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行人终于抵达所谓昆珝,暂时被安置在专门接待各国来客的东来殿中。虽然其他的情况一概不知,大家心里却都先松了一口气。

  按照大夏历法来算,从四月底出发,到现在足足过了半年还多,经历无数次波折,终于到了!

  实在是太感人了!

  到了新奇的地方,轩辕夜又开始厚颜无耻地闹腾起来,不多时便看遍了殿中大多数地方。

  段清黎在一旁默默飞了无数眼刀,也没有用。

  她顿时一脸嫌弃,满心无奈,真是心累。

  不管了,装得这么像还拉也拉不住,随便了。

  轩辕夜呵呵一笑,长臂一伸把她拉到怀里,抱起就走,迅速到了卧房。

  “先睡会吧。”

  段清黎点点头,虽然现在还有很多事要做,但精神不好是不行的,磨刀不误砍柴工。

  轩辕夜则是在想,如何尽快得到更多的情报。刚到一个新的环境,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了解尽可能多的东西,方便尽快适应。

  现在这里就只剩他俩和陌晚了。

  掌旗使要去找女帝述职,段清朗犹豫几番之后去找他二哥段苍涯了。至于颜羽,不知道怎的就不见了。

  看着自家疯疯傻傻的主子,陌晚心里虽无奈,却觉得必有其原因,由他去吧,她只需要不近不远跟着就好。但有一两个脸上带疑的宫人经过,她还是觉得尴尬万分。

  可是主子见有人看着他,好像更开心了?

  在这个殿中转了一刻钟之后,轩辕夜暗自不满,这里的人也太少了吧?这样怎么能让更多人知道他是傻子呢?

  但不多久,便有宫人过来询问有什么需要或者不习惯的地方。

  正殿大厅一角,轩辕夜将带来的行李扒开,漏出了一些银锭。他就随便坐在地上,玩着银锭和别的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,看起来傻得不能再傻了。

  他似乎终于感觉到了旁边有人,仰起头来,露出了长发遮掩下完美无瑕的面容。随即,看到面前站着个清秀婢女,他脸上的傻笑更灿烂了几分。

  他眨着清澈纯净的弯月双眸,脆生生喊道:“姐姐!”

  那个宫婢正凝了目光惊诧地看着他的脸,暗道这人居然长得如此好看,该是各国皇子里容貌最出众的一个。

  然而她被这声喊惊醒的同时,眼里微有憾色。长得再好,看这样子,也是个傻子。

  轩辕夜一脸天真无邪,抓着手里的银锭递过去,哀求道:“姐姐陪我玩嘛,好不好?”

  更新h最b快n$上{c酷j&匠网

  这时,宫婢终于可以细细打量地上的东西。虽然行宫中富丽堂皇,她不是没见过世面,但那些又不是她的。

  “殿下要怎么玩呢?”

  “就是这样。”轩辕夜弯着眉眼玩给她看,继续将银锭小心翼翼地排成一个圆。

  那宫婢蹲下身帮忙,却趁他不备,侧着身子悄悄笼了一枚银锭在袖中。

  轩辕夜脸上兴高采烈的,只当没看见,心底却觉得自己刚刚的主意该是可行的。

  过了会儿,他觉得凉,爬起身来,却因为头晕抓住了那宫婢的袖子,顿时把她吓了一跳。既是没想到他居然近八尺高,即便是傻,站在她面前也很有威慑感,又是怕自己手脚不干净被发现了。

  他撅着嘴道:“不好玩,不热闹……”

  宫婢小心地推掉他的手,忐忑道:“我去找人来陪你玩,好不好?”

  轩辕夜重重嗯了一声,连连点头。

  等了大概两炷香时候,过来四五个宫人,之后又来了几个。既有陌晚找来的,又有先前那宫婢找的。

  将陪他玩的好处略略一说,便有人将信将疑地想来瞧瞧。既好奇一个傻子能有多好看,又想碰碰运气,看看能不能顺点东西。

  轩辕夜实在没想到,渐渐地会来这么多人,他有点吃不消。无聊地玩了一会之后,已经有点累了,宫人会玩的小游戏倒真不少。

  他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,然而这些人偶尔谈天也不用“通语”,说的什么他听不懂。

  一个个却都不老实,想从傻子嘴里套话,他也就半真半假地装傻。

  段清黎被外面的嘈杂吵到,睁眼听了听之后知道是嬉闹之声。想了一下,在脸上添了点东西。

  一出门,便瞧见一副乱哄哄的景象,某个喜笑颜开的傻子因为身高的缘故格外显眼。

  轩辕夜倏然感觉有人目光不善地看自己,回头一瞧立刻心里一个咯噔。虽然这些宫人有男有女,可他现在也算是在万花丛中了……

  实际上段清黎不是在瞅他,而是瞅这些人。她看了好一会儿了,看见轩辕夜这个败家子玩得高兴了,随手扔给他们银子。

  所以他们脸上偶尔流露的鄙夷轻视,实在让她很是不悦。

  只认钱的东西!

  轩辕夜只想赶紧弄走这些人,然后跟她说清楚。他揉了揉眼睛对身边人声音柔柔弱弱道:“玩累了,不想玩了。”

  段清黎走近的时候,有些宫人眼中明显露出异样神色。就连轩辕夜看见她,心里也有疑问,为何非要把自己弄丑?

  她脸上多了两道长短不一的伤疤,虽然他知道是假的,但看起来很不舒服。

  她浅笑着,周围渐渐寂静下来,只听她柔声道:“玩累了就去睡觉吧。”

  那些宫人乖巧地微微弯了身,不多时便退了个七七八八,却还有两名清秀婢女侯在一旁道:“奴婢服侍殿下入寝吧?”

  轩辕夜一脸不满的傻相,连连摇头,拉了段清黎就走。

  刚走到四下无人的正殿门口,轩辕夜已忍不住低声道:“你别生气啊,我……”

  段清黎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满,只轻笑一声,低了声音道:“有什么好生气的?我不至于这点自信都没有。”

  轩辕夜抱着她,弯了腰拿脸蹭着她的脑袋,静不下来。

  他脸上带着几分面具一般的傻笑,悄声道:“今天得到的消息很零碎,但也能透露很多东西了。诸国各人,还是了解一下为好。”

  段清黎淡淡一笑,不知是夸奖还是讽刺:“没看出来你这么会招蜂引蝶。”

  轩辕夜摇头,微赧道:“长得好,笑得甜;人傻,钱多。”

  她顿时莞尔,提到钱,他真是能赚也能花。以后那些宫人应该会多来这里的,而且他痴傻之名,刚来不过两个时辰,应该就能传出去了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