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弟弟?你说的是,汤兆丰,那个混蛋?”虽然我知道,我杀了汤兆丰这件事,确实,也有我的错,但毕竟,要是我不动手的话,可能,此时的我都已经死了,所以,杀了汤兆丰,只能算得上是我的正当防卫吧。

“住口!你还敢出言不逊?!现在,是在杭州,不是京城你们武家的地盘!”说着,那个汤兆丰的哥哥,看着我的眼神,变的更加的可怕了。

“哦,这杭州,貌似,也不是你们汤家的地盘吧?那为什你你能这么吊,我都不行?”说着,我还很不屑的切了一声,毕竟,要说怕,真的,就算怕谁,我我也不会怕他们两个。

“哼,武建军,你好大的口气啊!上次,你就在杭州欺负我弟弟,今天,竟然还敢不把我们放在眼里,我看,你也未免太过狂妄了些吧?”随后,那个姓郭的也又一次站了出来。

他们两个这么说,我也想到了一些事,我惹到了汤家和郭家,都是因为,汤家和郭家的那两个小混蛋,想打楚莎的注意吧?呵呵,真的,不得不说,他们真的是活该。

之前那个姓郭的,他想占楚莎的便宜,所以,我才出手的吧?而那个汤兆丰呢,更是可恶!竟然想!......算了,有些话太难听,不愿意多说,反正,我觉的,我做的没有什么不对。

“姓汤的,我为什么杀了你弟,还有那个姓郭的,我当初为什么打你弟,我想,原因,你们两个,应该是很明白的吧?既然,是他们有错在先,那我就该教他们做人,就和,郭先生今天的你一样,上来二话不说就想给我一巴掌,真的,要不是看在焦小姐的面子上,我肯定会还回去的(虽然他并没有打中吧)。”我也是把话都说清了,反正,我认为自己没做什么错事。

“什么?那这么说的话,武建军,真的杀了汤先生的弟弟?天哪,好可怕啊,武建军他还打了郭先生的弟弟,这个武建军,真是到哪里都不让人省心,哎,要不是蒋天诚,我怎么可能一定要和武建军出来,然后,摊上这事呢?真是麻烦啊。”看着我和汤伟还有郭毅在对质,焦钰婷在心里,已经把我给定为恐怖分子那样可怕的人物了。

“哼,武建军,你在杭州都敢这样,你就不怕,你没有在去京城见到你爸的机会了?”那个姓汤的听着我的话,可能也是很气吧,眯着眼睛,竟然,开始威胁我?!

但是,我这个人,最不怕的,就特码是威胁,我为什么要怕他?一个被我们武家从京城给赶出去的辣鸡?是么?难道,这样,就能吓的住别人?

“哦,那汤先生,你能告诉我,我为什么要怕你么?你给我个理由,如果我觉的可怕,那我肯定会害怕啊,但你这光说说,我能怎么怕你?”讲道理,我也是真的不怕他。

“你们汤家,只不过,是被我们武家从京城赶出去的一跳狗罢了!”我的话也是咄咄逼人,根本不给他们一点脸,要是我怕了,貌似,我才是最丢脸的吧。

我这么一说,好像,刺激到他了,我也明显的看到他的眉头紧紧的一皱。

“行,看来,武建军,不给你点教训,你这辈子,是不会做人了。”那个姓汤的也是很气,可能,他就是不想看到我这么装B吧,然后,又对我说了一句。

“哦,我倒要看看,你能怎么教我做人。”我现在,怎么说呢,都大难临头了,但还是临危不乱,好吧,其实我就是还不知道,我马上要出事了......随后,下一秒,只听见包间的门一响,然后,那个姓汤的身边,就又多了另外一个人。

看着那个人的样子,我的眉头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,完了,这是装B没装好,要翻车啊?......擦,燕龍我也没带在身边,看着面前的这个人,这个人,就是汤家的高手了吧?那我有多大的胜算,毕竟,汤家之前也是京城的高端家族,他们家的高手,打一个我,还是没问题的吧?诶呀...该怎么办呢?怎么办呢?要动手么?......“哼,武建军,我倒要看看,现在,你还能像刚才那样狂妄么?”站在那个看起来差不多五十多岁的人身边,那个姓汤的,也不知带哪来的优越感,竟然,还嘲讽起来了我?他牛B,他怎么不上呢?叫人?这就没意思了啊......