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怎么了?”就在我心里很难受的时候,我又听到了焦钰婷的声音。

我惊恐的看着焦钰婷,就像被一个厉鬼给吓到了一样,但现在在我眼里,焦钰婷就和一个厉鬼,没什么两样,这种可怕的女人,我为什么会和她扯上关系呢?

这么想着,我的脑海里又出现了一个身影,“我擦,我爸??......”是啊,我爸?...是他让我来接手这个项目,就因为这样,所以,我才会认识焦钰婷的啊......难不成,这一切都要怪我爸么?等等,当然不是啊,我爸怎么可能亲自来害他儿子我呢...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,我靠,等等,我是个傻逼么?怎么会往这方面想呢,肯定不能把锅甩到我爸身上啊,不对不对,肯定怪别人,怪谁呢,怪谁呢......对!这全都怪蒋天诚!都怪他,肯定是他开出的条件太好了,这才让焦钰婷答应他和他一起“怼”我,等等,这好像也不怪蒋天诚吧,对,都怪焦钰婷!都怪焦钰婷她被利益蒙蔽了双眼,所以,没错,都怪焦钰婷......等等,现在,好像不是纠结这个事情的时候吧?现在,应该想想,我怎么才能逃离这里,然后,开着车头也不回的离开杭州,最好,还待在燕龍身边,这样,我看,那个蒋天诚,还有什么机会能控制住我,额,虽然这不想个男人的所作所为,但我可是真的不想死啊,那些话我可不想再重复一边了。

看着焦钰婷那样的眼神,我就被吓的不轻,我真的恐怕下一秒她就从背后抽出一把匕首直接扎在我脖子上,天哪,这种表面上看着是和我很友好但背地里却想着害我的人,真特码可怕。

“额...没什么......”虽然我的心里也是非常的复杂,但表面上也只能这样说道。

“这个武建军,哎......都怪蒋天诚,非得给我能个这么个苦差事。”看着我一脸懵B的样子,焦钰婷的心理又是不禁想到了这句话。

其实,差不多几分钟之前,焦钰婷的心理就一直在有着两个东西在斗争。

“武建军很明显打不过那个人啊,那我要不要帮他呢?”看着我在都快被汤家的那个高手给虐成狗了,焦钰婷的心里不禁想到。

“诶呀,要是帮了,那武建军不就该对我产生怀疑了么?既然,我身边有高手保护,那还让他和我一起来杭州干嘛?这不就明显的露馅了吗......”焦钰婷的心里那个时候也是非常的矛盾,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果做出选择。

“但要是不帮的话,那武建军要是被汤家给带走了,武建军,可是杀了汤家的嫡亲啊!那汤老爷子要是让武建军在自己的手上的话,那还不分分钟屠了他啊?要是汤家的人把武建军给杀了的话,那我和蒋天诚的合作怎么办啊,不也泡汤了么?”这么想着,焦钰婷也有点想让自己身边的那个藏在阴暗处的高手救了我。

“但是要是让武建军发现了什么猫腻的话,我和蒋天诚的计划还是会泡汤啊,而且,到时候,武家肯定也知道我是出于什么目的了,这个结果,还不如让武建军直接去死呢,一了百了,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。”焦钰婷这么一想,突然,心中竟然生起了让我离奇死在杭州的想法......好可怕。

“算了,还是帮他吧,他要是死在这里了,对我们焦家,可没什么好处,等等,他要是活着的话,要是在调查到,我和蒋天诚是一伙的来祸害他的,那貌似,会对我们焦家更不利吧......算了,管不了那么多了,还是帮他一把吧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......不是么?”这么想着,然后,焦钰婷朝着一个地方使了个颜色,这后来,才有了我被救了的那一个场景。

再回到现在,场中间,那个在焦钰婷身边保护着她的人,还有那个汤家的第一高手,这两个人在场中间的身影一闪一闪的,我都没怎么看得清。

不得不说,这两个人的速度,都好快啊......我要是能练出这样的速度,那我还虚谁?但我现在,好像还差的很远呢......那两个人在包间内过着招,还打翻了旁边的不少板凳,就连桌子上的杯子盘子什么的,也都不少遭殃,一个个的碎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