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使劲的晃了几下,刘宇飞这才,睁开了他那睡意朦胧的眼睛。

“刘宇飞,特码老子问你,武建军人呢!人呢!”说着,蒋天诚一下子又把刘宇飞,给摔在了沙发上。

而刘宇飞呢,则是一脸懵B的看着蒋天诚,装的就好像,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样......不得不说,演的真好......“特码武建军呢!”蒋天诚看着倒在沙发上的刘宇飞,嘴里也是大吼道。

“武...武建军?!”刘宇飞也是演的很不错,嘴里这么说着,还站起身子,朝着之前关着我的那个卧室,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。

“怎...怎...怎么会这样?......”也是和蒋天诚的反应一样,看到房间里只剩下一堆绳子堆在那里,但是我人却不见了,刘宇飞嘴里怎么说着,也是慢慢的,整个身子都瘫了下去。

“我特码问你话呢!不是让你看着武建军!啊!人呢!”大吼着,蒋天诚又是把整个身子都在地上的刘宇飞,给从地上提了起来。

“武...武建军......”刘宇飞也是装出一脸恐慌的样子,嘴里,还吐出了几个字。

“少爷,少爷,冷静点!先听听刘先生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此时的庐衫,虽然也是非常的头疼,好不容易,自己家老爷的计划,眼看,就要成功一次了,但却在这时,又被一只拦路虎,给打断了,这样庐衫也是头疼不已,但庐衫总不能看着,面前的两个人,大打出手吧。

说着,庐衫硬生生的,把刘宇飞和蒋天诚两个人给隔开了。

“刘先生,你能说说,到底,发生了什么事么?”等把两人拉开之后,庐衫看着刘宇飞,嘴里,又是说道。

蒋天诚也是在一旁看着刘宇飞,还气喘吁吁的,就好像,如果刘宇飞说不出来个怎么回事,就随时都把他给生吞活剥了一样。

“之...之前,你...你们刚走不久,然后我就听到敲门声,一开始,我还以为你们呢,所以,也就去开门了。”刘宇飞也是站在原地,装出一副很可怕的样子,嘴里说道。

“然后呢?”看着刘宇飞恐慌的样子,庐衫和蒋天诚都信了刘宇飞的话,庐衫还又问道。

“然后,我开了门,看都没看一眼,就又转过了身子,因为,当时我以为,是你们两个人,但是,当我又坐到沙发上之后,无意中超着门口那里看了一眼,这时,我才发现,那是一张陌生的面孔,随后,我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,那个人就冲到了我的身边,之后,我就晕了过去。”刘宇飞恐慌的看着庐衫和蒋天诚二人,嘴里,又是慢慢的说。

刘宇飞这个锅甩的,他自己都觉的可怕,这样,蒋天诚和庐衫他们两个,应该,就看不出来了吧。

“妈的,这个人,肯定又是那个姓王的老混蛋身边的人,混蛋,又来搅我们的计划,可恶啊!”嘴里这么说着,蒋天诚又是一拳,狠狠的砸在了玻璃茶几上。

“少爷,那现在我们怎么办。”庐衫看着蒋天诚,开口道。

“什么怎么办?还能怎么办!靠!”听着庐衫的话,蒋天诚更气了,抬起手又是一拳,狠狠的砸在了茶几上。

哎,可怜的茶几,马上就要碎了。

“少爷,那这件事,要告诉老爷么?”想了几秒之后,庐衫看着蒋天诚,嘴里,又开口道。

“别!先别告诉我爸。”刚一听到庐衫的话,蒋天诚就激动的说道。

“那怎么办,这件事,老爷迟早会知道的。”庐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“到时候,我亲自去找我爸说这件事,庐衫,这件事,你就不用管了。”蒋天诚现在,也是真的想哭,昨天晚上,自己才刚把抓到我了的这个好消息,告诉了自己的父亲,但今天,蒋天诚就要给自己的父亲说,让我给跑了,啧啧啧......想想都觉的可怕,到时候,肯定,又要挨一顿吵。

“都是你,刘宇飞,这特码都怪你!”这时,蒋天诚又一次看到了坐在沙发上一脸懵B的刘宇飞,嘴里,又是大叫道,还伸出手,指着他。

“这......这怎么怪我了?这个锅,我特码可不背的啊,要不是你,要不是你非得把庐衫叔给叫出去,那武建军,会被人给救了么?所以,蒋天诚,这一切,都怪你!你可特码怪不了别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