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老头看起来古灵精怪的,个子也不过和她差不多高,很是奇特好笑。

  云叟悄然瞪了他一眼,示意他稍稍收敛一点。

  他却不屑地撇撇嘴,伸长脖子看了轩辕夜一眼,虽小却暗藏精光的眼珠一转,不知道在想什么鬼点子。

  想他破费好多才及时打听到师兄被女帝急召的消息,急吼吼的去路上拦截,寻了许久才终于赶上,怎可毫无所获?

  这时,领路之人不动声色道:“烦请无关人等退出门去,勿扰先生看病。”

  他神色极淡,威严却不容置疑,毕竟是女帝的贴身随从。官职虽小,实权却不小。

  段清黎与陌晚对视了一下,都退到了外面。

  那怪老头虽然满脸不情愿,却也不敢造次,随后便也出来了。

  里面外面都一片寂静,无人说话,却彼此各怀鬼胎。

  段清黎在想着,为何这里什么奇怪的人都有?

  那个老头透过门缝往里面张望,急得挠墙的猫儿似的。不多时便转移了目标,开始笑嘻嘻地同段清黎搭讪。

  只要是不瞎的人,都瞧得出若非脸上的伤疤,这妮子绝对是个美人胚子。女孩么,哪有不爱美的?所以……

  他悄悄压低了声音,挤眉弄眼道:“小姑娘,你这脸上的伤怎么来的?我包管给你治好,让你变成水灵灵的小美人……”

  段清黎心下不悦,往旁边稍稍退了几步。虽然心里厌恶,但脸上看起来似乎对他的提议微动了心,却半信半疑的。

  她小声道:“您有办法吗?这伤可难消了,已经好一段时间了。”

  那人微微挠了挠头,心里道,下毒我倒是会,祛伤疤么,还得找师兄。

  不过呢,看这小妮子一派天真,逗起来好玩得很。

  外边他们相互鬼话连篇,屋里头,云叟正一丝不苟查着轩辕夜的身体情况。

  大夏皇子轩辕夜么?他倒是有所耳闻,却自然是因为外面的传言。不过今日一见,最出乎意料的却是这面容精致,闭着的眉目有几分柔和,看起来并非暴戾之人。

  好歹是本国的皇子,又有女帝之命,怎么说都该认真看看的。

  他看了脉象、舌苔和身体的一些细节之后,得出的结论和段清黎差不多。而且对脑部损伤的判断,更为精准,毕竟见得多了。

  他倒是暗暗诧异,轩辕夜是怎么活下来的?脑袋受伤真的不轻,痴傻的可能是有七八成的。

  病症略微有些棘手,至于具体如何处理,他还需仔细想想,以求万全。

  云叟想了一下,轻轻揉着他的人中,反正有的是办法把他弄醒。

  不多时轩辕夜不耐地哼了哼,是那种睡觉被人打扰而不悦的含混声音。他迷瞪着双眼,伸手揉了揉眼睛,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人。

  睡意渐消之后,他眼里露出好奇,慢慢坐起之后伸手过来。

  云叟并没有躲,因为想知道他要做什么。

  他抓住云叟格外惹眼的近两寸长的眉毛扯了扯,露出好玩的灿烂笑容,然后又开始在那依然红润的老脸上揉捏起来。

  云叟有几分哭笑不得,后退了几步,静静看着他,和颜悦色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轩辕夜眨着黑白分明的眼,回道:“轩……”

  之后他挠着头,困惑地蹙着眉,显然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叫什么了。

  低头想了想之后,他又轻轻打了个哈欠,一脸困倦,声音呆呆问道:“你是谁?来陪我玩的吗?”

  云叟回道:“我是云叟,睡觉吧,等你睡醒我再陪你玩。”

  轩辕夜乖巧点头,傻傻嗯了一声之后,慢慢躺了回去。

  听着云叟离开的脚步声,他在心里叹道,装傻子好累啊,而且以后见到的人还会更多,包括女帝……

  云叟脸上并无表情,心里却有疑惑和无奈,他居然从轩辕夜的脉象里感觉到了千年冰蚕留下的痕迹?

  真是不知道他那个成日惹是生非的好师弟,是如何害到轩辕夜的。毕竟,两个人离得远得很,不可能见过面。

  千年冰蚕,天底下仅余一条,是师父从师祖那里承下来的,很久之前就被他师弟毒老赖走了。大多东西落到他手里,就会变成毒药,这条冰蚕显然也是如此。

  这东西并不致命,药性却极寒。寒性强而诡异,沾染得越久,寒性便越强。渐渐寒气入了心肺的话,就不好说了,因为没人见过。

  可因为冰蚕太过稀少,所以相克之物现在也并无头绪,只有用别的办法驱寒了。

  但这件事不能告诉那个老无赖,否则他觉得好玩,会继续玩下去。

  云叟查看病症用了一炷半香,但是这还不够,要问清楚轩辕夜身边的人,关于受伤的一些细节和平时的症状。

  他走出来之后,和蔼询问道:“哪位平时与殿下接触最多?对他的情况最是了解?我有些问题要问。”

  段清黎正与毒老周旋得辛苦,此时自然求之不得想要离开,便立刻回答了。

  云叟看了领他们过来的人一眼,知道他大约是要在一旁听着的,便也没多说什么,点头道:“那我们去聊聊?还有些关于他身体的事情,也该告诉你。”

  毒老眼睛一亮,兴奋道:“我也要去!”

  在外面待着多无聊,再说了,这个小妮很有意思,虽然看着有点天真单纯,但性子还算聪灵。在这地方遇见一个还算有趣的人,实在不容易。

  听说师兄又捡了一个徒弟,他也很想捡一个。不管什么事,都不能落后了师兄去,哼。

  段清黎与他聊了有一会儿了,即便再小心翼翼不敢多问,对他的身份,她心里也已经有了些大胆的猜测,却是亟待验证。

  4“更/9新…s最&l快‘上酷匠!◇网Kd

  怪模怪样的老人,与云叟看似形影不离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这人身上带着一股奇怪的微苦味道,虽然极轻微,却躲不过她的鼻子。

  会是毒老吗?

  虽然关于北境“善恶怪医”的事情,她知之甚少,却也听过善医与怪医的性子,与今日所见颇为相符。

  啧,本不知何处能找到他,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!

  她倒是要好好想想,如果真是毒老的话,她该如何做。反正,新仇旧怨,不会轻饶,她是咽不下这口气!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
半月说:

  最近重感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