时已被气得捶胸顿足,恼恨不已。既是恨不管到哪里都把师兄当神供着,把他也当神,却是瘟神;又恨这死妮子有眼无珠,一根筋。

  师兄不肯收她,她偏要拜师;自己想收她为徒,她又不加理会。拿他当什么?真是岂有此理!

  云叟为段清黎的举动头痛不已,他本来就不是铁石心肠,对方又是个娇俏的妙龄少女,哀求起来让人格外难受。

  实际上,她还有最后一招没用呢,那就是哭啊,就问他们怕不怕。

  毒老矮小的身子一蹦,拦到了云叟前头,站在段清黎面前道:“这个拜师礼我受了!跟我去学下毒!”

  毒死这个道貌岸然的老神医,老是拿师兄的身份管他!

  二人相斗了多年,为何还能相安无事地站在一起?

  之前二人下毒解毒,断续斗了十几年。后来云叟真的差点被他毒死,毒老这时顿悟,他若死了,自己余生该多寂寞啊,再也没有旗鼓相当的人陪自己玩了,然后又救了回来。

  段清黎不言不语,依然是哀惶神情,心里却满意得紧。

  拜师么,真不是最重要的,当然能得云叟真传更好,没有也可以偷师啊。真正的目的,是确定了毒老身份之后,吸引他的注意力,拉近与他的关系。最终目标,自然是,杀了他!

  这个不管走到哪里都要鸡飞狗跳的人物,想必仇家多得数不清了吧,但现在他还好好地活着。

  所以,找到理由接触他,只是她计划的第一步。至于到底怎么动手才能一击必杀,必须尽快考虑清楚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